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Invalid argument supplied for foreach() in D:\wwwroot\fojiao\content.php on line 33
善慧讲堂
访问量:35516
 
因明学释要(下)

乙二 似因 

 

 

似因

相违因

言诠门

1 法体性之相违因

2 诠表法差别之相违因

诠表有法体性之相违因

诠表有法差别之相违因 

结合门

1 果法相违因

2自性相违因

3 不可得相违因

不定因

不共不定因    

共不定因 

不定因  

同品异品俱遍之正不定因

同品异品俱遍不遍之正不定因

异品遍,同品遍不遍之正不定因

同品遍,异品遍不遍之正不定因

有余不定因

正有余不定因

相违有余不定因 

不成因

观待意义不成因

因无体性不成因

有法无体性不成因

因法非异不成因

事因非异不成因

事法非异不成因

有法上因于无同品不成因

有法上一分因无不成因

观待觉心不成因

于因体性有疑不成因

于有法体性有疑不成因

于因与有法有疑不成因

无过欲知有法无有不成因

观待立敌不成因 

 观待立论者不成因

 观待敌论者不成因

 3 观待立敌二者不成因

 

正因的反面,非正因者皆为似因。

 

分三丙一 相违因 丙二 不定因 丙三 不成因 

今初

于自因成立宗法之有情,彼于自因成立之顺遍成为相违决定者,是为自因成立彼相违因之性相

《七部量论入门论》:“谓其宗法虽成,然周遍为颠倒之因,为相违因之性相。

相违因定是宗法成立,而遍不成,而成相违决定

 

相违因于言诠门分四:

1 法体性之相违因

如 声有法是常者所作性故

法即所立法――常,与其因是相违故

《七部量论入门论》:“谓宗法虽成,然成立彼所立法之体性与周遍颠倒决定,为成立法体性相违因之性相。

 

2 诠表法差别之相违因

如 眼等有法非是合集之有境而作用者以是合集故

《七部量论入门论》:“谓宗法虽成,然于明了所承许所立法之体性,于言诠中其与所立法之差别了知法决定周遍颠倒,为成立法差别相违因之性相。

此为外道数论派所许,彼许共有二十五法,神我为有境,是常也,其余为境,故此有法中,眼之等字包含二十四法,彼许此二十四法皆有助常我之作用,故此中宗法虽成,以眼等是合集故,然因与所立法成为相违也

 

诠表有法体性之相违因

如 虚空之事有法是常者以是无为法故

《七部量论入门论》:“谓宗法虽成,然于明了所许上所立法之体性,于言诠中其与了知所持有法体性之法决定周遍颠倒,为成立有法体性相违因之性相。

虚空之事,此有法不成,依理,属于不成因,然此中外道许有常无常同分之法,如梵天,大自在,上帝等造物主,既是常,以其无有他生故,又是无常,因其能生世间万物之果故,故有法是事物与因是无为法相违也

 

诠表有法差别之相违因 

如 非合集之有境眼等有法有作用者是合集故

有法中,有合集如眼等,及非合集常我之有境,故是一分差别相违

复次如数论派于内道前欲成立,眼等于常我之能作用义,而于口述立式云:

眼等有法是其它之能作用者以是合集故

彼恐内道不许常我,故心虽欲立,而言以遮

如:非合集之有境眼等有法有作用者是合集故

《七部量论入门论》:“谓于欲知有法上宗法虽成,然能了知所承许所立法之体性,于言诠中其与了知有法差别之法决定周遍颠倒,为成立有法差别相违因之性相。

其它之义,意为常我

因支“合集”是与其它作用,这里是暗指常我”成为的相违因,但是一般来说,眼等为其它能作用义并非是相违因,但这里因为外道将其它视为常我了,所以成为相违。而其中还有许多内容,但因为太广不能一一阐述,如果想详细了知,可以参考一切智福德名称所著的《释量论显明密意疏第四品》。

《七部量论入门论》中还提到相违因从结合门分三种

1 果法相违因

谓其相违因,其与质相异成立彼之所遮法为从生相属,为果法相违因之性相。

如:以“烟”为因,成立有烟处无火之立量式。

有烟处有法,无火,以有烟故。

2 自性相违因

谓其相违因,彼成立之所遮法与其为同体相属之能遍,为自性相违因之性相。

如:以“所作性”为因,成立声是常法之立量式。

3 不可得相违因

谓其相违因,彼成立之真实所遮法,为遮遣法,为不可得相违因之性相。

如:以“无树”为因,成立无树之石寨中有沉香树之立量式。

 

丙二 不定因  

分二丁一 性相 丁二 差别  

今初

自因成立彼之宗法,自因成立彼之顺遍成为周遍不决定,及自因成立彼之顺遍成为周遍颠倒不决定,是为自因成立彼不定因之性相

《七部量论入门论》:“谓其宗法虽成,然于正义或颠倒义随一之周遍不决定者。或云:其宗法虽成,然许彼宗法之有情,于正义或倒义随一之周遍不决定者。为不定因之性相。

即宗法成立,顺遍不决定。

 

丁二 差别

自因成立不定因之有情,于成立彼宗法观待事欲知有法及成立彼周遍观待事二者,随一共不定因及决定分

分为戊一 不共不定因 戊二 共不定因  

今初

谓自因成立彼之不定因,于成立彼宗法之有情,自因成立彼同品与异品随一皆不定,是为自因成立彼不共不定因之性相

如 声有法常者所闻性故此立式中因支——“所闻”。

《七部量论入门论》:“谓其宗法虽成,然却未见成立彼之同品或异品,为不共不定因之性相。复次,谓宗法虽成,成立彼之宗法已极成之补特伽罗,未见其同品或异品,为不共不定因之性相。

这是说明,能立因,一定具有因与所立法二者同喻,所闻性是声音的定义,敌论者如果不知声音无常,当然也不知所闻性是无常。如果敌论者已知所闻性是无常,那么一定可以知道声音是无常。如此“所闻性”就不能作为成立“声音无常”正因,因为此论式之遍不成,因为论式不具有因与所立法二者之间的同喻。这样如果对论式不能举出一个有效的同喻,然也无法举出一个有效的异喻。此类论式就是后遍不成立,犯有“不共不定因”之错误。

所以仅仅“因支”在对“所立法”判断时,虽然周遍,但还不能确定此论式的顺遍成立。因为论式必须“具有因与所立法二者之同喻”,如不具有同喻,遍就不能成立。这是二支论式省略喻支的主要原因。 

及如能成立现在身有补特伽罗我者,以具命根故此中因支――具命根

现在身有法有补特伽罗我者以具命根故

此为胜论派于内道而立,非是于一切内道弟子而立,以因支具命根与所立法补特伽罗我”虽然是相违,是观待于具命根是否有补特伽罗我怀疑的人前,而成为不定因

 

戊二 共不定因 

分二丁一 性相 丁二 分类 

今初

谓自因成立彼之不定因,于成立彼宗法之有情,自因成立彼同品与异品随一皆决定为有,是为自因成立彼共不定因之性相

《七部量论入门论》:“谓其不定因,于宗法已极成之有情,或见于同品,或见于异品,为共不定因之性相。

丁二 分类

分二:戊一 不定因 戊二 有余不定因 

今初

谓自因成立彼之不定因,于成立彼宗法之有情,自因成立彼同品与异品皆决定为有,是为自因成立彼不定因之性相

《七部量论入门论》:“谓其共不定因,于宗法已极成之有情,于同品异品皆见,为正不定因之性相。

有九格表,即著名的因轮图,图中四隅即下四因,其中九因皆是宗法成,有二为正因,余为似因,七似因中,有二为相违因

因轮图

1共不定因 

同品遍有,异品遍有

声有法 是常 所量故

同喻:虚空

异喻:瓶

2 正因

同品遍有,异品遍无

声有法 无常 所作性故

同喻:瓶

异喻:虚空

3共不定因

同品遍有,异品有非有

声有法 劳作而生 无常故

同喻:瓶

异喻:电,虚空

4相违因

同品遍无,异品遍有

声有法 是常 所作性故

同喻:虚空

异喻:瓶

5不共不定因

同品遍无,异品遍无

声有法 是常 所闻性故

同喻:虚空

异喻:瓶

6 相违因

同品遍无,异品有非有

螺声有法 是常 劳作而生故

同喻:虚空

异喻:瓶,电

7 共不定因

同品有非有,异品遍有

螺声有法 非劳作而生 无常故 

同喻:电,虚空

异喻:瓶

8 正因

同品有非有,异品遍无

螺声有法 无常 劳作而生故 

同喻:瓶,电

异喻:虚空

9 共不定因

同品有非有,异品有非有

声有法 是常 非有体故

同喻:虚空,微尘

异喻:瓶,业

彼以宗法轮九句因中,以四方不定因而分为

己一 同品异品俱遍之正不定因

如 声有法是常者以无兔角故

因支“无兔角”与所立法“常”同品亦遍,即凡是常皆是无兔角,常是所遍,无兔角是能遍,异品亦遍者,为凡是无常皆是无兔角,无常是所遍,无兔角是能遍

或如:声有法是常者以是所量故

 

己二 同品异品俱遍不遍之正不定因

如 声有法是常者以不具有智慧故

因支“不具有智慧”与所立法“常”同品非遍,以凡是常不皆是不具有智慧,如佛,是常,然具智慧也,与异品非遍者,以凡是无常非皆是不具有智慧,如瓶

或如:声有法是常以是非触性故

 

己三 异品遍,同品遍不遍之正不定因

如 声有法非人为造作者以是无常故

因支“无常”与所立法“非人为造作”同品非遍,即凡是非人为造作者非皆是无常,如虚空,异品定有者,以凡是人为造作者定是无常

或如:声有法非勤勇无间所发以是无常故

 

己四 同品遍,异品遍不遍之正不定因

如 声有法是常者以是所量故

因支“所量”与所立法“常”同品定有者,以凡是常定是所量,异品非遍者,以凡非是常非皆是所量,如兔角

或如:声有法是勤勇无间所发以是无常故

 

戊二 有余不定因 

分二己一 性相  己二 差别  

今初

谓自因成立彼之共不定因,于成立彼宗法之有情,自因成立彼同品与异品二者为有皆不决定是为自因成立彼有余不定因之性相

《七部量论入门论》:“谓其共不定因,于宗法已极成之有情,于同品及异品二者见不周遍,为有余不定因之性相。 

 

己二 差别 

分二庚一 正有余不定因 庚二 相违有余不定因  

今初

谓自因成立彼之有余不定因,于成立彼宗法之有情,自因成立彼同品定有(异品不决定),是为自因成立彼正有余不定因之性相

如于遍智隐蔽事不决定之有情前,以能言说为因,成立彼言说者非是遍智,是为彼正有余不定因之性相

;彼言说者有法,非是遍智,以能言说故

《七部量论入门论》:“谓其有余不定因,于宗法已极成之有情,为见同品,是正有余不定因之性相。

如:以能言说者为因,成立彼言说者非是一切智之立量式。”

 

庚二 相违有余不定因

谓自因成立彼之有余不定因,于成立彼宗法之有情,自因成立彼异品定有(同品不决定),是为自因成立彼相违有余不定因之性相

如于遍智为隐蔽事不决定之有情前,以能言说为因,成立彼言说者是遍智,是为彼相违有余不定因之性相

如:彼言说者有法是遍智以能言说故

《七部量论入门论》:“谓其有余不定因,于宗法已极成之有情,为见成立彼之异品,是相违有余不定因之性相。

如:以“能言说者”为因,成立彼言说者是一切智之立量式。

两种有余不定因之义者,谓于自因成立彼宗法之有情,自因成立彼同品为定有,由自因成立彼正因,如是成立彼异品为无之有余不定;以及如是有情于自因成立彼之异品定有,以此成立之相违因,由而成立彼同品为无之之相违有余不定因故

正有余不定因相违有余不定因,这两种有余不定因,其共同特点,都是宗法成立,所不同者,正有余不定因,是自因对于所立法的同品有是决定异品无却决定,成为有余不定;

相违有余不定因,则是自因在所立法的异品上有能为决定,而同上有却决定,如此成为相违不定。

正有余不定因:同品为有能决定,异品为无不能决定。

2相违有余不定因:异品为无能决定,同品为有不能决定。

是故,以所作性为因,成立声无常宗法之有情前,以所作性为因成立同品不决定有及决定有二种

初者彼以所作性为因,成立不共之不定因

如此在以“所作性为因,成立声无常于同品“无常为有”,有决定和不决定二种有情

所作性为因成立同品不决定有时,是为不共之不定因

第二者,亦于成立彼顺遍中,有不定及定二种

所作性为因成立同品决定有时,于成立彼遍中,又有定不定二种

初以所作性为因,是成立正有余不定因

1)不定者,以所作性为因于同品“无常”决定为有,然于异品为无不决定

第二是以所作性为因成立声无常之正因也

(2)定者,以所作性为因于同品“无常”决定为有,及于异品决定为无,故是正因也

 

丙三 不成因 

分二丁一 性相  丁二 差别  

今初

谓彼立因,宗法非能成立,是不成因之性相

这里主要是指当宗法不能成立时,其因为不成因。

比如:声有法,是无常,不生灭故。

 

丁二 差别 

分三戊一 观待意义不成因 戊二 观待觉心不成因 戊三 观待立敌不成因  初中分七

己一 因无体性不成因

如:士夫有法具苦痛者以被兔角撞击故

以兔角不存在,是无法,其因兔角体性本身不成立。

己二 有法无体性不成因

如:兔角有法是无常者所作性故

有法兔角体性本身不能成立。

己三 因法非异不成因

如:声有法是无常者以是无常故

当能立因与所立法,成为相同时,也是不成因。

己四 事因非异不成因

如:声有法是无常者以是声故

当所诤事与能立因,成为相同时,也是不成因。

己五 事法非异不成因

如:声有法是声者所作性故

当所诤事与所立法,成为相同时,也是不成因。

己六 有法上因于无同品不成因

如:声有法是无常者以是眼所见故

有法在能立因上不能成立,此论式,以声非眼所见故。

己七 有法上一分因无不成因

如:树有法是有心识者以晚间树叶缩睡眠故

有些树晚间树叶会卷缩,但并非所有的树,而有法的“树”却是个总体概念,而晚间树叶卷缩,只是其中部分,所以不成。

 

戊二 观待觉心不成因 分四

己一 于因体性有疑不成因

如:于不明了鬼魅之有情前立

声有法是无常者以是鬼魅之量识所量故

此是对因“鬼魅之量识所量”有疑。

如:是否为烟或水气生疑之青烟处有法,有火,以有烟故。

己二 于有法体性有疑不成因

如:于不明了寻香之有情前立

寻香之歌音有法是无常者所作性故

此是对于有法“寻香之歌音”有疑,是否真的存在。

如:鬼神之瓶有法,是无常所作性

己三 于因与有法有疑不成因

如:于不明了孔雀在何处之有情前立

三山谷之间有法有孔雀者有孔雀鸣故

有法“三山谷之间”及因“有孔雀鸣”二者皆疑的情况下,故而是不成因。

 

己四 无过欲知有法无有不成因

如:于法称论师前立

声有法是无常者所作性故

如:对已极成声是无常前立量:声是无常,所作性故。

 

戊三 观待立敌不成因  分三:

己一 观待立论者不成因

如数论派对佛教徒立:觉知有法无心者以是有生灭故

数论派许觉知乐受为常法。所以站在立论者——数论派本身就不成立,自宗相违。

己二 观待敌论者不成因

如裸行派对佛教徒立:树有法具心识者剥其皮则死故

站在立论者裸行派看来,是成立的,但佛教徒却不认可。

己三 观待立敌二者不成因

如理论派对数论派立:

声有法是无常者所作性故

理论派对数论派都不承许声是所作性。

 

甲三 因喻品三之德失 

分六乙一 因之过 乙二 因之德 乙三 喻之过 乙四 喻之德

乙五 品之过 乙六 品之德

今初

以眼识所取为因,成立声无常之论式时,眼识所取而为自因者,彼因是有过因也,此为自因有过之性相

如虽有立因,而不具三相之同品,如以眼识所取为自因,是成立声无常之有过因,是自因成立声无常有过因之性相

如 虽有立声无常之因,然非是具足成立声无常三相之同品,如以眼识所取为能立自因,此因是为成立声无常之有过因,是为以彼因成立彼(所立)有过因之性相

如:声有法,是无常,眼识所取故。

以声非眼识所取,所以是自因有过。

如以眼识所取为因,虽是成立声无常之因,然彼因非是三相具足之同品。成立彼之有过因与成立彼之似因二者是同义也,;而成立彼之似因与成立彼因之过,二者却非是同义者,以凡是成立声无常之有过因,皆是成立彼有过因之性相故。于彼等破立之理,欲广知者,应观《释量论善显密义疏――利他品》也。

作为以“眼识所取”为因,虽然可以作为声是无常的因,但这个因,因为不具足因三相,所以不是正因,而是有过因。也可以说是似因,这里的有过因与似因是相同的,然而,在成立彼似因,与成立彼因的过失,二者却不相同,

这里是说,有过因与似因同义,然有过因与因有过二者非同义,以有过因指有过之因,所指为因支,因有过,所指为过,非是因也

对这些破立的道理,如果想更广了解的话,可以参考一切智福德名称著的《释量论善显密义疏――利他品》内容。

 

乙二 因之德

三相随一成立是因之德性相,成立彼因之过与成立彼因之德二者虽是相违,然成立彼因有过与成立彼因有德二者不违

因三相随一成立的话,就是因功能的定义。

然而因之德与正因非是同义,以正因须是三相,而因之德只要三相随一成立即可。

如眼与耳是相违,然有眼与有耳二者不违。

正因之能立是因之德性相,以是三相,为彼之事相。成立声无常正因之能立,是成立彼因之德性相,成立声无常之三相,是彼之事相,如是以所作性等为因,理亦同此

比如说,眼与耳是相违,然有眼与有耳二者不违,如某人,既有眼,又有耳故

正因能立,就是因之德的定义因为“因三相”随一都是之德的事相。那么可以了知,成立声无常正因能立,也就是能立因,是成立彼因之德的定义。在成立声无常的因三相,也就是彼因之德事相,这样所作性等为因,理亦同此

 

乙三 喻之过

成立声无常之同喻之过能立者,是成立声无常同喻之过性相。事相者,虽是成立声无常之同喻,然彼不具足成立正同喻性相之同品也。

同喻过能立就是同喻过的定义。事相上,比如虽然成立同喻,但不具足同喻定义的同品。

如以所作性为因,成立彼之同品等,亦同此理。又成立彼之同喻有过,及成立彼之同喻过,二者不同,而成立彼之同喻有过,及成立彼之似同喻,二者却是相同。此中要点应当了知

比如说:以“所作性”为因,成立声无常同品之理。

此中,有少许差别,同喻有过即是似同喻,二者相同,而同喻有过与同喻过,二者不同。

 

乙四 喻之德

谓正同喻之能立,是同喻德之性相,以既是同喻,亦具足正同喻性相之同品,是彼之事相

正同喻能立,是同喻德的定义。而既是同喻,同时也具足正同喻定义的同品,是同喻德事相

如成立声无常正同喻之能立,是成立彼同喻德之性相,既是成立声无常之同喻,亦是具足成立声无常正同喻性相之同品,是成立声无常同喻德之事相,以所作性等为因,理亦同此

如:成立声无常正同喻能立,是成立声无常同喻德的定义成立声无常同喻,同时也具足成立声无常正同喻定义的同品,是成立声无常同喻德事相

比如:所作性等为因,样如

 

乙五 品之过

谓于实法有作用之聚集义为能立因,如以所作性为因成立实法有作用有过品,是自因所作性成为实法有作用有过品之性相

于实法有作用聚集义作为能立因,如以所作性为因,来成立实法有作用有过品,是自因所作性成为实法有作用有过品的定义。

如以所作性为因,既是成立实法有作用之品,彼因亦是成立彼性等五义之同品。

实法有作用之聚集义为能立因,是成立彼实法有作用之有过品,此为成立自因实法有作用有过品之性相

如既是成立实法有作用品,亦是成立彼体性义等非具足五法之同品,以聚集义为彼能立因,是彼有过品,自因有过之性相。

如 既是所取品,亦是非具足自性义等五法之同品,以若是所作性为因,成立实法有作用有过品,则皆是彼因成立彼有过品之性相

所作性为因,既是成立实法有作用同品,亦是成立彼体性义等非具足五法之同品。

而“实法有作用之聚集义”为能立因,是成立彼实法有作用有过品,此为成立自因实法有作用有过品的定义。

谓“性等五义”《集量论》云:“自性、唯、自体、所欲及不指出为他比度时的宗必须具备自性、唯、自体、所欲、不这五项条件。《释量论》:“体介自乐言,说彼相有四,未成非能立,义说立者许。”其义同。

1“自性”:指一论式之宗,必须是敌论者未知的事理,或虽知已忘,若将敌论者已知的事理为宗,此宗是一个有过之宗。以“自性”义可以排除敌论者知晓“声音无常”义,立论者不能再以“声音无常”的命题立宗论证。

2“唯”:指介词,表唯一、仅等义,所以《集量论》称为“唯”,《释量论》称为“介”,其义相同。论式之宗,唯能做论式之宗,不可充当此论式之因。以“唯”排除“声音无常”宗义的立论者将此宗作为能立,再次列为因的过失。

3“自体”:指立论者以自所承许的主张,为论证对象。以“自体”排除立论者不以自己的观点立宗。

4“所欲”指立论者的意愿,是立论者的主张不能以敌论者观点命题,必须是立论者的主张。以此排除立论者成立对方主张为宗的错误。

5“不遣”指所立宗义未被敌论者之量识所遣除。以“不遣”排除所立宗义被敌论者量识所否定的过失。

《释量论》:“随自、唯、性声,及不被遣等,能除其相返,乐声除不遍。”

 

乙六 品之德

正品之能立,是品之德性相,事相者,具足自性义等五法,成立声无常正品之能立,是成立声无常品之德性相,成立彼具足自性义等五法,是彼之事相,以所作性为因,理亦同此。

正品能立,是品之德的定义。事相者,则是具足自性义等五法成立声无常正品能立,是成立声无常品之德的定义,成立彼声无常具足自性义等五法,是彼之事相,以所作性为因,理亦同此。

教理无量光明善抉择  破除论理愚暗心尘垢

随趣聪慧广大莲亲友  彼为无比福称法王尊

运以无垢教理,善为抉择,则如无量光明,能破我等众生内心愚暗垢尘,而能如此随行趣入,具大智慧者,即是功德无比的一切智福德名称尊者。此为赞叹。

诸妙论理深密相续流  欲学荷担文义重任者

然为利益未趣意厌故  略摄建立正士之论义

为了利益那么对于诸大经论,深妙理义,发心欲学趣入者,但因畏其深广,故为引导趣入,所以在此,以言简义广的方式建立诸善知识共许的论义。

若凡不依正法而依人  尽除嫉垢害心魔障等

若怀偏袒难获诸义利  唯处中正能成利益故

对于那些只是以感性的方式来学习佛法,不依循经论抉择,而只是一昧的依循某人的行者,应该好好的消除内心的嫉妒垢染及心魔障,这是因为,感性总是不够理智的,感情的色彩,往往会使人们主观的去面对解决问题,而不够客观,从而则会导致,偏党之心,顺我者喜,逆我者恨,由其偏袒,则远离正理,不能善作抉择,故《释量论》起初,法称论师即感慨:

众生多著庸俗论  由其无有般若力 

非但不求诸善说  反由嫉妒起嗔恚 

故我无意谓此论  真能利益于他人 

然心长乐习善说  故于此论生欢喜 

在佛讲四依中,也提到了“依法不依人”其理,即是显示出,修行需要客观公正的去抉择,理性的看待解决问题,这里的“依法”可以理解为“正因”也就是,对待一切问题,应以正因作为抉择的标准。

故若要真正的获得解脱,证得真谛,则需为心正直不偏,所以颂中讲到“唯处中正能成利益故”只有客观公正,依循正理方能获益。正果依于正因,真理的彻悟,属于尊重正理者。

于彼所生善作等  犹如皎洁月光明

所集白净善法力  惟愿文殊圣教永

此是发愿,即依循正理,所学所修,非为浮夸燿资,徒于表面,而应落于实修,深信一切缘起业果,因明的学习,也就是对因的明了,而明了因的目的,则是在于,了知诸法缘生之义,由此更加注重业果取舍,从而做到“诸恶莫作,众善奉行”如此,所修所集白法资粮,则如皎洁皓月当空,明照四方,由此善根福德智慧之力,更好的回向正法久住。

宣说圣教解脱遍知等  所量隐事微细色案纹

欲解脱意起方便幻化  明镜鉴照法理因明义

佛法的宗旨在于“解脱”而其中又分暂时解脱的声闻道及究竟解脱的大乘道,然而无论何者,此解脱之事,并非如瓶在前,可以现量所见,而因为属于隐蔽事,需要依正理抉择方可了知,犹如微细图纹,仅略观不足以见之,而需借助放大镜等工具,方可彻见,同理,对于我们这些欲求解脱者,如果想要趣向解脱,明了法义,仅仅靠着一些热切的愿望是不够的,而是需要理性运用鉴别细纹的工具,如此方可明照了知,这个工具,即是因明,若能获此,则能依循正理通达佛陀密意,深广经论,摄万千法门于轨理,照佛陀密旨在当前,碾邪论倒说于正轮,扬正理经幡于万世!

诸所建立善作日光明  圣教兴隆如日威光盛

灭除三有一切愚痴暗  绽放千叶明慧众妙莲

由依正理建立,则如日光明彻照大地,如此慧日高悬,则能破除三有一切众生无明愚暗,悉皆如目重生,得见真谛,犹如朵朵妙莲,千叶敷展,绽放庄严。

正因首要量等虚空身  永不堕于颠倒险恶处

次第证登增上决定胜  愿至三身宝位最胜城

欲达究竟安乐之城,需依于正道,正道建立,正因为本!一切修行,皆赖以抉择,抉择之要,正因为本!故正因之本,犹如妙钥,有此则可开启无尽宝藏之门,正因之理,遍及一切,犹如等量虚空之身,若能获此,则可不堕险处恶道,以若正因,则能明了苦乐根源,从而断恶修善,不落险处,从而次第增上,地道功德,依增上生,得决定胜,最终能至涅槃之城,而登大觉佛位。

普愿一切有缘之士,获此妙法正理之匙,共趣佛海,同圆种智!亦愿无缘之众,善缘成就,善根增长,值遇正法,无谬之道,悉皆解脱,一切忧苦!

善愿成就

 

释迦教下比丘 善慧

应众讲授,为令易解,释于善慧讲堂

2011年2月

如是因支之合集,是成立眼等为其它能作用之相违因,然通常而言,眼等为其它之能作用义并非是相违因,然此中差别以言广故未述,若欲了知,可参阅班钦所著之显明密意疏第四品细阅能知也。
谓不具三相之因,为似因之性相。或云:谓于自所立,未由量识成立之有情,因三相量不成之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