Warning: Invalid argument supplied for foreach() in D:\wwwroot\fojiao\content.php on line 33
善慧讲堂
访问量:35516
 
大乘五蕴论讲记12

 

第十二讲
 
问题解答
今天我们先解释一些问题,问答就不问了。有一组有几问题。那么我们现在两个组比赛,他们提的,你们那一组看怎么说。
第一个题:五蕴里边,若胜若劣,讲色蕴里边的若胜若劣是指哪一些色?这是楼下一组,楼上一组你们没有这个问题,你们怎么回答?“云何谓蕴,蕴为何义?”里边就是说,“如世尊说,比丘所有色,若过去、若未来、若现在、若内、若外、若麤、若细、若胜、若劣”,这个“胜劣”是指什么?你们这一组怎么说?
(学僧答:从趣这个方面来讲,趣是指五趣,天趣,它的色比欲界的要殊胜,地狱的色比欲界、比人的色要更低劣。)
对,是这样子的。色界天超过欲界天,欲界天超过人,人又超过畜生,畜生又超过饿鬼、地狱,这个是胜劣,就是这个。
第二个:八识摄藏我慢相故,是否包含其它相?包含我慢相,摄藏我慢,包不包其它的?这是第八识,第八识里边,它就是,《广五蕴论》的十四页的反面,后边,最后第三行,“又能摄藏我慢相故”,这是说第八识。那么,还藏什么,有没有?你们楼上一组怎么说?第八识藏的很多,一切法种子什么都藏在里头,当然还有其它的。
第三:识蕴中“行相不可分别”,“前后一类相续”,怎样理解?这个色蕴里边“前后一类相续转故”,是第七、第八识,那么怎么理解?你们这一组怎么说?(学僧答:前后一类,因为第七识,它就当然抓住第八识作为所缘,然后对于我痴、我慢、我爱、我见相应行,一直就是担任这个事,前后都是这样,不管别的,这是前后一类。)
念下去。(学僧答:前面第八识就是专门采集这件事的,采集诸行种子,别的事它也…)
第八识它是缘什么?缘根身器界,它以这个为境。“又复缘身为境界故”,这里说了个“”,其它的,《百法明门论》就说了,又缘外境。那么,它就是执了那个境界——外境,又缘那个东西,这是一类相续,不动的,不变化的。不变化的,感觉不到,一变化,我们说一个东西不动的,你就不容易把它觉察出来,如果它在动,一看就看到。所以说,“前后一类”,就是很微细,不容易觉察,不容易觉到。
还有一个问题:最胜意为何称最胜?是七识还是八识?这个我想你们肯定答得出来,“最胜意”,第十四页的后页倒数第二行,“最胜意者,谓缘藏识为境之识”,你再回答。(学僧答:最胜意就是第七识。)
第七识。最胜意——我们说采集叫心,思量叫意,了别叫识。最能够思量的,一天到晚考虑这个问题的,就是第七识。它考虑什么?把第八识的见分,以为是“我”,一天到晚是考虑:这是“我”,这是“”;我、我、我、我,我见、我爱,我慢、我痴。跟这些相应,这是第七识。
最后,第五个:为何不立意根?意根的问题。意根有,那你们看,你们这一组意根怎么说?眼根、耳根、舌根、鼻根、身根、意根。这个意根,今天就要讲了,大家等一下解决也可以,讲的时候解决。那么,你们那一组啥东西?宗宙,题在哪里去了?他上哪儿去啦?(学僧答:他刚刚下去了。)刚下去了,他还有题的,不晓得什么题,那就不管他了。(学僧:有一个,他说眼处就是眼根是不是就是眼处?)眼根就是眼处,这个没啥说的,他不是这个题,这个很简单的。
以非三见作为最上等,属何类摄?我们说,见取是把萨迦耶见、边见、邪见,执为最上、最胜、最清净、能解脱,这个叫见取。那么,现在我们问的这个问题就是:不是这三个见,就是除开萨迦耶见、边见、邪见,那些其它的见,执为最上、最清净、能解脱,那么,这样子的执着,是属于哪一类摄?是不是属于见取摄?就是这个问题,属不属见取?那问题,书上是没有,我讲过的,你们还是再去考虑一下,把你们的笔记拿出来看一看,我们讲的时候有讲过来的,或者,如果没有记下来,把磁带去听一道,里边肯定会有那个答案。
今天我们要接下去。识蕴讲过了,蕴也讲过了,处讲了一半,那么,还是从处这里开始。
 
复有十二处,谓眼处、色处、耳处、声处、鼻处、香处、舌处、味处、身处、触处、意处、法处。眼等五处及色声香味处,如前已释。言触处者,谓四大种及前所说所触一分。言意处者,即是识蕴。言法处者,谓受、想、行蕴,无表色等,及与无为。
复有十二处,谓眼处、色处、耳处、声处、鼻处、香处、舌处、味处、身处、触处、意处、法处”,五根五境,这个很好说。“眼等五处及色声香味处,如前已释”,这个“眼等五处”就是眼根、耳根、鼻根、舌根、身根,这个前面讲过了。色声香味处也讲过了:色,有显色、形色;声,有执受大种为因、非执受大种为因,等等;香,有好香、恶香、既不好又不恶的香;味,有甜、咸、酸、淡、甘、辛等等。“如前已释”,讲过了,不说了。触处也讲过,但是因为触处比较困难一些,又说一下。“谓四大种”——地水火风,这是触处。能触是什么?身根,身识。那么所触,就是十一个。地水火风,还有所造的,就是轻重、涩滑、冷饥渴,再加地水火风,十一个触,触处。
那么,意处就来了,意处就是意根,意处是识蕴,就是识蕴。我们在十二处,对这个五蕴来说,意处就是属于识蕴的。那么法处呢?因为它前面眼耳鼻舌身,色声香味触都讲过了,那么,还有意处跟法处。意处就是识蕴,很简单,我们讲的识蕴里边都是意处,因为十二处里边讲心法的只有这一个——意处,所有的心法都在意处里包。法处,就是意的对象,那么,这里就多了:受想行蕴——受蕴、想蕴、行蕴,这些都是法处,都是意所缘的法;再加个无表色,法处所摄色,属于法处的色,那么这个都是属于法处的;还有一个,无为法。那么这是什么?这里要讲。
 
无为法
云何无为?谓虚空无为、非择灭无为、择灭无为、及真如等。云何虚空?谓若容受诸色。云何非择灭?谓若灭,非离系。此复云何?谓离烦恼对治,而诸蕴毕竟不生。云何择灭?谓若灭,是离系。此复云何?谓由烦恼对治故诸蕴毕竟不生。云何真如?谓诸法法性,法无我性。
无为还没讲过,所以打开来。“云何无为?谓虚空无为、非择灭无为、择灭无为,及真如等”,真如无为,“等”,就是说还有其它的,这里没有讲。在《百法》里边讲六个,有的地方讲七个,这里讲的四个。
下面定义是“云何虚空?谓若容受诸色”,什么叫虚空?“容受诸色”。一切色能够容纳的。那么,我们说这个“虚空无为”,跟我们这个“虚空”有什么差别?我们这个虚空也能够容纳诸色,虚空无为也是容纳诸色,那么,这两个东西差别在哪里?这个你们去考虑去。那么我们念下去。
云何非择灭?谓若灭,非离系”,什么叫非择灭?我们先要把这个无为法的内涵仔细说一下。所谓无为法,就是反过来,不是有为法,无为的。有为是什么?迁流造作。那么,无为法就不迁流造作的,没有生灭的。那么这个无为法没有生灭,就是灭,灭谛就是灭生灭的,就是灭。那么,这个灭,“谓若灭”,这个是灭,但是,不是离系——不是断了烦恼的灭。这么这个就不好懂了,断了烦恼称灭谛,它没有断烦恼怎么灭?“此复云何”,这个是什么一回事?“谓离烦恼对治,而诸蕴毕竟不生”:并没有去对治烦恼,“离烦恼对治”,就是没有对治烦恼;“而诸蕴”,这五个蕴,毕竟不生,它是自己不生,而且是毕竟不生,永远不生。那么,这一种情况,叫非择灭。
云何择灭?谓若灭,是离系”,这个灭是离系,离开烦恼的系缚的。“此复云何?谓由烦恼对治故,诸蕴毕竟不生”。这是对治烦恼之后,这个因就不生了,烦恼对治掉了,就不再生了,这个好理解。那么,非择灭怎么理解?没有对治烦恼,它也不生。
云何真如?谓诸法法性,法无我性”,什么叫真如无为?诸法的法性,一切法的法性,就是本性。什么性?“法无我性”,一切法都没有我。包括两个我:一个是补特伽罗我,一个是法的我。这两个都没有,这个就是真如无为。那么这是略略地讲一下。我们来再来看《广论》,《广论》也没有打开,我们念一道。
 
【广】 云何无为?谓虚空无为、非择灭无为、择灭无为、及真如等。
什么叫无为?“云何无为”,无为我们先说清楚,无为法就是不生不灭的,不能造作的,也没有无常、刹那变化。那么,第一个是虚空无为,非择灭无为,择灭无为及真如等,这五个(……)。
 
【广】 虚空者,谓容受诸色。
这里边可以容纳它任何的变化。这个虚空无为不但是识——就是心王、心所,其它的法都在里边,一切行都在里边,可以产生一些不断的变化。在《俱舍》里边,虚空无为,是无碍为性。色法,有质碍的,变碍为性。虚空无为就是无碍,没有质碍的,一切质碍都没有,一切障碍都没有,无碍为性。
我们说,虚空无为的无碍为性,跟我们现在的虚空——太空、天上的空,这两个东西,一比较,把无碍为性拿出来,就不一样了。无碍为性,虚空无为里边,色法生起来,没有碍,没有障碍。障碍里分能、所、能障碍、,所障碍。
能障碍,这个法来的时候,这个虚空不会顶住它,不给它跑过来,不会,它生起来的时候不会压住它,不给它生。这个一样的。虚空无为也是没有能碍,我们的这个空间也没有能碍。你说这个空间,假使格房间,你空的房间,我把桌子抬进去了,这个房子里空间不会说:“你不准抬进来,我这里我要住的,我占了这个位置,桌子不能来”,拦不住,它顶不住的,它是空的。
再是所碍,虚空无为没有所碍,你东西来了,你住下了,它并没有避开一个空间。我们说水,你把一个皮球摆进去,水固然没有把皮球顶住,它是皮球把水排开了,所碍了,把水排开了。那么,我们的空间,把桌子摆进来,这个空间就排除了,这个空间就一个摆桌子的地方,没有空间了,而虚空无为,却不是,没有所碍,你桌子摆进去,它这个虚空无为在桌子那个地方还有虚空无为,并没有给它排掉。那么,就是说,虚空无为,既没有能碍,也没有所碍,而我们的空间,没有能碍,而有所碍。虚空无为是不能生灭的,不能造作的,而我们的空间,可以造作。我们把一个地挖个洞,本来没有空间的,它就出现空间了,如果我把这个洞填掉,空间又没有了。这个就是说,虚空无为跟那个空间,有差别,那个跟真四大、假四大的情况有些相似的。无为法,把虚空无为跟我们所谓的空间,不要混成一谈。
 
【广】 非择灭者,谓若灭非离系。云何非离系?谓离烦恼对治诸蕴毕竟不生。
非择灭者,谓若灭非离系”,这个话一模一样。
云何非离系?谓离烦恼对治诸蕴毕竟不生”,这里边,我们简单说一句话,就是因缘不够,它就不生。 《俱舍》里就举这么个例:假使我正在一心一意地看书,或者修定,这个时候窗外有奏音乐,那么我在看书,或者奏音乐的时候,本来这个音乐的声音来了,对我的耳根要生起耳识的,要听得到的,但是我在专心一意看书的时候或者专心修定的时候,耳朵,这个声音来了,耳朵没有起这个分别心,耳识不生。那么,这个不生的耳识,因为缘缺了,你没有作意,要有作意,它才生起这个识,作意没有,就是你没有去注意这个事情,耳识不生。这个耳识,因为因缘不够,没有生。那么这个耳识,假使是十一点钟的时候,耳识没有生,那么时间过了,这个耳识再也不能生了,即使要生后来的,是其它时间的耳识,要听那个时候见到音乐的那个耳识,就再也不生了。你这个音乐没有听到,就永远也听不到了,当时奏的那个乐,你也听不到了,那么,就是毕竟不生。就是因缘不够,不生,并没有对治烦恼,所以说这叫非择灭,不是因为对治烦恼而得到的灭。
 
【广】 云何择灭?谓若灭是离系。云何离系?谓烦恼对治诸蕴毕竟不生。
什么叫择灭?那反过来,“谓若灭是离系”。烦恼,离开烦恼的系缚,就是离系。“云何离系?谓烦恼对治”,烦恼本来把我们捆起来的,把烦恼对治掉,把这个绳子解掉,就离开这个系缚了,那就解除了。那么这个烦恼解除之后,那么,这些烦恼的五蕴就不生了。本来你是以烦恼五取蕴,烦恼生五蕴,五蕴生烦恼,交纵不息,不断地相生,现在你烦恼解掉了,那么,这些蕴——这个蕴包括色蕴、受蕴、想蕴——你说烦恼除掉了,那些不好的事、心所法也不会生了,那些感的果的色蕴——这些果,也不会起来了,决定不生,那就是离系。这是择灭,因为断了烦恼而得到的灭就是择灭。
 
【广】云何真如?谓诸法法性,法无我性。
还有个真如,什么叫真如无为?“谓诸法法性,法无我性”,一样的。诸法的最根本的法性,我们有“共相”、“自相”,一切法最大的共相就是法空,什么法都有,不管你心法,色法,不相应法,最根本的一个共性就是一切法自性空,这是一切法的共同性。什么空?这个法性是什么?“法无我性”,一切法都没有“”。这个法无我,这个法包括两个:一个是人,一个是法。假使法指人的话,补特伽罗无我;假使法指这个法的话,就是一切法无我。一切法无我就包含补特伽罗无我,讲补特伽罗无我就不包含法无我,所以说法无我性就包含补特伽罗无我在里边,因为补特伽罗本身也是一个法。那么,这里就把十二处讲完了,十二处里边就补充了一个——四个无为法,其它的都是一样的。
那下面又问,处是什么意思?
问:以何义故名为处耶?答:诸识生长门义,是处义。
【广】问:处为何义?答:诸识生长门是处义。
我们的蕴的意思知道了,积聚义是蕴义,处什么意思?
答:诸识生长门”,“是处义”,处”,是个处所,这个处所是什么?是一道门。这个门,识从这里生出来的,就是说识从这个门里出来的,这个门就叫处。那么我们回忆一下,处是什么意思?根跟境,十二处是六根六个境。当你相应的根跟相应的境相对的时候,作意心起来了,那么就会产生相应的识:眼根跟色境,就会产生眼识;乃至意处对了法处,意根对了法尘、法境,也生这个意识。那就是说一切识——六个识就是从这六道门里边生出来的,所以叫诸识的生长门。处的意思就是这个,十二处。
十八界
复有十八界,谓眼界、色界、眼识界、耳界、声界、耳识界、鼻界、香界、鼻识界、舌界、味界、舌识界、身界、触界、身识界、意界、法界、意识界。
【广】 复有十八界,谓眼界、色界、眼识界、耳界、声界、耳识界、鼻界、香界、鼻识界、舌界、味界、舌识界、身界、触界、身识界、意界、法界、意识界。
还有十八界,我们昨天叫你们搞的是五蕴跟十二处的关系,今天再加一个,五蕴跟十二处跟十八界的关系:十二处跟十八界的关系,五蕴跟十八界的关系,五蕴跟十二处的关系。这几个关系都把它搞出来。画表很简单。最好是不要画表,我问你的时候,你自己就答得出来。把表画在心里边,那么是上等的;把表画在纸上,问的时候纸上去看看,二等的;表都画不出来,三等的,那就是太差了。那么十八界,我们说是哪十八界?眼界、色界、眼识界,根境识三个,三六——一十八。眼界是根,色界是境,加上眼识——是识,眼界、色界、眼识界,一对。
我们学经,有的人他说:“我不要学《五蕴论》,难得很,我搞不懂”,那你《心经》要不要懂?一天到晚念的《心经》,你说:“无眼界,乃至无意识界,无无明,亦无无明尽”,“念起来很好,我念得来”,你是讲得来不?就要是把这个知道,你才讲得来。你这个《五蕴论》都不知道,十二处、十八界、五蕴,什么都不知道,你《心经》怎么知道?你根本就不会知道。那么,就是这里是:耳界,是声界,耳识界;鼻界,是香界,鼻识界;舌界,味界,舌识界;身界,触界、身识界。那么,下边就是意界,法界,意识界。最后的,意根,就来了。
 
眼等诸界,及色等诸界,如处中说。六识界者,谓依眼等根,缘色等境,了别为性。言意界者,谓即彼识无间灭等。为欲显示第六意识,及广建立十八界故。
【广】 眼等诸界,及色等诸界,如处中说。六识界者,谓依眼等根缘色等境,了别为性。言意界者,谓即彼无间灭等。为显第六识依止,及广建立十八界故。
眼等诸界,及色等诸界,如处中说”,眼耳鼻舌身,色声香味触,这些界,就是十二处里边十个处,讲过了。那么六个识界——眼耳鼻舌身意、色声香味触法,十二处都有的,六根六境。那么,六个识,这里要讲,十八界里边就多六个识界。
谓依眼等根,缘色等境,了别为性”,识前面没有,要讲一下。“依眼等根”,眼根、耳根、鼻根、舌根、身根、意根,“缘色等境”,缘色声香味触法等境,它以“了别为性”的,那个叫六识。
那么这里边强调刚才一个问题——意根。什么叫意界?意界是什么?“即彼无间灭等。为显第六识依止,及广建立十八界故”,这是完全根据《俱舍》的讲法,从《俱舍》里边等流过来的。(14A)因为我们说世亲菩萨是《俱舍》的论主,当他进入大乘的时候,他的思想体系还是一个。所以说,《五蕴论》也好,他的弟子解释的《广五蕴论》也好,还是原来的体系。
这个意根是无间灭意,这个在《俱舍》里边讲的“无间灭”。这个无间灭意是什么?前面六个识:眼识、耳识、鼻识、舌识、身识,这五个识,包含一个意识,它们灭掉了,时间——刹那刹那,生灭,这一刹那,它的已经灭掉了,第二刹那,生的识就依前面灭掉的那个无间灭的意作根的——意根,那么这个叫无间灭意,就是意根。那么,六个识都要靠无间灭意,因为它是心法,那么,前五识:眼识、耳识、鼻识、舌识、身识,除掉依靠心的无间灭意为根之外,还要依靠色根——净色根,眼识还要靠眼根,耳识靠耳根,再加上无间灭意。那么,意识只靠无间灭意,意识本身是心法,它没有色根的,没有个净色根作意根,没有的。那么无间灭就是它的根,所以意根,就是无间灭意。“”,这个“等”,就包含八识的大乘的意思在里头,那么,这个我们后头说。
为显第六识依止”——这个无间灭意为什么要立?在《俱舍》里有辩论,既然就是前面六识,那就是六识了,就不要再立第七个无间灭意了。那么,立它干什么?因为要第六识的依止。前面五个识,眼识有眼根,耳识有耳根,那么,这个意识的意根在哪里?那一定要立一个——无间灭意。所以说,虽然它的体就是前六识,但是无间灭意要立出来。一个是要给第六识作依止,它的意根;一个,十八界里边,识是六个识,境也六个境,而根——眼根、耳根、鼻根、舌根、身根,意根没有,那就十七界,那就不够了,不够十八界,所以一定要补一个意根,意根补上去,无间灭意补上去,第六识的依止的意根也有了,十八界也满了,所以说这个非要加上一个无间灭意。这就是说,我们的意根,就是无意间灭的意。再说一个,什么叫无间灭?就是在这个意识生起来之前,无间——中间没有隔开,它前面灭掉的那些心就是作它的根。那么,这是《俱舍》的体系。在唯识里边,它又另外的说法,在唯识里边,就是末那识是意根了,那就是坚持八个识的说,以末那识为意根,那么就是意识依末那识而生,(……)。
 
如是色蕴,即十处十界,及法处法界一分。识蕴,即意处及七心界。余三蕴及色蕴一分,并诸无为,即法处法界。
【广】 如是色蕴,即十处十界,及法处法界一分。识蕴即意处及七心界。余三蕴及色蕴一分,并诸无为,即法处法界。
一切法的生起来的因缘,我们说缘有四种,最亲的是因缘,因缘就是阿赖耶识,它的种子都阿赖耶识藏在里边。那么,它种子化现行的时候,这根本意的种子就是阿赖耶识,阿赖耶识就是因缘,那么这个意根呢?它是增上缘。当意识要生的时候,因缘是阿赖耶识,它的增上缘就是第七识——末那识,那么,末那识对这个意识也直接增上把力,增加一把力——使它生起来的作用,所以说,把它叫意根。这是唯识的解释,跟《俱舍》有一点点距离。
如是色蕴即十处”。不过我们说,这个跟《俱舍》的说法还是一致的,因为无间灭意本身就是种子,灭掉之后,现行灭掉成种子,种子就是阿赖耶识藏的东西,种子出来,最亲的依还是阿赖耶识。那么无间灭意,这个安起来,就是作意根,那在《俱舍》里边,那就把末那识代替了,因为这个无间灭是种子,是阿赖耶识里边的事情,那么,还有一个现行的东西,就末那识来代了。
如是色蕴”,这是讲关系,我们说你们要把它——蕴、处、界的三个的关系拉起来,这里已经给你略略地把它一些关系整理出来了,这是复杂地整理出来,简单的也有,都有。谓色蕴。那么,色蕴跟十二处、十八界的关系:色蕴就包含十个处,十二处里边包十个处,十八界里边包十个界,还有法处里边一分——无表色,法界里边一部分——也是无表色。那么,色蕴就包那么多,十个半:十个处半、十个界半。那么再一个,最后一个识蕴呢?就是意处,十二处里边意处就是它的识蕴,八个识都在里头。那么,在十八界里边呢?七个心界。哪七个心界?眼识、耳识、鼻识、舌识、身识、意识——六个识界,再加个意界,这个就是七个心界。十八界里边有七个界是属于识蕴的,而十二处里边,只有一个处就包识蕴了。那么,我们也看出来了,这个心界里边,末那识里边,也把这个阿赖耶识,七心界里边——意界里也包了进去,也包在意界里边去了。
余三蕴及色蕴一分,并诸无为,即法处法界”,那么,这个十处——十个色处,十个色界,法界里边、法处里边,一个无表色除外,识蕴里边又包了意处,又包了七个心界,那么余下来多少?余下就是法处。十二处余下来法处,十八界余下来法界。那么这个法处、法界里面包哪些东西?包五蕴里边受、想、行——三个蕴,色蕴里面无表色一分,还有无为法——五蕴里不包的无为法,都摄在法处、法界。那就是说法处、法界里边,包的法最多:五十一个的心所法,还有二十四个不相应行,还有六个无为法,那么它包含的法最多,所以“”的名字,就安在它的上边。本来一切都是法,其它的有其它名字,眼就是眼界,耳——耳界,而这个法处、法界,就没有另外名字,就是一个“法”,原来的“法”的名字安上去,为什么安上去?它包的法最多,而且包括最高的涅盘的无为法,最高的法也在这里头,最多的法也在这个里头,所以这个法,这个一切法的法,就安在它上边,因为它包含的法最多,也包含最高贵的、最珍贵的、涅盘的择灭。那么,这是为什么法处、法界立法的名字。前面色声香味触、眼耳鼻舌身,不安法的名字——都是法,为什么它们不安?意思就在这里。这个我讲过了,我出题的时候,就不要说“我不知道”。听到了么,就知道了。下边是界。
 
【广】问:界为何义?
答:任持无作用性自相是界义。
问:界为何义”,那么,“蕴”是“积聚义”,处是生长门,那么界叫类,叫类族。或说“任持无作用性自相是界义”,任持相是界义,前面讲过了,现在加一个“无作用性”,为什么原因?它马上就告诉你,它任持自相,但是我们不要认为这是有作用的,是没有作用的,这是界义。那么我们就想起一个问题了,这个你们没有回答,到底眼见,见是眼根见还是眼识见?这个问题我上次提出来,你们倒又没有提问,又没有解决,悬在那里,我没有忘记。(笑)我还要问一下,到底眼根见、眼识见?
还有一个,我在《八识规矩颂》跟你们已经讲了,眼见色,九个缘,这九个缘,缺一个都不行的,你说没有光明,黢黑一团,你眼根好好的,眼识也有,种子也有,外面的东西也摆得明明白白的,但是没有光线,你看到什么?什么都没看到。所以说,这个眼睛要见,要九个缘,当然,主要的是眼根、眼识,但是眼根、眼识不要拆开来,你把它明明是一个因缘和合而产生作用的,你把它拆了两边去,那就是成了一个错误了。不能执着,它的作用是和合共起的。那就是说,我们做一桩事情,不要说:这个事情的功劳是“我”一个人的。你一个人怎么做得成一个事情?必定是大家和合而共,那当然中间有起主要作用的,也起次要作用的。比如我们的常住,弘法利生当然很好,你说我就是一个人(……)
(……)眼根见,有的是说的眼识见,那么,他们辩论了,辩了半天,眼根见的话,就认为眼根么能见了,天然的,他说:眼识见,你没有色,眼根对了这个色境,你没有根,你怎么见?这一些事情(……),他说:“你识见,那么好,眼识是没有方所的,没有阻碍的,我在这里,眼识这里生起来了,应当我隔壁墙外的东西也看到,你怎么看不到?因为眼根有质碍的——色法,所以它的墙壁隔了看不到”,辩了很久,辩来辩去,最后世亲菩萨,就来:“你们争来争去,就是把因缘和合的这个缘起的法没有搞清楚,眼识要见,眼根要见,这是共同的作用才能见,缺一个因缘是不行的,你一定强调是哪一个突出的,是不对的”,所以说,这个和合的缘起,对我们做人也是一个很大的帮助,可以灭除我慢,这个事情是“我”干的,好像了不得样子就起来——一切都是因缘和合而起的。我们上次讲海公上师那个东西,你们记不记到?每一个人要把这个庙当成自己的,自己是主,其它都是帮助我的。
(……)没有锅你怎烧?你没有柴怎么烧?柴哪个买的?不是你买的吧?菜也不是你种的吧?米也不是你种的吧?各式各样的因缘,一个灶总不是你打的吧?这么怎么用话说呢?我这个作用还不够,中间一部分,固然少不了你,也不是全部靠你。我们记得以前在文化大革命的时候,经常说这个话:你一个人不在,不见得地球就不转了。地球还是要转,哪怕你在不在,没什么问题。那就是说你一个人不能左右一切,都是缘起。所以说知道缘起,就不会我慢了。因为我慢的人,都不知道缘起,总要突出自己——这是我干的,这是我弄的,我的智慧最高,我的脑筋特别灵——这些都是“我”。那么,这些东西就产生慢了。慢的结果,“啪”一下,打下来,摔死了。所以这个东西就是说,慢不得。
佛教里边照规矩,你把法学好了,是不会慢的,要慢也慢不起,因为知道缘起,有什么慢的呢?我们学了这个法,就要知道我慢不能起来,一切都是因缘和合而起的。我们上次讲海公上师那个东西,你们还记不记到?每一个人要把这个庙当作自己的,自己是主,其它都是帮助我的,那么责任心提起来了,一切功德都是你的。如果说我仅仅做个香灯,其它的我不管的,那么你最多香灯的福报有了,其它的功德你都没有——造殿的、转法轮的、造佛像的等等,你都沾不到边。你如果“这是我的庙,一切都是我为主,人家都是帮我做事情”,那么好了,所有功德你都沾得到。这个便宜货,你不要沾?这个非常便宜,整个庙的功德你都能沾到,你要不要沾?你只要想一下,“这是我的,我为主的”,就行了。我为主,也不见得会人家跟你争:“你怎么是主?我是主”,都是主。(笑)。都是一样的!你认为主,其它的就副,这是《法华经》的互相的我为助伴的缘起。所以这些佛教的意思懂了之后,对做人、修行都有大帮助。不要说:学法相有什么用处?有用处的。
任持无作用性”,虽然任持自相,但是这个自相,没有作用。为什么要说这个话?下边就来了。
 
【广】问:以何义故说蕴界处等?
答:对治三种我执故。所谓一性我执, 受者我执, 作者我执, 如其次第
问:以何义故说蕴处界”,佛说蕴、说处、说界,什么意思?
答:对治三种我执”,要对治三种我执,所以佛说蕴、处、界,“谓一性我执,受者我执,作者我执,如其次第”。
佛说五蕴就是对治“一性我执”,你说一个“我”是一个的,外道就是说:“我”是一个,它就是徧法界,现在分了很多,都是从大“我”分出来的,最后,解脱的时候都回到大“我”,还是一个。“一性我执”就破掉了。五蕴有五个,不是一个,一个蕴里边又分很多。色蕴十一个。受蕴五个。想蕴很多——各式各样的想。行蕴:五十一个心所法,二十四个不相应行。识蕴,有八个。哪一个是你?都不是你。很多,不是一个。所以说,五蕴破一性我执。
受者我执”,十二处。你说你是能受的,那么到底你是眼,还是鼻,还是身?他们都能受,你是哪一个?这个就把它分成十二处。
作者我执”,因为是“我”要起作用的,那么十八界都没有作用性。它给你加个无作用性,就是十八界都是没有作用的,那到底哪一个是你?
所以他针对三种我执,说三种的法——蕴、处、界。《俱舍》里边,还要更多地、广地讲,那么,我们就不要介绍那么多。这里要记住:要对治“一性我执”,说蕴;对治“受者我执”,说处;对治“作者我执”,说界。所以说,要说蕴、处、界。佛说的法不是无缘无故的,都是有因有缘的,就是起对治作用的,众生有什么执着,就开什么法的药,因病给药,根据什么病,给你什么药。
那么,今天我们看还有多少时间?还早,我们还要讲下去,这是拉关系。今天可能把《五蕴论》讲完了,那么还有《百法》,还要补十个不相应行,还要补三个无为法,还要补唯识的两个:补特伽罗无我、法无我。这个还是要耽搁一天,或者一天多。那么,现在我们先看《五蕴论》。《五蕴论》还是念一下。
 
问:以何义故名为处耶?答:诸识生长门义,是处义。
复有十八界,谓眼界色界眼识界,耳界声界耳识界,鼻界香界鼻识界,舌界味界舌识界,身界触界身识界,意界法界意识界。
眼等诸界及色等诸界,如处中说。六识界者,谓依眼等根,缘色等境,了别为性。言意界者,谓即彼识无间灭等。为欲显示第六意识,及广建立十八界故。如是色蕴,即十处十界,及法处法界一分。识蕴,即意处,及七心界。余三蕴,及色蕴一分,并诸无为,即法处法界。
问:以何义故,说名为界?
答:以能任持无作用性自相义故,说名为界。
问:以何义故宣说蕴等。
答:为欲对治三种我执,如其次第。三种我执者,谓一性我执,受者我执,作者我执。
问:以何义故名为处耶”,基本上没有略多少,这两个意义差不多。“答:诸识生长门义,是处义”,一样的。
复有十八界,谓眼界色界眼识界,耳界声界耳识界,鼻界香界鼻识界,舌界味界舌识界,身界触界身识界,意界法界意识界”,好了,十八界解完了。
眼等诸界及色等诸界,如处中说”,一样的。“六识界者”,六识界是因为多了六个识——六个界,十二处——十二个,加了六个——十八个。下边六个,叫六识界。“谓依眼等根,缘色等境,了别为性”,依眼耳鼻舌身的根,缘色声香味触的境,它有了别,是识的性。那么,这里也是讲意界,“谓即彼无间灭等。为欲显示第六意识,及广建立十八界故”,一样的,不要说了。“如是色蕴”,就是十处十界及法处法界的一分,无表色,指的。识蕴就是意处,及七个心界。“余三蕴及色蕴一分”,这一分,“并诸无为法”,就是指无表色一分,都属于法处法界,好了。
问:以何义故说名为界?答:以能任持无作用性自相义故”,这个叫界。“问:以何义故宣说蕴等?答:为欲对治三种我执,如其次第。三种我执者,谓一性我执,受者我执,作者我执”,好了,这个算完了。
下边,就是讲它的差别,就是它们里边的一些特征。
 
甲五、就十八界明诸门分别
有色无色
复次,此十八界几有色?谓十界一少分,即色蕴自性。几无色?谓所余界。
【广】    复次,此十八界几有色?谓十界一少分,即色蕴自性。几无色?谓所余界。
(广本与原文相同,下略。)
复次, 此十八界几有色”, 一样的, 广的也是“复次,此十八界几有色”,我们为什么以十八界来说?因为界是广,界以广的来分析,那就是比较清楚,如果略的分析,有些就含在里头,包在里头,广的就看不出来。所以分析的时候,十八界,十八界以各式各的门来分,就是各式各样的分类,来分析它的这个特征。第一个,就是看它是有色。哪些是有色的?有色,就是有变碍性的。
十八界里边哪些是有变碍性的?那么,就是说,有十个界,“谓十界一少分即色蕴自性”,十个界,一个少分,十个界:有色法的眼耳鼻舌身,色声香味触,加一个无表色,那么就是色蕴,整个的色蕴都是有“色”特征的,就是变碍为性,这个我们说过了,有色就是有变碍性。那么这个是讲好了,有色讲完了。
那么反过来,无色,很好讲了。“几无色?谓所余界”。那么哪些是无色——没有变碍性的?那除了前面有色的那些界之外,其余的都是没有变碍性的。那么,这里就是说,有色无色,都说了,后边就不一定了,它讲了一个、一面,哪一面就不说了,这个你自己一推也推出来了,所以也不一定要说。开始,因为要仔细一点,跟你说一下。
有见无见
几有见?谓一色界。几无见?谓所余界。
第二个问题,“几有见”,色法里边有三种:有见有对、无见有对、无见无对。这个是我们讲过的。那么,这个里边,我们色法里边,最麤的——有见的,有几个见?“几有见”?在十八界里边,哪些是有见的?那么,我们说,哪些?你自己想,不要专门看书,能够看得到的,十八界里面哪一个?眼界,净色根看不到的,耳界,净色根看不到的,那不要说了,意界——更看不到。那么,色界,看不看得到?看得到。声界——看不到了。声音你能不能看?这个声音大的、小的、黄的、白的、青的、蓝的,你怎么看?那香味道也看不到。香、味,触、四大——真四大是看不到的,讲过了。那么,能够看得到的,就一个界——色界,能见的只有一个色界。
那么反过来,“几无见”?哪些不能看到的?那就当然了,十几个界——“谓所余界”。这边讲了,那边就可以推出来了。
有对无对
几有对?谓十有色界,若彼于是处有所障碍,是有对义。几无对?谓所余界。
几有对”,有见有对,几是有对?不一定看得到,但是它有质碍性的,有质碍的。那么,是十色界:眼耳鼻舌身,五,它是净色根,净色根尽管我们肉眼不见,质碍是有的,就是有对;色声香味触,当然有对,不要说了。无表色——无见无对,就不在此例。所以说,哪些是有对的?十个色界——眼耳鼻舌身、色声香味触,这十个界。为什么叫十界?这个十界,属于色蕴的,这十个界属于色蕴的,叫十色界。“若彼于此有所碍故”,这是解释什么叫对。
先看《五蕴论》,“若彼于是处有所障碍,是有对义”,这个清楚。假使这个东西摆在这里,对其他的东西有障碍性的,那就是有对的意思。有对,就是有障碍性,就是有物质的,它对其他东西有碍的作用,这叫有对。那么,这十个——眼耳鼻舌身,色声香味触,是有对。
几无对”,那就很简单,除了这十个都是无对,“谓所余界”。 
有漏无漏
几有漏?谓十五界及后三少分,由于是处烦恼起故,现所行处故。几无漏?谓后三少分。
什么叫有漏?(14B)我们不要外道的概念,不要弄出来,说不走丹的叫无漏,这些不相干的,跟佛教的教义根本不相干的。什么叫有漏?有烦恼随增的,增长烦恼的,能生烦恼,增长烦恼的叫有漏。
这十八界里边哪些是有漏的?那么,反过来,哪些是“无漏”的?“谓十五界,及后三少分”,这个十五界——眼、耳、鼻、舌、身,色、声、香、味、触,眼识、耳识、鼻识、舌识、身识,这三个“五”都是有漏的,决定有漏,不会无漏的。那么后边三个界,一部分——意界、法界、意识界,这中间,不是全部,有一部分是有漏的。这是什么叫有漏。十五界,前面这个十五界,后边三个界里边——后三界是意法、意识——一部分,“少分”就是一部分。
由于是处烦恼起故,现所行处故”,叫有漏。在这个地方,烦恼生起来的,在这个地方,烦恼现在正在起来,行动的,就是在起作用的,那些地方,就是叫有漏。那么,这十八界里边,十五个界都是有漏的,后边三个界有有漏、有无漏,所以一部分是有漏。那么,反过来,“几无漏”,有漏的说好了之后,哪些是无漏?那就很简单,把前面的减掉,余下的就是无漏。所以说,“几无漏”,就是说,“后三少分”,后边三个界,把有漏的那一部分除掉,还有余下一部分就是无漏的。
我们这里要记住:无漏法只在意界、意识界、法界里边有,前面的十五个界没有无漏法的。所以说,我们修行都在心里下功夫,心里边才能吸收无漏法。你说,我这个眼睛要变成无漏的,没有办法,你只有心里边求无漏法,所以心里下功夫,不在眼睛下功夫。外道就是到处吸气啥东西,这些是物质的东西,都是有漏的,你吸它干啥?你吸了半天,把有漏的烦恼都吸进去了,你简直呆了。我们的无漏的东西是看不到的,最后的意界、法界、意识界才有,这才是无漏的,才可贵,有漏的东西并不可贵。
我们在上海一个女居士,瘦得来干巴巴的一个,经常跑到我们这里来。她说她在金刚道场,坐的是后头,就是有人吸她的气,把被吸得干得来、瘦得来黄皮瓜瘦,这么一个。我说:你那么瘦,黄皮瓜瘦,气不好,哪个要偷你的气!她自己的心里好像怀疑人家偷她的气,实际上有没有人偷气还不知道,我说:你念个咒人家要偷也偷不了。在四川有一个体育学校的老师,他跑到上师那里说,他说他有一个师兄弟,跟他一起,有气功的,他说:“他偷我的气,我知道他偷我的气,但是我止不住”,上师说:“念《心经》。叫他念《心经》 。到过年了,送了一包礼来,我就问他,我说:“你怎么样,好不好?”“好得很!他偷不了了”。你想想看,一本《心经》念了,就偷不了气了,我们天天念《心经》念《心经》,你到底是还怕什么?
欲界、色界、无色界系不系
几欲界系?谓一切。几色界系?谓十四,除香味鼻舌识。几无色界系?谓后三。几不系?谓即彼无漏界。
“几欲界系”,这十八界里边哪些是属于欲界的?欲界系是属于欲界的。“谓一切”,十八界、欲界都有。
几色界系”,那么,这十八界里边,属于色界的有哪些?“谓十四”,色界的就有十四个界。为什么就是十四?“除香味鼻舌识”,把香、味境除掉,境里除两个——香、味,识里边除两个——舌识、鼻识,要除了这四个。色界天的人,就是少四个,为什么?这个应当想得起来,为什么色界天的人,不要舌识、鼻识,也没有香、味?色界天,你烧香,烧半天,他不知道,你再好的天然妙食给他吃,不知道,为什么?禅悦为食。不要你的,他根本不要吃你的欲界的这些东西,他不要吃。所以说,香、味也没有,舌识、鼻识也没有。那么,不要说:色界天人没有鼻子的?那不对。鼻根有的,舌根也有的。没有舌根怎么说话?色界的人说话——梵音,好听得很,怎么会得没有舌头?你看看,舌根有的吧?并没有说舌根没有,鼻根也有的。你说色界天人没有鼻根的,天上的人好看,(多?)端正,鼻根都没有的,怎么端正?有鼻根。他就是鼻识没有了,不要吃东西了,吃的这个味道,这个香,不贪着了,就是说,这些就不生关系了。那么,色界里边,就十四界,没有这四个界。
无色界多少?无色界,想想,最容易了。无色界,什么叫无色界?没有色法的。眼耳鼻舌身,色声香味触,都是色法。这个眼耳鼻舌身,色声香味触没有了,眼识也不会有,耳识也没有,鼻识、舌识、身识,都没有,这十五个界都没有,那留下的,后头三个——意、法、意识界。无色界里边,因为它无色,跟色有关系的都不生了,那么留下的是后头三界。
几不系?谓即彼无漏”,欲界系、色界系、无色界系,属于三界的。不系——出三界的。那么三界系的讲完了,哪些是不系的?有没有?有。“即彼无漏”,就是那些后边三界的无漏法,不属于三界的。所以说,我们有漏法,要堕三界,要投生,如果你无漏法出来之后,不投生,因为它不落三界。那么不系的就是“彼无漏”,就是后三界的无漏,前面的十五界没有无漏的,这个我们要记住,后边三界,有无漏,那个无漏就是不系。
蕴、取蕴所摄
几蕴所摄?谓除无为。几取蕴所摄?谓有漏。
几蕴所摄”,十八界里边哪些界是蕴所摄的,属于五蕴里边的?很简单。“谓除无为”,其余的都是由蕴所摄。五蕴摄的——一切有为法,除了无为法之外,都在里头。那么所以说,除了无为法之外,全部是蕴所摄。
再下边,“几取蕴所摄”,一个蕴所摄,一个取蕴所摄,那个差别在哪里?(学僧答:有烦恼在里边。)对,有烦恼的。烦恼所执取的蕴叫取蕴。那么,哪些是由烦恼所执取的蕴?“谓有漏”,那就简单了,有漏的那些,就是前面说的“几有漏”、“几无漏”。有漏法的那一部分就是取蕴所摄,那么无为法取蕴不摄的,那么有没有?无为法没有有漏的,这个你们要注意,无为法决定是无漏的。那么所以说不要担心,五取蕴里边就是有漏的,不包含无漏的。所以说取蕴所摄,有漏法,都在取蕴所摄。
善、不善、无记
几善?几不善?几无记?谓十通三种,七心界、及色、声、法界,八无记。
几善?几不善?几无记”,这是三性门——善、不善、无记。在十八界里边,哪些是善的,哪些不善的,哪些无记的?“谓十通三性”,七心界色声,及法界一分”,十个界,通三性——善、不善、无记,都通的。那反过来,八无记性——还有其它八个,是无记的。一共十八界,十个是通三性,八个是无记。那么,哪十个是通三性的?七心界——心王心所,当然是通善、不善、无记的。还有“色声”、“及法界一分”,法界一分是心所法,这个没问题。色、声怎么通三性?什么原因?身语表。身表业:它是善的就是善;身表业杀人放火的,就是恶、不善;无所谓的,散步啥东西——无记。那么,语表业同样:你说的好话、念经、赞叹佛、念佛、念咒,这是善;你的骂人、念外道书,这是不善;你说一些不相干的话,那么就无记。所以说十个界——七个心界;色界、声界;法界的一分,是心所法——这个是通三性。那么,再反过来,余下八个界,无记性,不通三性的,这是无记。你说眼根,善的、恶的,还是无记的?当然无记的,眼根也没有什么善不善的,生下来就是这么个东西,它有什么善不善?耳根同样,外边的色声香味触,一样的,八无记性。那么,里边,当然,我们说色、声是有记的,色因为表色。那么无记的?就是香、味,这些东西。
内外
几是内?谓十二,除色声香味触,及法界。
几是外?谓六,即所除。
几是内”,几是外”,这两个东西。“谓十二,除色声香味触及法”,十八界里边,十二界属内,什么叫内?我们也讲过的,属于有情的,有情身上的就叫内,有情身外的叫外。那么,眼识、耳识、鼻识、(舌识)、身识、意识,眼耳鼻舌身意,这六个识、六个根是有情身上的——内。那么,除开色、声、香、味、触、法——外。它的回答是:十八界里边,除了色、声、香、味、触之外,余下十二个都是内,那么,反过来就是外,那么就是那六个是外,也不要说了。“谓所余六”,十二个余下六个,就是外。
有缘无缘
几有缘?谓七心界,及法界少分,心所有法。
几无缘?谓余十,及法界少分。
几有缘”,几无缘”,哪个是有缘的?“”这个事情,我们要记住,什么叫缘?心能缘法,眼缘色,“缘”到底明确的意思是什么?明确意思就是说:人走路一样的,要攀缘,就是说他气力很小,小孩子走路要大人牵着他走,要缘一个东西,那么,这个东西他要缘的,一个心生起来,绝对要有缘境的,没有那个境的话,这个心,它没有力量生出来的。那么,几个有缘的,就是几个能缘境的?当然,心法。“谓七心界”,心王、心所,都能缘法,七个心界是心王,法界一少分是心所法,法界少分里边是心所法,一部分,这是有所缘,有缘的。那么,几个无缘的?反过来就是,十八界里边,把前面七个界跟法界一部分除掉,还有十个界、法界一部分,那就是没有所缘的。
有分别无分别
几有分别?谓意界,意识界,法界少分。
几有分别”,几无分别。这里只说一个,哪些是有分别的?“谓意界,意识界,及法界少分”。意识界,我们第六意识,意界就是末那识,或者是说那个“无间灭意”,一般是说末那识。“法界少分”——心所法,这是有分别的。那么,其余的,反过来,几无分别?除了两个界、法界一部分,那么余都是无分别。
这里我们就提个问题,眼识、耳识、鼻识、身识不在里头,有没有分别?
(学僧答:没有分别。)
没有分别?了别为性,眼识是了别为性,耳识也了别为性,但是这里有分别里边没有它,什么原因?(学僧答:……
这个《俱舍》里有。那么你把全部讲出来,为什么叫它没有分别?
学僧答:分别的是意识。不是眼识……
你如果眼睛不分别的话,你看的东西,你什么东西都不知道。意识当然分别,眼识也了别为性,凡是识蕴都是了别为性的,这个,就是在这里是不讲了,《俱舍》里讲。“说五无分别,由计度随念”。这个五个识,说它没有分别,并不是说它一点也不分别,它还是分别的。分别有三种:自性分别、计度分别、随念分别。计度分别是最厉害的;随念分别,根据以前的事情互相对比;自性分别,没有的,它只是看到,这是一个青颜色,好了,其它不管。这只是一个颜色,青不青都不知道。因为青颜色,还是比较而来。以前看到这个颜色叫青,那么,这个颜色——看到这个,反应过来,这叫青,这是意识的作用,眼识只看到——一个颜色反映过来了,对了,这个是——颜色反映过来,两个不一样,这是知道的,其它的就没有了。那么这个是分别得很简单,所以,不摆了这个有分别里边。说它没有分别,因为它计度分别、随念分别没有——最厉害的分别没有,不是说什么分别都没有,自性分别是有,所以是叫它不在分别里边。好,这个是有分别、无分别。
执受非执受
几执受?谓五内界,及四界少分,谓色香味触。
几非执受?谓余九,四少分。
几有执受”,这个好说,由识执它为自己的——执受。有执受大声,无执受大声,这个前面都讲过。
谓五内界,及四界少分”,五个内界——眼根、耳根、鼻根、舌根、身根,这是有执受的,由识执它为自己的,有感觉的,你打它一下,它痛的,你摸它一下,它感到舒服的。那么,还有四界少分——色、香、味、触。色、香、味、触,浮尘根,不是净色根,它就附在这个净色根以外。我们的眼睛,这个葡萄一样的眼睛,它有眼识,它有它的味道,它有它的气味。我们说这个气味好不好闻?你们去闻闻这个味道,这个血腥的味道,去闻一下,那就不好闻的。那个眼睛的味道,你去闻闻看,也是这个味道,血还没有出来,包在里头,如果你把这个猪的眼睛——杀掉的那个猪的眼睛,去闻一闻,恶心的,闻到这个。那么天人跑到我们人间来,鼻子要按住的,因为臭得不得了,就像我们进了动物园一样,臭烘烘的,都是臭味道。色、香、味、触是浮尘根。为什么生没有?生啥东西?声不是任运起的。
那么,“几非执受”。反过来,哪些是执受,哪些非执受?除了这个五界及四界少分之外,余下的九个及四个少分,那么十八减一减,这个无执受。
同分彼同分
几同分?谓五内有色界,由与自识等境界故。
几彼同分?谓即彼自识空时,与自类等故。
几同分”,几彼同分”,这个我们先讲一下。“同分”,眼睛正在看东西,叫同分眼;眼睛不在看东西,眼根还是好好的,叫“彼同分”眼,没有起作用的眼。同分就是起作用,跟识一起起作用的,叫同分。那么,这里已经说几个是同分——“五内有色界”,眼耳鼻舌身,这五个界,“与彼自识等境界故”,它跟它的自识,眼根所对眼识,耳根对耳识,“等境界”,都在缘那个境,在起作用,叫同分。同分眼,正在看东西的叫同分眼,正在听声音的叫同分耳。
那么,反过来,“几彼同分”,不是同分。彼同分,就是没有起作用的。耳朵在休息,没有听东西;眼睛闭在那里,眼根好好的,闭那里不看东西,眼识没有生起来,没有起作用,那么就是“谓彼自识空时”,这个“自识空”——识没有生起来,那么它就没有起作用。眼根,眼识没有起作用,没有生起来;耳根、耳识没有生起来,这时候它不听声音,不看东西,叫彼同分眼,彼同分耳。再说为什么叫同分?“与自类等故”,它眼根跟那个同分眼还是一个,一样的,同样是个眼根,一模一样,但是作用起不起,所以加个“”。同分还是同分,加个彼,就没有起作用,同分还是同,样子还是一样的。
在这里边,就是说,把十八界的差别——有见无见、有对无对、有漏无漏、善不善、有所缘无所缘、有分别无分别、有执受无执受、有同分彼同分等等,把它总结、把它分别了一下。
这当然是很简单,其实复杂的还多。这里因为初学,不能太复杂,到此已经可以,开智慧的一些门路已经给你们了。这个就是开智慧的钥匙。你不要“烦死了,我不想看”,你不想看,你智慧永远不生。这个东西,你去看,自己想,智慧就这么开了。智慧怎么来的?求加持、开智慧了去拜、点灯了啥东西,你没有这个还不行的。
我记得温州一个居士供了很多钱,他眼睛不好,叫大吉佛爷念经。大吉佛爷念来信说,“我给你念好,加持你,但是你得要忏悔。你不忏悔,单是叫我给你念经,单方面的也没有用”,所以,那天有个打电话来,有一个出家人很着急,他们说年轻人,在山洞里边修,狂了,自己会做手印,脑筋不清楚了,叫我们想办法。那么,我们说想办法可以,但是他自己要接受,他自己要念点咒,念点什么,那么这样子,这个力量才到他身上,才去得了。如果他什么都不管,他不要听,不要弄,你叫他念咒——不念,那你再个念经给他,也没有用。所以说,得要感应、加持,两方面的。
如果说单方面也可以的,那么,一个佛成功了,一切众生都解脱了,地狱就空了,人也空了,一个佛的力量无边无际,他一念好了,整个法界的众生全部超度了、成佛了,不是很好?但是,这是一个空的妄想。离开自己努力,要想得到一个成果,是不可能的。那么有的人不想努力:“这个就烦死了,我情愿不要做,我回去了”,那么你永远回去好了。回到哪里?最容易的是畜生道,因为你愚痴,愚痴感畜生道,如果还有些其它的业障的话,三恶道——地狱、饿鬼、畜生。
做个人,要点智慧,没有智慧,做不到人。所以说,我们说在《菩提道次第》,人身难得。得到人生的人,都是见过三宝,结过缘,供养过,受过五戒,甚至于发了愿,要求下世的增上生的,这样的人,才能做到人身。你想想看,能得人身的人有多少?过去要见过三宝、要种善根、兴大供养、受五戒、还要发愿——不是现世的福报,要求来生的增上生、暇满人生,这样的人才生到人间。好容易生到人间,不要,好了,你不要就糟糕了,那以后得人身还成问题。所以,这个事情,我们再三强调,学佛的人一定要有智慧。没有智慧,你再好的环境,对你没有用,就是说你生佛的旁边,你不接受的话,还是毫无用处。那么,这个事情,话是尽这么说,听得进、听不进,自己善根了,如果你执见太顽固了,佛也没办法。《法华经》,五千比丘退席,佛有啥办法?提婆达多,佛的堂弟,下阿鼻地狱,佛有什么办法?这自己造的业,自己受。人家只是给你个增上缘,叫你不要那么做,叫你这么做。听话的,那就好了,不听的话——还不是偷懒的,反而增加一个什么?不服从依止的罪,不听佛的话的罪,还加一个,除了造恶之外,还加一个不听话的罪。所以说,没有智慧的话,实在是——至少只好可怜了。我们再想想看,最没有智慧的是畜生,你要跟它接近了,要划等号了,划得来不?所以,这个事情要靠自己,人家也没有办法,再劝也没有用的。好,今天讲到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