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Invalid argument supplied for foreach() in D:\wwwroot\fojiao\content.php on line 33
善慧讲堂
访问量:35516
 
【10】入大乘(1)菩提心的利益
 
第一课】
 
 
《攝頌》
精勤修習雖能得解脫 然尚未能圓滿自利樂
故當趣入殊勝大乘道 成辦二利圓滿求加持
 
丁三 上士道修心次第
   若以自身苦 比他一切苦   
欲求永盡者 彼是上士夫
《廣論》:“如 是恒長修習生死種種過患,見一切有如同火坑,欲證解脫息滅惑苦,由此希求策逼其意,學三學道,能得解脫離生死。又此解脫無所退失,非如善趣,然所斷過及所證德僅是一分,故於自利且非圓滿,由此利他亦惟少分,後佛勸發當趣大乘。故具慧者,理從最初即入大乘。如《攝波羅蜜多論》雲:無力引發世間利,畢竟棄舍此二乘,一味利他為性者,應趣佛乘由悲說。又雲:知樂非樂等如夢,見癡過逼諸眾生,棄舍利他殊勝業,此于自利何精勤?如是見諸眾生墮三有海與我相同,盲閉慧眼不辨取捨,履步蹎蹶不能離險,諸有成就佛種性者,不悲湣他,不勤利他,不應正理。即前論雲:盲閉慧目步蹎蹶,欲利世間有佛種,何人不起悲湣心,誰不精勤除其愚?當知此中,士夫安樂,士夫威德,士夫勝力,謂能擔荷利他重擔,惟緣自利共旁生故。故諸大士本性,謂專一趣注行他利樂。《弟子書》雲:易得少草畜亦食,渴逼獲水亦歡飲,士夫此為勤利他,此聖威樂士夫力。日勢乘馬照世遊,地不擇擔負世間,大士無私性亦然,一味利樂諸世間。如是見諸眾生眾苦逼惱,為利他故而發匆忙,是名士夫亦名聰睿。即前書雲:見世無明煙雲覆,眾生迷墮苦火中,如救頭然意勤忙,是名士夫亦聰睿。是故能生自他一切利樂本源,能除一切衰惱妙藥,一切智士所行大路,見聞念觸,悉能長益一切眾生。由行利他兼成自利,無所缺少,具足廣大善權方便。有此大乘可趣入者,當思希哉,我今所得誠為善得,當盡所有士夫能力,趣此大乘。此如《攝波羅蜜多論》雲:淨慧引發最勝乘,能仁遍智從此出,此是一切世間眼,具足照了如日光。由種種門觀大乘德,牽引其意起大恭敬,而當趣入。

分三:戊一 明大乘入門惟在發心及其勝利 戊二 發菩提心之理 戊三 既發心已修學諸行
趣入大乘道 發心及勝利
發菩提心理 繼而修諸行
《菩提心馬車》:“宗喀巴大師道次要訣過多,凡夫心狹不能盡持,不同馬車攝修,不得扼要,便多中輟。說馬車者必有內證,此次所說,一本頗公教授,複次講說每一次節,均廣引經綸及古德言教,為引生行人決定知故。講說馬車、則為便於行人修習,於一座間,能把握串修。為引定知,故須廣學,由略本而廣本,而入行論,乃 至大般若等。為欲對於下士共道之體性、次第、數等決定,則當聞俱舍以得定知。如欲對中士道之體性、次第、數等決定,則當聞毗奈耶及因明,以得足知。如欲對上士道之體性、次第、數等決定,則當聞般若經及中觀以得定知。方能配五部大論、與朗忍三士道中。”
 
【大乘】
梵語摩訶衍,譯作大乘。大,簡小之稱。乘,運載之義。灰身滅智,求空寂之涅槃之教為小乘,開一切智之教曰大乘。
《十 二門論》曰:‘摩訶衍者,於二乘為上故名大乘。諸佛最大,是乘能至故名為大,諸佛大人乘是乘故名為大。又能滅除眾生大苦與大利益事故名為大。又觀世音、得大勢、文殊師利、彌勒菩薩等是諸大士之所乘故名為大。又以此乘能盡一切諸法邊底故名為大。又如般若經中佛自說摩訶衍義無量無邊。以是因緣故名為大。’
《寶積經》曰:‘諸佛如來正真正覺所行之道,彼乘名為大乘、名為上乘、名為妙乘、名為勝乘、無上乘、無上上乘、無等乘、不惡乘、無等等乘。’
 
【大乘七大性】
《顯 揚聖教論》雲:大乘性者:謂菩薩乘與七大性相應故;說名大乘。雲何為七?一、法大性。謂十二分教中,菩薩藏所攝方廣之教。二、發心大性。謂已發無上正等覺心。三、勝解大性。謂於前所說法大性境,起勝信解。四、勝意樂大性。謂已超過勝解行地,入淨勝意樂地。五、資糧大性。謂已成就福智二種大資糧故;能證無上 正等菩提。六、時大性。謂三大劫阿僧企耶時,能證無上正等菩提。七、成滿大性。謂即無上正等菩提。此所成滿菩提自體,比余成滿自體,尚無與等;何況超勝。此中法大性,乃至時大性,此之六種,是成滿大性之因。成滿大性一種,是前六之果。
 
戊一 明大乘入門惟在發心及其勝利
分十 己一 明惟發心是大乘入門 己二 得佛子名 己三 隱蔽聲聞獨覺己四 成殊勝供田 己五 容易圓滿資糧 己六 速淨罪障 己七 成就所願 己八 損害與中斷不侵 己九 速疾圓滿一切地道 己十 成就出生無餘安樂之良田
最勝菩提心 發已入大乘
佛子蔽聲聞 殊勝田得成
圓滿福資糧 速疾淨罪障
成就諸所願 災害不能侵
速疾得佛位 有情安樂田
己一 明發心為入大乘之門
《略論釋》:如是流轉之過患,從種種門中長時修習,則見於此三有如陷火坑;為欲解脫惑苦,證得涅槃,意懷熱惱,由是修學三學,從生死中而得解脫焉。然此雖非同善趣,不復退墮,而於斷過證德,尚屬少分,既於自利未圓,則利他亦不過零碎而已。終須佛為勸請而入大乘也。
如 前依種種門長時修習生死過患,則見三有猶如火宅。三途如火坑,此人所易知,觀天為火坑,此人所難知。若依經教話、故事、諸門,思惟生死過患,則不問人天三途,均無一可以安住。為欲解脫惑苦,求得涅槃,須具一種意念,使逼惱身心,如渴思飲,行住坐臥,均不能安。有如是迫切厭離心生起,再修三學,即可解脫生 死。若未發起真實出離心,任修何善,皆為生死之因。故先生出離心,是為中士道要著。解脫生死,即如天趣,終 退失。即證阿羅漢,亦僅有斷德之一分,不能證得法身,及未能斷所知障。因此,故自利尚非圓滿,於利他亦僅少分。如舍利弗雖證阿羅漢果,而不知其母生處,即由德未圓之故,故不能利他。阿羅漢因厭離生起,經三學而得涅槃,即貪著寂靜,住於寂靜中,有如睡眠,須經佛放光照之,勸發大乘心,始能增上。但此種發心, 非由自動。
 
略論釋故諸具慧者,從最初時便入大乘,甚為應理。《攝度論》雲:於利世間無能力,二乘心量必斷之,能仁所示大悲乘,一味利他為自性。若此,則諸士夫應以愛樂威德,及士夫之功力,擔負利他,方為合理。倘僅緣於自利。與傍生何殊。是故諸上士之本性,於利他樂專一而住。
具慧者,不應如是(不應如二乘),應從初即趣大乘。此種教授,非宗喀大師獨創,系根據攝波羅論所說:無力引發世間利,畢竟棄舍此二乘。此意非謂二乘當舍,謂專注二乘之心當舍。一味利他為性者,應趣佛乘。由悲心方面說,如佛見羅漢安住涅槃,等於二人同行,一人走入小路,以心悲憫故,勸入大路。故佛乘惟一味利他為性,是為大乘。若惟知自利,則傍生亦能,與彼何異,故大乘人,專以利樂他人為主;即指現前利,指究竟樂。能利樂他人,乃為高出傍生。
 
略論釋《弟子書》雲:畜類得草唯自食,渴時得水歡喜飲,士夫精進利他事,以樂威德功力勝。如日照世駕威光,大地載物不揀擇,上士本性不自利,一味專作利世間。如是見諸眾生被苦所逼,為利他而忙者,名曰士夫,彼亦名為善巧。
意謂大乘士夫為異於畜生之但知自利故,勤行利他。因此,所感威德、安樂、勝力,均超一切。亦如日輪照世界,不自言疲,大地載世間,亦不擇物,士夫無私之性亦然,一味利樂世間。眾生為惑業苦所使,不能自主,於三界中流轉生死。見如是眾生為行苦所迫,而發起急切救彼之心,如是名為士夫,亦名聰慧。士夫梵名布魯卡,即具功德意,具足利他功德,始名士夫。聰慧,謂知利他意義廣大。
 
《聖道三要》:“彼出離心若不由,淨發心攝終不成 無上菩提圓樂因,智者當發菩提心。
出 離心若不以菩提心攝持之,雖修六度四攝,乃至無常、無我等任何法門,皆不能修證得無上解脫,蓋彼出離心不能成為無上正等正覺之因也。無上正等正覺乃是能除自他一切衰損者。若但有出離心,即以之修習三學,求達一己解脫,因其不利他,故仍非究竟佛果。此頌前段說盡除生死涅槃所有過患衰損,唯賴無上正等覺佛位。 但除生死衰損,則但可得覺位,不能得等覺位。故但依出離心以修三學,但是覺因,非是等覺因。今不可以一己涅槃一身解脫便謂為足。因一己解脫雖能除一己之衰損,仍不能成利他之事。且在自利一面,則應斷未能盡斷,在利他一面,則應成辦者未能成辦。應盡斷者,謂所知障。應成辦者謂色身。色身乃用以成辦他利者也。 昔勇施長者,老而受妻子淩蔑,忿然往詣佛所,求佛出家,適佛不在,乃就上首弟子舍利子請求受出家戒,舍利子以其不具出家三種堪能,不許。長老退于門外,自傷而哭曰,餘罪重福淺,乃至不能出家受戒,今較我尤惡之犯殺盜淫妄者皆得依佛出家,我獨不能不亦悲乎。時佛自外來,長老複往迎祈,佛曰:舍利子尚未能成等 覺,故不能攝受如汝之有情,今我可為汝授出家戒也。
又 目鍵連母死,往生地獄中,目連欲救不能,仍須求救於佛。由此可見已得阿羅漢果如舍利子,目鍵連者,猶不能圓滿完成令他安樂之事,皆因應斷未盡斷,應成未成故。甫發出離心,未發菩提心,即以之修習三學求趣涅槃故,是皆不能成佛,以出離心非等覺因故。博朵瓦雲:于修習自利之小乘後,更進而修習利他之大乘,不可 於一己涅槃之寂滅中長時散亂,虛度時日,應速求成佛,始為究竟。喻如吾人涉河時應將衣物等一次攜到彼岸,不可先擲衣物於此岸不顧,及赤身到達彼岸後再退取衣物。學道亦然,不可先求一己解脫,宜自始即進入大乘,一次即求成佛。否則既得一已解脫之後,如覺尚未成佛,不是究竟果位,再返從菩提心等做起,實屬不 智。菩提心是由無上正等覺以求自他二利圓滿安樂之因,是又欲成佛者不可不希求發起之事。「智者」謂有慧,心思明銳,有見識之人,指心量廣大而言。此心量廣大又指勤求利他,不顧自利者。若人但求自利而不計利他,則所成就之自利亦不能廣大。即於自利之發心亦不能廣大也。旁生但求小樂自利,心量偏狹之人亦然。其 能計數月之利樂者較僅求目前利樂者之心量略廣;其能進而求一年一生,乃至未來生之利樂者心量亦次第更大矣。若有不僅求自利,且亦求他利,不僅求一己來生之利樂,且亦求利他永久之利樂,必至成佛而後止者,心量之大已到極點,如此者是本論所稱為[智者]。 此種智者能于自他未來世之苦樂詳細思維,求與他人同時解脫,永斷輪回之苦,此則唯有菩薩足以當之。我輩捫心自問,其可以充智者之數乎。其能發此心者,佛稱曰發心者,謂彼能發廣大心也。若能有利他之心,願擔負利他之重擔者,始足稱曰智者。若無此心,決不能發起菩提心,此負擔重擔之心名曰增上意樂,此意樂之發 起,又有得於慈心與悲心。其但求此生利樂者,固不能生菩提心。即但求自利者亦不能生菩提心。以彼二種心念均無擔負永久利他重擔之增上意樂也。
但 厭輪回苦,亦不能生菩提心。但遮貪著輪回樂,亦不能生菩提心。以此二種心念均無求自他解脫之慈心悲心也。是故惟具有利他之意樂者方是此處所說之智者。由上可知,所以須于相續中生起菩提心者,是因欲求永斷自他生死涅槃一切衰損而求成佛,為求成佛,故鬚髮菩提心也。菩提心乃佛之種子。吾人知若無稻麥種子則稻麥 不生,今當知若無菩提心則不能成佛。若無稻麥種,雖有土地日光水及肥料,複經人工殷勤培植,終不能生稻麥之芽。若無菩提心,雖累生勤修無常,出離心,六度、空性、終不能出生佛果。菩提心為成佛之共因,有如父親。其他一切法門乃解脫或等覺位之共因,有如母親。子之出生,因父親而有異,不因母親不同而有異 邊。同一母親,父為藏父子不能為漢子,父為漢父,子不能為藏子;此所以父為子之不共因也。至若母親,則與子之種性無關也。通達空性慧者,有如母親若遇大乘菩提心,則生大乘果佛位,若遇小乘出離心,則生小乘羅漢果。菩提心不能生羅漢果,出離心不能生佛果,一如藏父之子不為漢人,漢人之子不為藏人也。同理無我 空慧遇聲聞乘人,生聲聞果,遇獨覺乘人生獨覺果。菩提心不問所遇者何法,會成佛而外,別無去處。
經 雲“菩提心是一切法種子。”是故若相續中有菩提心者,雖無神變等等其他功德,亦入大乘人數中。否則雖具八大成就,通達空性,有出離心等,皆非大乘數。總之,大乘小乘差別,全不在見之高下,而在有無菩提心。故吾人若欲進入大乘,則殷重發起菩提心至為重要。昔阿底峽尊者,即依無數上師,修習諸法,得成堅固定 力。一日,內攝其心,自覺宜求迅速成佛,忽於定中見其師熱縛納告之曰,今汝雖已證見本尊壇場甚多,又得堅固定力,但以此終不能成佛,欲求成佛,必先求發菩提心。又尊者行金剛座時,見有二女人相問答,其一問日,欲求成佛,何法最速。其一答曰:唯菩提心能迅速成佛。尊者知此二人是空行母示現,乃發起堅決尋求修 菩提心教授之心,歷盡艱苦,往依金洲大師。阿底峽尊者,乃通達一切明處,得見本尊,已成堅固三摩地之大德,而猶鬚髮起菩提心始能成佛,況在我輩教正功德毫無基礎,可不急求發起菩提心乎。寂天入行論雲:“諸佛子觀察多劫,知利有情佛位,菩提心是最勝門。”由此可知菩提心乃無上至寶。雖真正發起菩提心甚為艱 難,但至少亦應發起願心,謂我須盡一切方便發起此心。以此願心種下習氣。為發此心而努力求積資淨障。否則雖學大乘法終無益也。
 
 略論釋前書(《弟子書》)又雲:無明覆世亂眾生,無力墮在苦火中,見此如己頭燃火,彼是士夫亦善巧。是故能生自他一切利樂之本源,滅除一切衰損之妙藥,為諸善巧士夫所行之大道;雖見聞念觸,亦能長養一切眾生,住利於他而兼能成就自利,無所不全。有於此具大善巧之大乘而趣入者,當念此甚為稀有,我幸得之,應盡所有士夫之功力,於此勝乘而趣入之。
煙 雲,喻無明。火,喻苦。煙雲覆蔽虛空,飛鳥迷亂,墜於火中。眾生為無明所蔽,迷亂失路,墜入苦中。士夫見此,如頭著火,發動勤忙。故能:(一)生起自他一切利樂本源。(二)能除一切衰苦妙藥。(三)能隨行一切智士所引大路。(四)見聞念觸,悉能長養一切眾生。(五)由利他兼成自利,無有所缺。(六)具足廣 大善權方便。如是大乘甚為稀有。聲聞緣覺,專為自利,菩薩專為利他,而菩薩所得自利。反勝過聲緣。不可數計。以聲緣專為自利,未得圓滿法身,菩薩專為利他,始得圓滿法身故。《攝度論》雲:淨慧引發最勝乘。淨慧,指聞思修三慧。應盡士夫能力趣此大乘,能力為何,即斷證二力,知大乘勝利,應起恭敬心趣入。《現觀莊嚴論》之初贊佛德,次說入大乘方法,亦與此同。故欲入大乘,須先具出離心。學中士道。欲具出離心,須先學下士道,觀死無常,棄舍現世心。至已入大乘,其不共方便如下:
 
略論釋如是若念須入大乘,何為入大乘之門耶?此中佛說有波羅蜜多乘及密乘二種,除彼更無餘大乘矣。然此二由何門而入耶?唯菩提心是。
發菩提心為入大乘之門,大乘分波羅蜜多乘及密乘。前者為因乘,以佛因行為道;者 為果乘,以佛果行為道,不問何乘,其入門皆為菩提心。或以顯乘由發菩提心入門,密乘由灌頂入門,不知未發菩提心者,只能得隨順灌頂,尚未得真實灌頂。真實灌頂,須以發起為利有情之心而行灌頂,始為真實入門,始為已得灌頂。又有謂灌頂為授權,有權可以聞思密乘,以是義故,解為入門。不知入門總以發菩提心為 主。
 
略論釋此於身心何時生起,雖其他之任何功德未生,是亦住入大乘。

 
《金剛手灌頂經》僅謂:若時成就菩提心,爾時當令入此大灌頂。故雖未修行,僅發菩提心,亦入大乘數。

 
略論釋若何時與菩提心舍離,則縱有通達空性等功德,亦是墮入聲聞等地,退失大乘。此眾多大乘教之所說,理亦成也。是故大乘者,以菩提心之有無而作進退。
未發此心,雖有證空功德,亦不名大乘。若先有此心,其何時退失此心,即退出大乘數,而墮聲緣數。昔阿底峽尊者與阿紮惹,盡夜談話,尊者問:印度有何新聞。答有一奇聞,有修喜金剛法而得聲緣果者。尊諸謂:喜金剛本大乘法,以小乘心修,不墮地獄,得小乘果,猶屬大幸。即此證明。
發 心分二:即世俗與勝義。此處所說菩提心,指世俗發心。除此外,其餘空性等,皆非能入大乘之門。宗喀大師以下,亦有謂入大乘門而未發世俗菩提心者,如見道無礙道、解脫道中,僅緣空性,世俗相不現在前,彼時於世俗菩提心即憶不及。惟佛乃能雙見二諦,餘者見道時,見勝義諦,即不能並見世俗諦。但此類亦必先發菩提 心,由發心乃證勝義;證勝義時,初所發心並未退失。故有問,初地菩薩菩提心生否?當答:已生。問退否?當答:未退。不過正證初地時,菩提心不現在前耳。故謂入大乘而無世俗菩提心者,系指彼時無發菩提心之方便言,非謂先未發心也。

 
《廣論》:龍猛菩薩雲:自與此世間,欲證無上覺,其本菩提心,堅固如山王。《金剛手灌頂續》雲:諸 大菩薩,此極廣大,此最甚深,難可測量,秘密之中最為秘密,陀羅尼咒大曼陀羅,不應開示諸惡有情。金剛手,汝說此為最極稀有,昔未聞此,此當對何有情宣說?金剛手答曰:曼殊室利,若有正行修菩提心,若時此等成就菩提心。曼殊室利,爾時此諸菩薩行菩薩行,行密咒行,當令入此大智灌頂陀羅尼咒大曼陀羅。若菩 提心未圓滿者,此不當入,亦不使彼見曼陀羅,亦不于彼顯示印咒。故法雖是大乘之法,不為滿足,最要是彼補特伽羅入大乘數。

《菩提心馬車》:“宗喀於所著道次三要,謂知暇滿難得大義及死無常而生輕現世重後世心,為下士發心;知後世人天果報亦苦,而生起出離心,為中士發心;雖發出離心修三學,但自他義利未圓,因而生起入大乘心,上士發心。博朵瓦雲:一度不須三衣,意謂由出離心直入大乘,不須如阿羅漢得解脫後,回小向大,阿羅漢在空性 定中,如不回小向大,則對佛果益生障礙。《莊嚴經論》雲:大乘種姓,以業力引入無間,視阿羅漢成佛為速。無間獄報盡,大乘種性發生作用轉入天道,成佛為易。羅漢入寂靜界,罪淨苦絕,不願舍此等持,境與心合,堅固而住,經無數大劫,必須諸佛放光勸請,然或回頭,或不回頭,尚不能定於其中間,大乘種姓人早已 出獄,早已成佛。縱使回頭,以其煩惱早寂,于眾生痛苦不易比知,不易發起悲心,故於大乘地道經過遲遲,不及大乘種姓甚遠。昔迦葉欲以小乘法度一根器已熟人,文殊爭為說大乘法,其人器小生謗逐墮獄、迦葉見佛而歎,佛言汝智不遍,文殊真善巧,此人雖墮地獄,然出獄後成佛較先寂為速,故真實解脫心生已,固當疾 入大乘,即僅俱相似解脫心,亦當疾入大乘,為自他二利疾入大乘,道次非為聲緣而說中下士道,乃為大乘而說。何者為入大乘門,即發菩提心是。蓋皈依為入內道之門,而生菩提心,為入大乘門,應先對此心發起勝解欲樂,為生欲樂,又當先識菩提心勝利,大方廣(帕波切)雲:「菩提心之功德不可量不可思,不可說」,寂 天亦雲:『菩提心之功德無量,次乃慈氏為童子光說,總之有菩提心,則入大乘門,反之,縱達空性,得大神通、具足卅七道品,亦不得為入大乘數。頗公雲:「藏人或視菩提心過多,不敢輕學,或視之過低,為不足學,以脈息為深密大乘,而置此心於脈息之下。不知無菩提心而修生次,如小兒游宮殿,毫無意義;無菩提心而 修風息,如青蛙鼓氣,得亦何益;不具菩提心,大乘資糧道尚不能得,何況密乘。密乘之所以直捷、皆由菩提心使然;無菩提心任修何道皆迂緩。以菩提心而修二次第,是成佛最速之方便,即不能修,亦當如是發心。”

己二 得佛子名
略論釋如《入行論》中說,此心生起,無間即成佛子也。
《入行論》謂:刹那發心後,雖困生死獄,亦應稱佛子。
《菩提心馬車》:“大乘功德甚多,如慈、悲、空慧皆應讚歎,然須先有菩提心,方能生其它功德。無論顯密均以菩提心為主,無菩提心,縱學至高密如集密,亦不得為大乘,況雲密乘。故大乘雲者、非以所學法分,而以有無菩提心分。章嘉二世與之相互說法,一日謂大眾雲:「汝等勿謂仁波切灌頂未嘗示密義,當知開示朗忍發心 之法,即是無上密法心要。
《華嚴經》雲:「善男子,菩提心者,一切佛法之種子,如水土為苗芽共因,麥種乃為不共因,菩提心為成佛不共因亦然。善知此道者,當一心以菩提心為依。頗公雲:第一當生起真實菩提心,即從依止善知識起,每一法門皆當生起一菩提心方便,其次亦當生起有作造之菩提心,再次亦當生起自依止 至菩提心輪廓。夙世未得菩提心教授者,以善根力故,有以聞法座間,即便生起者。故今生能多串習,則來世亦易學易修。漢人喜念佛,固非無功德,但若於菩提心能如持名等之勤奮,則功德超勝不知若干倍。
《入行論》雲:『三界牢獄諸有情,發菩提心即佛子。』故佛子不因神通及卅七道品得名,乃以生起菩提心得名,以上 經教與口授共。
 
【佛子】
佛地經論雲:由佛教力,彼聖道生;故名佛子。”
 
己三 映蔽聲聞獨覺
略論釋慈氏解脫經亦雲:善男子,所謂金剛寶者雖已破碎,勝出金等莊嚴,映蔽一切,亦不失金剛寶之名,一切貧乏亦能遮止。善男子。如是若發一切種智心之金剛寶,縱離修行,亦映蔽一切聲聞獨覺功德之金莊嚴,亦不失菩薩之名,一切世間貪乏,亦能遮止也。謂於菩薩行雖未學習,但有菩提心便可稱為菩薩也。
慈氏《解脫經》謂:金剛雖碎,光映一切,不失原名,亦能救貧。如發求一切智,其人雖未修行,亦能映蔽二乘功德,不失菩薩名,一切世間貧困,亦能淨除。此謂發心而未行者,對於積懺大有力量,故能救世,入大乘數。若無此心,雖勤禮佛、誦咒,僅能生所有功德,仍不得入大乘。

《菩提心馬車》:“映蔽聲緣功德,發菩提心者,非以功德映蔽聲緣功德,乃以種姓映蔽聲緣功德。如輪王子初生即勝老臣,亦以種姓勝故。蓋發心即成佛種、非聲緣所及。至七地菩薩則以功德勝,如於般若善巧、方便善巧、出入定嫻,熟無礙等。彌勒解脫經雲:金翅鳥雛翅未之力已勝雕鵬翮 ,即目光敏銳已過之,聲緣雖有四無量、三清淨、九解脫等功德,而無增上意樂之力,以此不及初發心人。故何時發心即何時映蔽聲緣一切功德莊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