访问量:35516
 
《佛的成立》【1】前言——真理的寻求与建立
真理的尋求與建立
——《佛的成立》前言
 
【音频内容】
 
“比丘與智者,當善觀我語,如煉截磨金,信受非唯敬”
提到“佛”,幾乎所有的人,都不陌生,無論是信仰佛教,或者不信仰的,然而如果論及到佛的根本問題上,其存在的真實性,恐怕大多數人,卻很難一下子道明。
 
曾經有個法國人,因為他受到一位中國佛教徒朋友的影響,令他對佛教產生了濃厚的興趣,於是帶著強烈的求知欲,他提出了三個讓很多學佛人,想問又不敢問的“問題”:
1 為何要學佛? 2 如何證明佛所說的真實性? 3 如何證明佛的存在?
 
第一個問題,想必是所有初學佛者,都要面對瞭解的問題,這個問題,在很多人看來,回答起來並不困難,也許,你會從不同師父,不同角度,得到多個答案,例如:為了解脫,為了成佛,為了獲得智慧,為了普度眾生等等。這些答案,對於有著多年經驗的很多修行人而言,顯得非常自然,在這笑眯眯,毫不猶豫,對答如流間的回答,往往會使得問的這第一個問題,顯得十分膚淺和幼稚,也許作為中國人,有著傳統文化教育根深蒂固者,當聽到一系列偉大的答案前,會若有所思的點點頭,表示接受,然而,如果站在一位沒有宗教信仰,宗教感情者前,他或許會對這個回答,表示並不滿意,接著他會問出同樣來自答案的問題:
“那麼,請問,又為什麼要解脫?為什麼要成佛?為什麼要有智慧?為什麼要普度眾生?”而把剛才的回答,又一次的變成問題。
此時,也許有些人會覺得此人有些執著,但如果作為一個上師而言,他其中一個很重要的任務,就是為了解決問題,所以,會很耐心的告訴和回答到這些問題切實的根本上:
為了離苦得樂!
修行人,顯然對這“離苦得樂”四字,再熟悉不過,幾乎成為一種口號,但這四個字的份量,可以說,不僅是道出了佛法的終極目的,也是指出了,人類乃至一切眾生的本願。
在佛法中,所談及到的“解脫”“成佛”“往生淨土”“頓悟”等等,這些作為很多修行人,所嚮往追求的目標;以及其他宗教中所宣導嚮往的“天堂”;世間上所提出的“共產主義”“小康社會”“和諧”乃至“博愛”“幸福”“自由”等等,眾人所崇尚追求的,乃至我們可以發現即使作為動物,一隻貓或狗,整天也有著內心的願望——“食物”“安全”“溫暖的窩”等等,所以,無論人類世界,還是擴展至一切眾生法界,歸根結底,這些目標,都集中在了“離苦得樂”這一眾生本願中來。
因此,這種本願,顯得非常切實,也是現實存在的,你可以懷疑類似“淨土天堂”的飄渺,“解脫成佛”的虛幻,但是,你不能不面對現實世界存在的痛苦,在苦樂二者面前,眾生本能,都是在欣樂厭苦,這也就是眾生的本性。
而為了解決這一“本性”“本願”的問題,人類從自古以來,就產生著各種不同的解決方式,直至今日,乃至未來,所有的一切,都在不斷解決實現這一問題。所以伴隨不同的理解,就派生出了不同的方法,而“佛法”,可以理解為,是解決這一問題,其中的一個方法而已。
當然,作為各種立場,各種信仰,在人類世界裡,為解決此一方法者,各顯千秋,宗教以及非宗教,傳統文化,現代文明,在人類經歷的幾千年中,有些方法,隨著時代,已落葉飄零,消失殆盡,有些方法,依然在興衰中延續。而面對所有的這些種種方法,以及當今世界物質科技高速發展的今天,作為每個人,尤其帶著強烈求知欲者,究竟應該選擇何種方法,來作為實現我們“本願”的根本?
也許,你閱讀過,古今中外的歷史,瞭解過儒釋道的文化,也切身體驗了,當前高速物質發展下的“生活”,通過這些,你是否找到了,解決內心“本願”的方法和希望?
很多人,也許包括你在內,當發現通過物質改變,並不能完全消除內心的空虛和痛苦時,在依然處在彷徨迷茫之際,而在此時,有可能,你會遇到一些因緣,一些文化,尤其宗教給予的影響,因為作為宗教的信仰,往往更體現在,解決內心精神層面的問題,但面對各種的信仰教義,何種才是解決自心問題的真正希望呢?
 
2 如何證明佛所說的真實性?
作為佛教徒,此時也許已經按捺不住內心的“慈悲”,極力的希望通過自己的理解以及感受來告訴周圍這些需要幫助關懷的人,而我們往往聽到更多的,是感應,神通,頓悟等,讓你產生一種不敢馬上相信,但又不敢不信的好奇。而當試著接觸瞭解時,我們會發現,作為初學者,歸納起來,往往又可以分成兩種人:
一 偏於感性情感者,這種人往往會根據自己的直覺和感受,隨著情感,產生信仰,相對而言,此種女性居多。
二 偏於理性情感者,這種人往往對任何事,都喜歡分析,搞清楚原因,來龍去脈,成立的理由和道理後,所產生的信仰,相對而言,此中男性居多。
而當這兩種人遇到佛法時,產生的問題都有著明顯的差別。現在讓我們來比較一下:
當問到:為什麼要學佛?
得到了“離苦得樂”這個答案後,感性者會問,真的嗎?那請告訴我怎樣做?
答案:皈依。
問:皈依誰?
答:皈依三寶。
問:然後呢?
答:念佛。
問:再然後呢?
答:往生淨土。
當然這不是唯一的答案,但卻是當前在漢地很流行的傳法。
如果再問:往生淨土之後呢?
答:就離苦得樂了。
此時,問題得以解決,於是這位感性者,得到佛法的接引,遂即皈依念佛,被大家譽為“具有善根之人”。
而當偏於理性者遇此時,情形則大為不同了。
理性者問:學佛真的能離苦得樂嗎?
答:當然。
問:為什麼?
答:因為佛法講的是真理。
問:那麼,依著其他宗教也可以實現嗎?
答:不可以。
問:為什麼?
答:因為除佛教外,其他宗教講的不圓滿,不究竟,所以不能解脫。
問:如何證明?佛法講的是真理?
答:因為是佛所說的。
問:佛所說的都是真理嗎?
答:當然了。
問:如何證明?
答:難道你不相信佛法是最偉大最圓滿的嗎?你還敢懷疑佛?你這個人,真是沒有善根!
問:。。。。那麼,請問一下,假設我願意接受,又該如何做呢?
答:皈依。
問:為什麼要皈依?
答:成為佛的弟子啊。
問:可是我現在還無法相信佛的存在。
答:那是你有業障,好好回去懺悔,有了信心再來。
 
3 如何證明佛的存在?
數日後歸來。。。。
問:我回去後,雖然我沒有辦法證明讓自己相信,只好強迫自己相信有佛的存在,請問,如果相信,並且皈依後,又該做什麼?
答:念阿彌陀佛。
問:為什麼要念佛?
答:為了去極樂世界。
問:為什麼要去?
答:你這個人,怎麼這麼奇怪,你不知道念佛是為了去淨土嗎?去了淨土就沒有痛苦了,為什麼叫“極樂”?就是因為沒有痛苦,最極快樂呀。
問:哦,我知道了,學佛先得皈依,皈依為了更好念佛,念佛為了去極樂世界,去極樂世界為了滅除痛苦。那麼,請問極樂世界在哪裡?
答:佛在《阿彌陀經》中,說離此世界十萬億國土,有淨土名曰“極樂”。
問:是真的嗎?極樂世界真的存在嗎?
答:當然,這個你還敢懷疑?
問:怎麼證明真實存在呢?
答:佛說的呀。
問:佛說的都是正確真實的嗎?佛不會騙我們嗎?
答:你這個人,簡直是大逆不道,居然懷疑起佛來了?
問:因為其他宗教,比如,基督教等,在他們的經文中,也有提到天堂,而且好像也是很快樂,不知道跟我們佛教中所說到的淨土,有什麼不同?
答:天堂根本無法和淨土比,天堂在輪回裡,而淨土在輪回外,另外,淨土是佛的世界。
問:可是,他們也說天堂是上帝創造的,也是最完美的。
答:上帝?創造萬物的上帝?哼!根本就不存在!
問:為什麼你就相信佛的存在,而不相信上帝的存在呢?如果無法證明佛的存在,那麼,佛講的一切道理也就無法存在,淨土也無法存在,念佛也就沒有意義,皈依就更沒意義了。
答:好,那我告訴你,佛存在的理由:你看到現在的大藏經沒有?如果沒有佛,這些經書哪裡來的?
問:這樣,倒是可以相信,有著作確實可以證明有著作者,可以,讓我疑惑的是,《聖經》也存在啊,是否可以以此證明上帝也是存在的呢?另外,即使佛在歷史上,確實可以考證,兩千多年前,出現過喬達摩-悉達多太子,捨棄王位,最後成佛,創立佛教,留下今天這麼多經典,可是,你是否能告訴我,如何證明佛經講的都是正確的?
答:因為佛是正確圓滿的。
問:那麼,又如何證明佛是正確圓滿,而其他宗教教主卻不圓滿呢?
答:都成佛了,難道還不夠圓滿嗎?你這麼對佛沒信心,簡直業障深重,不可救藥,毫無善根,你!你!你!氣死我了!你去信你的上帝去吧!
 
這段對話,相信對於學佛的人來說,多少有些回憶,也許當年曾經做過這樣“善根不具,業障深重”的提問者,也許通過數年的學佛,到了今天,有時偶爾會成為那位回答者,但無論身為何種,就所提的問題而言,卻是擺在每一位學佛者面前,非常現實,急需解決的問題,因為這個問題關係到我們的追求和希望。正如那位法國人,當聽到佛法的偉大時,好奇心驅使他,想去尋找最原始的根本,迫切想知道,如何能證明佛的存在以及真實圓滿性?他提到:假如能論證佛的真實性,那麼,他願意畢竟終生去追求這一神聖偉大的事業,但如果無法證明,甚至花畢生精力,研究最終,如果得不到答案,這豈非就像一場設計精妙的“虛擬遊戲”嗎?早知如此,又何必徒勞無功的去追求一場“美麗的神話”?
 
佛教在歷史長河中,經歷了二千多年來的傳播,在體系上,基本形成以南傳佛教,漢傳佛教,藏傳佛教為主體的三大傳播體系,其教義精華都集中在了佛教的《大藏經》中,而其中的浩瀚淵博,令世人在讚歎佛法深廣的同時,亦往往望之興歎!此每一部都凝聚了佛陀的偉大,蘊藏著無窮智慧的經典,對於大多數人想要通達,卻幾乎是皓首難窮,而當這其中各種智慧展現在世人面前的時候,其實現的價值和利益卻往往是對於有著一定信仰者,會顯得更有幫助,而如何真正建立一種理性的信仰,對於有些人而言,僅憑是“佛說”,還不足以令其折服。所以,在佛陀之後,在眾多追隨佛陀的弟子中,出現了兩位非常傑出的人物,被譽為我們這個世界(南瞻部洲)六勝二莊嚴中的因明論師——陳那論師及法稱論師,在所有一切闡釋佛陀的論著中,這部被文殊菩薩授記“成為一切經論的眼目”的《集量論》,建立了佛教,最為理性,不可動搖的基礎,通過文殊菩薩對此論的評價,可以了知,沒有這部論,其餘諸論,都會顯得黯然失色,淡然無光,而若通達此論,則如盲獲明,徹見無餘諸論精髓。然而這部論典,因為文義深邃,不易為世人明瞭其要,之後出現的法稱論師,在繼承前賢基礎上,將此《集量論》得以非常完整圓滿的闡釋,著作了傑出的七部量論,而在七部之中,最為著名的當屬《釋量論》,這部論,用最詳盡的辨析和闡釋,論證佛陀所說真理,奠定了堅不可摧的基石。這部論亦成為佛教論典中,最為璀璨的一顆明珠;因為有此,方可耀出余論精華,因為有此,余論方能貫穿無礙;因為有此,佛法方能得以長久不衰;因為有此,信仰才能堅固不壞!
 
《釋量論》共有四品,其中以第二《成量品》為核心,其餘三品為其支分,在《成量品》中,最為主要的是以理性的方式,論證建立解脫及成佛之道,與其它諸論最大不同者,是這部論,沒有僅僅依據自宗佛陀聖言量做為理由,而是站在最為平等的基礎上,以自他雙方所達成之現量比量進行論證,用最符合客觀實際的現象和推理,來建立佛陀的教法,尤其是在成立佛陀存在的真實性上,運用正面及反面兩種推論邏輯,來證明佛陀的存在性;以及由正反面兩種推理,來建立前後世的存在。
所以,在這部論中,闡釋論證了佛法中,最為核心的三個問題:即佛的成立,道的成立,前後世的成立,而這三個問題,又往往成為我們建立對佛法正信不壞的基石,在此三者之中,尤其最後前後世的建立,又幾乎成為初學者建立信心最初關鍵之所在,正如《量道釋要》(克珠傑大師著)中所說到的:“複次,多數凡夫雖最初于相續中,不能現見有前後世,亦未能以比量見有成立前後世之因,此二種量,于相續中皆未生起,故不能生起定解之決定智,故於現前則執取“無前後世”之增益。因此,于相續中,由不能生起有前後世之決定智,不僅不能生起多生修習之大悲心及為利一切有情義利願成大覺菩提之發心,且因此易成後世墮入惡趣之虞,乃至亦決定不能生起後世為生人天而作取捨之理也。如是,此前後世定有之決定智,若不生者,則是成為遮止一切增上生與決定勝修道毒害之門也。是故,于彼應獲決定,斷除無前後世之增益。此于修道之最初,極其重要也。”
由此可見,如果不能建立對前後世正確的認知,那麼,增上生就無法建立,而無法建立增上生,則決定勝也無從建立,如此,苦集諦無法安立,則滅道諦亦不能存,如此三大阿僧祇劫積累資糧亦無從安立,從而,佛亦無法成立,由此可知,前後世的建立,是佛法中非常重要的一個環節,因為其涉及到解脫道及佛的成立,尤其業果的建立,無此,況不論解脫成佛,即在因果上,亦容易墮入斷見之虞,而觀世間,業深苦重者,亦是多因不信業果所致,而其中主要則是因為沒有建立對前後世存在的理念,因此,正如論中所說“此于修道之最初,極其重要也”。
 
在建立前後世存在的定解後,繼而需要了知定解的即是,解脫道(成佛道)的成立。
佛法中的解脫道,雖然可分為大小乘,但佛陀的究竟意趣,卻是指向成佛之道的,在三藏十二部,八萬四千法門中,將其概括者,則可攝在三士道中,故而,三士道的建立,即是解脫成佛道的建立,而在《釋量論》中,同樣也涵蓋了三士道內容之扼要,在《量道釋要·賈曹傑著》中有說道:“此論為直接宣說中上士道次第,及引說下士道之義,至中士道時,直接宣說後世成辦之理,故應知不相違也,及第二品中主要依所化之根性,而宣說中士道之次第,及為攝受願成量士夫根性者,宣說三士道之次第,下士道者,當知是能引中士道也。”
 
那麼,作為修行解脫道者,無論身處何宗何派,所修所習任何法門,因其源頭,皆源於佛,故而,對此宣說一切法門修道之根本的“佛陀”,就其本身之成立,更顯得極為重要,這也是《釋量論》核心的關鍵,即是第二品的《成量品》論述之所在,當然,在一些人看來,對佛哪怕起一絲絲的懷疑,都是一種褻瀆和不敬,然而,佛陀曾經的教誨,並非是讓世人,將己神話般的加以盲從,佛陀更希望的是,讓世人看的更為清楚,自性三寶成就的希望,更快的同己無餘。
是故,如果將佛法等換為真理後,我們會發現,面對真理,我們無需畏懼,唯一要做的就是,去發現,去實證,這時你會更加理解,佛法做為真理的宣揚,需要的,不是你的崇拜,而是你的驗證。
 
《量論》曾經在很長一段時期,不僅被外道視為,邏輯推理的學問,並且也被很多內道之士,將其視之為,內外道所共的邏輯學,迄今,仍有很多學者將其劃為邏輯學範疇,而對其中精髓要義,不得獲解。由而令我們不僅想起,當時,法稱論師在著完《釋量論》後,恐後人難明其要,遂注有《第一品自釋》,餘後三品,令弟子天王慧補之,然而,皆因前後二次的注疏未伸其義,遂被論師棄之於水火之中,以至第三次呈獻時,論師評為僅粗通文義,勉為保留,由此可見其中深義,並不易為常人所明,故法稱論師曾在論末,感傷的寫下“諸眾生中我相等,繼持善說不可得,如眾河流歸大海,吾論隱沒於自身。”的話。
然而,隨著後期的發展,到了藏傳佛教興盛時期,這部論得到了極大的弘揚,尤其到了格魯派建立時,在繼承薩迦等派基礎上,宗喀巴大師,更將此《量論》提升到極要,將其列為研習五部大論之首要,對於將《量論》視為因明邏輯理論的看法,宗喀巴大師亦多處加以反駁,正本清源,其在《量道彙集》中,多次駁斥了這種錯誤的見解,指出陳那法稱論師的《量論》屬於“內明”,以其論中,無不在建立佛陀正理,闡發解脫之道要,並非單純之邏輯理論,而是成為建立和指導解脫的唯一津梁。如《量道彙集》:“有雲:量學之論,僅為開闢外解,研習推理,尋伺觀察,而於解脫之道,無關緊要”對此大師駁斥道:“執此見者,是為極大顛倒分別”;
以及對“有雲:七部量論等,僅為因明之學,而非是內明,故於解脫道,無關緊要。”
大師駁斥曰:“作是說者,是根本斷除解脫道也,所謂“因明”者,是以成立自宗能立之理等,從而破除他宗之法,示其義言,雖為所共皆知之法,然不同者,以此內明,是以內心相續之上,斷除不善品類之因果,從而建立真實因果之寶藏,然於何論能作了知耶?是於此中增上慧學能為主要抉擇之論也,故于自宗之能立,依無常無我等正因之門,能為抉擇,故內明與因明有何相違?是故,僅唯內明者,則如《律經》,而二皆俱者,則如《七部量論》也,以因明僅是為示義著稱故,開顯論者辯理之法也。”
相傳,宗大師在閱此《釋量論》至《成量品》時,曾潸然淚下,為之動容,以獲此量論,如得明珠,千年暗室,一燈照明,將解脫正道無餘照盡,振奮之餘,亦不僅感慨萬千,歎世人愚迷,不明此寶。故大師對量論之重視,由此可見一斑,
這部論,也在藏傳佛教中,作為五部大論之首要,一切顯密經論之明炬。古德將五部大論之結合,比喻成一個完整的人,其中,《量論》為目,照見一切道途之用;《戒律》為皮,護持法身慧命之用;《現觀》為骨,支分完整行道之用;《中觀》為心,一切精華最勝之用;《俱舍》為餘,眾多緣起和合之用;由此可見,《量論》作為諸論之首,而無此,則如盲人行路,所以,在藏傳佛教中,有這麼一種認為,不懂《量論》之人,則不能明白佛法真理建立之所在,僅為漂流而行,未能真正腳踏實地,其意思是說,大多數修行人,對佛法的信仰,更多是建立在過去善根及感性的基礎上,雖然這樣也是可以駛向彼岸,但卻如鵝過河,浮於水面而行,而通達量論之人,則如大象,乘風破浪,踏底而行,得登彼岸。
 
然而,漢地學佛之人,對此量論,已陌千年,盛唐時期,雖十宗並弘,佛法大興,諸宗法門,各顯千秋,但即使如此,因明量學之弘揚,亦為時不長,傳演數代後,絕跡至今千年,僅餘留之量學著作,《大藏經》中,亦僅寥寥,尤其法稱論師《七部量論》更未傳揚漢地,而其在藏傳佛教中,卻獨樹其秀,大放光彩。
 
正如佛所教言“比丘與智者,當善觀我語,如煉截磨金,信受非唯敬”。通過這段話,使我們更加深刻瞭解佛陀的慈悲與智慧,佛告訴我們,作為追隨佛陀解脫的行者,對佛法為真金的信仰,並非僅僅依靠建立在佛說之上,而應該像世間鑒金之術那樣,對於金之真偽,首先,當以火而燒之,正所謂“真金不怕火煉”,其次,進行切割,觀其質地,最後磨其成色,觀其本質,如此通過“煉、截、磨”三種方式,就能判斷真假之別,而其喻之“煉、截、磨”三種方式,其正義卻正是佛陀每每提到的“聞、思、修”,在因明解釋中,“聞”即是依信許比量,聽聞正法;“思”即是依事勢比量,如理思惟,論證正法;“修”則是以現量,法隨法行,證得正法。故前二者為比量,以此比量生起教正法量,後者乃是現量,依此現量,證得證正法量,所以佛法的修習,不是寄託願望後之求予,而是實踐真理後之證悟!
 
所謂的“量”,就是我們所尋求的“標準”,這個標準,指的是真理的標準,符合客觀實際的標準,順應法爾如是緣起因果的標準,獲得這種標準,即稱之為“悟”。佛法中所提到之“覺悟”。當知,即是獲得了這種標準,也就是“量”,得到這種量的人,就稱之其為“量士夫”。所以,在量論中,並沒有將佛這一名詞,作為標榜而高懸在上,使人望而敬畏,而將這種敬畏,在平鋪天下後,建立其幢,在整部《釋量論》中,“佛”這一詞,只用到一次,即論中“如佛對鵂鶹”,而屢屢提到的卻是“量士夫”這一名詞,對此,我們可以知道,法稱論師,想要證明的,是這個世界上,是否存在這麼一位獲得一切真理標準的人?如果通過論證可以成立,那麼,這樣的“量士夫”即是值得我們去追隨崇敬的。
 
這裡,論師將佛,這一被世人崇尚化的形象,具體的給指出成為一個“標準”,也就是說,面對人類世界,乃至法界之中,一切具備心識的士夫面前,有這麼一項標準,即是獲得真理的標準,無論是誰,只要符合這項標準,就成為量士夫,成為一切眾生所應禮敬之處!而是否是“佛”這一名詞,論師對此,並不關心,因為在他看來,所有的宗教,教徒們都可以將其教主,放到至高無上的地位,加以崇拜。如此“佛”“造物主”“神”等等,種種的名稱,猶如各種標籤品牌般的,雖然琳琅滿目,但真正值得我們關心和認知的,不是這張“文憑”,而是實際的“水準”!文憑離開水準,就成為一種作假,同樣,“佛”的稱謂,其真實的偉大性,更是來源於其實際獲得的這種標準,也就是“量”。所以“量士夫”這一名詞,成為檢驗各種差別的唯一標準所在,“佛”之所以與之同等,即在於,佛的含義,是“覺悟者”。這個覺悟,即是對真理獲得的證量,故“覺悟”等同“量”,所以佛就是量士夫,量士夫也就是佛。
這部論,雖然是佛教論典,但有一處非常特別,其不同于其它諸論處,即在於前後整部論中,沒有提到“皈依”這一名詞,這是有別其餘諸論最為顯著的,如在《顯明解脫道》中,說道:“此論前後雖未說皈依,然非無者,以絲毫未有不宣,斷除增益之方便也,以於自心上,隨離幾分之增益,則相應幾分於法寶事而為建立也。乃至最終斷增益之種,則是究竟證得法寶也,故于現時,為希求離於現前之增益而住,乃至希求離所有增益而住之一切心,是即成為皈依之支分也。”
因為,作為佛弟子們,在傳揚偉大佛陀智慧思想時,皈依成為必要之根本,必要之前提,因為所有的經論,都是為了引導眾生,指出解脫的方向,而根據眾生的根性,佛法有著“方便有多門,歸元無二路”的八萬四千法門的教授,條條道路通解脫,然而,承載所有道路的基石,卻是被一般人所忽略,不為熟知的《量論》,它的偉大,即在於,能令其道堅固,能令其乘穩速。
雖然,“解脫”也好,“離苦得樂”也罷,這些並非只屬於佛法的名詞和目標,在其他宗教文化中,同樣的提到諸如此類的口號,形成各種宗教間相異的方法論,其最主要的原因,即在於立教者的證悟,而如何評論得出,真正的覺悟者,是不能僅憑教徒的熱情、數量、發展、推崇等來決定的,在此各異的教義方法中,何者才是最正確的標準?這個標準又依靠什麼建立?這些,成為毫無宗教偏袒的理性者,最為關注之事,正如佛教歷史上,偉大的中觀宗祖師龍樹菩薩,他的最初卻是由一名外道,最終皈依走向佛教的,正如他所說道的:“我皈依佛,不是因為佛的傳奇,而是因為佛的真理”。
 
因此,法稱論師的論著,告訴我們,讓我們先心平氣和的放下偏執和情感,在一切平等前,面對各種的宗教,文化,科技,方法,此時,我們偉大的佛陀,並沒有高高的坐在蓮臺上放光,而是同一切宣導人類世界的立教智者們一樣,平等的,共席而坐,而後,我們將所有的教義,進行分析、比較、篩選、過濾,此時,法稱論師帶著我們,成為最為冷靜的審閱團,如同為了建立一座摩天大樓,而競選招標,我們只有一個目的,就是在這之中,誰的方案,最為合理,最為有效,最能實現,希望目標,那麼,這套方案,就是我們所要選取,並加以尊重執行的,而不需要顧及個人感情,偏向任何一方。因此,法稱論師在論中一開始就宣佈了一條遵循的規則:
“敬禮於具足,滅除分別網,甚深廣大身,遍放普賢光”
 
這個意思是告訴我們,誰具備圓滿無誤的能力,我們就去恭敬尊重,加以選取,這就是帶給我們,所要實現目標的希望,這個也就是“量士夫”的標準,因為只有符合這樣,斷盡一切過,圓滿一切德,正所謂“垢淨德圓”之士,才是值得一切眾生禮敬追隨的所在,故此《釋量論》中,雖然沒有“皈依”這個名詞,但處處卻是在建立“皈依”,建立我們學佛修行,最堅實的信仰!
 
善辨理非理,焚燒惡見林,聖者親攝受,開示正理路。
論日具百德,惡慧舍畏離。雖爾慧目淨,能敷智者蓮。
——《釋量論頌》
 
釋迦教下比丘 善慧
作於 拉薩
2011年5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