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Invalid argument supplied for foreach() in D:\wwwroot\fojiao\content.php on line 33
善慧讲堂
访问量:35516
 
《佛的成立》【37】佛總成立
第三十七课
 
 
【音频内容】

 

 

壬二 善逝
頌曰
 由救成證知    真、固、無餘別 善逝證義故
  較外道、有學  無學增上故
世尊成就證知真實、堅固及無餘之差別,以是究竟救護故。此處說善逝為證知者,有所為義,是為由救護果,比知智德圓滿故。世尊較諸外道及有學無學聲聞,皆為增上,以是具足三種差別之善逝故。
救護為因,善逝為果,故此處是顯果法正因。
能仁世尊有法,是成就證知真實、堅固及無餘差別之善逝者,以是究竟救護故。
因為有救護的果,而推知其因,果若無誤,因自正確。
善逝功德分二:斷德和證德,斷德在前順行次第已說,此處示證德,三種差別之善逝,而顯世尊較諸外道及有學無學聲聞等,皆為增上,分三:
1 成就證知真實之智:證悟四諦空性——此較外道增上。
2 智堅固:不為煩惱習氣所動——此較有學增上。
3 無餘之差別智:一切智,一切盡知——此較無學增上。
《顯明解脫道》:“能仁世尊有法,彼是真如智者,以現觀徹見四諦究竟之理故;其智堅固者,以宣說四諦之真實,如是所說之語,前後直接間接等,無有絲毫相違故;成就無餘之差別智者,以現觀一切增上生與決定勝之方便故。
彼能仁世尊有法,是善逝者,以是希求解脫之救護故。
此逆行次第中,此處說善逝為證知者,有理由者,以由救護,而比知清淨智德圓滿故。順行次第中,所立希求解脫之救護時,須成立垢染悉淨,而此處是以救護之因,而比知清淨智,故而說善逝為證知者是應理爾。”
 
辛二 因圓滿 分二 
壬一 加行圓滿 
 壬二 意樂圓滿 今初:
頌曰
為利他勤修 智加行大師
問:彼善逝從何因生?曰:世尊是為利他,勤修智加行之大師(無我智慧)為先,以具足智德圓滿故。
他宗問:那麼善逝又是從何因生的呢?
自宗:大師是善逝之因,以有無我空性慧,方具善逝德,方有救護能
《顯明解脫道》:“為利他故,而于一切智勤修加行之大師(無我智慧)為先,以具足智德圓滿故,應周遍成立者,以在加行之因位時之所修道,是由大師所宣說故(如果沒有先證,雲何能說?)。若無利他,則其差別智,不能成立故。”
 
壬二 意樂圓滿
頌曰
由彼須悲心 義成為利他 不舍所作故
世尊以大悲為先,以為利他勤修智加行故。又成立世尊為定量士夫,須成立以悲湣為先,以自義雖已成辦,然由悲心增上,為利他而不舍說法所作故。
加行的圓滿源於意樂大悲心,因為有大悲菩提心為利一切有情才會勤修智加行故。成立佛是量士夫,首先是以意樂---大悲心為先,由此因才會修行六度四攝,圓滿加行功德,方堪為量士夫.
《顯明解脫道》:“僅通達四諦之真實,為一切智,非能為成量士夫,而需有大悲,何以故?以成量士夫需以大悲為先者,以修習悲心究竟增上,雖已成辦自利,然為利他而不舍說法所作故。以若無悲心者,雖有智然非為利他而說法故。
能仁世尊有法,是希求解脫之救護者,以其智德為利他而作宣說,及是具足加行精進而至究竟之智德故。於希求解脫是無欺之量性,善能成立者,以是二利究竟之大師故。
 
庚二 結義
頌曰
由悲故善說 由智而諦說 說彼並能立 
                        成就其加行 故是定量性
世尊是善說,以具足大悲心故。亦是諦說,以智德究竟故。世尊是定量士夫,以宣說智德及能立是具足究竟加行之補特伽羅故。
佛陀世尊由悲智雙運,圓滿究竟,故具足一切善說,一切諦說。是善說的原因,是因為一切所作,無不皆為利益一切眾生,大悲心已至究竟的緣故,故由大悲心,由悲德故而不住涅槃,;是諦說的原因,是因為智慧的圓滿,由智德故而不住生死,又由智德究竟,自利圓滿,而成就法身;由悲德究竟,利他圓滿,而成就色身。
 
要義:《克珠傑-量道釋要》:量謂無欺智如是所說是總括順行之理及逆行之理也,‘能立由修悲乃至以故是定量是為宣說順行之理複次救護者乃至故是定量性是為開顯逆行之理。
此處總結佛是定量士夫,因為宣說智德及能立,此簡別外道大師非能宣說智德,外道亦謂大師,然其標準非為口宣,乃在其義理是否如量,如佛說四諦,乃以量可成立故。在此指出,佛陀之所以能夠成為希求解脫者的皈依處,即是因為無不為利有情之悲圓滿,及具足一切正量之智圓滿,由此悲智圓滿功德具足,自然成為希求解脫者的皈依處。故此處也是在暗顯皈依處所需具備之條件,正如道次第所雲“極善證無畏,隨機示方便,平等具大悲,是為皈依處”。同時也是說明,悲智的圓滿,並非無因而生,或邪因所生,而是通過正因所生。
如《顯明解脫道》:“能仁世尊有法,於所化唯利益之善說而無不利之說者,以修習大悲已至究竟故。此示能為希求解脫之皈依而為皈依處也;其亦是不顛倒之諦說,以具足智德究竟故。此示能成皈依功德之體性也。智德有法,非從無因及不順因生,以是從修習悲心所生故。”
 
戊三 以量稱讚之所為
若謂“世尊有無量功德,為何以定量稱讚?
他宗:既然佛有那麼多的功德,為何只是以定量士夫來作稱讚呢?
頌曰
彼事贊大師  為即由彼教 成立為定量  不遮比量故
說凡生性者  皆是壞滅法 見由多種相  顯此加行故
以成定量之事而稱讚大師者,有所為義,為顯即由彼大師之教而成立為量性故。
世尊雖說現量,如何許比量耶?曰:世尊亦許比量,以不遮比量故。又說凡有生性者,皆是滅法等,亦見以多種行相,宣說比量之加行故。
自宗:以定量士夫來作稱讚的原因,是為了顯現佛陀的教義,非是自我安立,隨欲所說,而是符合客觀真理,真實量性的。由此亦顯示了抉擇解脫道及成佛之道的道理,因為這樣的原因,所以以定量士夫來作讚歎。雖然佛無比量,但是許可者,是因為通達諸法實性之現量,必須先通過比量來修證,佛宣說四諦等,亦是為凡夫由比量智而達現量故。
如:因支——有生性,所立法——壞滅法。所謂“所立法遍於因”者,即凡是有生性,皆是壞滅法。
 
《顯明解脫道》:“能仁世尊成定量之事而稱讚大師者,有所為義,為顯由彼大師之教而成立彼量真實性悉皆圓滿,以此義故,於彼而作讚頌也。此亦顯抉擇解脫及一切智之量,其性相與差別及趣入之理等,而於經中廣說故。是故若顯抉擇解脫及一切智等,由前妙鑰是善為分辨一切佛經也。由見最初於佛經密意,若離聞說,則不能通達彼等之義,成立解脫及一切智,雖許需依於教之能立,然不明理路,僅是於文句,徒唯叫囂而已。”
 
《顯明解脫道》:“不遮比量故。又說彼一切凡有生性者,皆是滅法等。如是亦見以多種行相,宣說比量之加行故。所謂‘由煙而知火’等,是顯果法因也。亦顯真論式之義,間接許由比量了知者。”
如說有生必有滅,在《十法經》:有雲“由煙而知火,由水鳥知水,具慧菩薩者,依理知諸量”。所謂“真論式之義”指正能立語,列舉立敵雙方共同觀點的三性完全的兩支輪軌。
這些都是說明比量的重要性,因為比量是通達現量的方便故。修行欲解脫生死,也正是通過先生起比量的通達,進而趣入現量的證悟。
 
頌曰
無不生相因  是比量所依
明所立遍因  亦顯了說彼
以因性無則不生為相之因,是比量之所依故。世尊亦顯了說彼因法之關係,以正說所立法遍於因故。
比量的所依,即是通過因無則不生的道理來建立。
 
《顯明解脫道》:“佛經中雖非多次宣說二量之建立,以每次皆說則不為莊嚴,然未顯量之性相與比量之所依等佛經,是無有也。一切佛經是了知所說之能表也。”
佛以大事因緣出現於世,一切所說,所有佛經,都是為了揭示客觀真理,皆是為了宣說量的性相,所以一切佛經,都是在宣說現量及比量通達的道理,而這些又皆是依據現量比量作為所依來成立的。故佛經即是所知義之能詮也。
 
《顯明解脫道》:“是故由通達事勢正理,則能成立,大師佛陀與滅道正法,以及依彼如理而修之諸聖僧伽,由是而引皈依三寶,及皈依已為一切有情之義利,而需圓滿成就菩提,能成辦此二者(皈依三寶及圓滿菩提),由量善成已,發心立誓,而能獲彼圓滿菩提者,乃由修通達四諦真實之心,見能生起,其輪回之流轉還滅攝為四諦,故由事勢正理無倒尋求,複於彼義再再無倒而作取捨也。”
 
《顯明解脫道》:“此論前後雖未說皈依,然非無者,以絲毫未有不宣斷除增減之方便也,以於自心上,隨離幾分之增減,則相應幾分於法寶事而為建立也。乃至最終斷增減之種,則是究竟證得法寶也,故於現時,為希求離於現前之增減而住,乃至希求離所有增減而住之一切心,是即成為皈依之支分也。”
在其它諸大論典中,通常都有皈依三寶,或皈依佛,或皈依上師,或皈依菩薩等語,而此論區別於其它大論之最大不同處即在於此,整部論從前至後,都未言明皈依,而其之目的,卻恰恰是為皈依處的建立而宣說,所以雖然處處未說皈依,然卻處處建立皈依,又此建立,完全是基於最客觀的理性上,通過現量比量,將佛陀及餘大師等作一比較,正如論起首之頌“敬禮於具足,除滅分別網,甚深廣大身,遍放普賢光。”所說那樣,誰能斷盡一切過,圓滿一切德者,即為皈敬處,而並非將宗教感情色彩先入為主,故論為建立真正的量士夫,始終圍繞著正量的建立,以凡堪為正量,證得正量者,作為量士夫的標準,而這個量正是對真理證悟的覺性,從這個角度成立佛陀堪為量士夫,並非如傳說中的神奇,如虛幻中的神秘,不是創造萬物的造物主,也不是主宰一切萬物的神靈,而是最為平實,最為客觀的,因為獲得正量的緣故,獲得徹底覺悟的一位士夫,在此,在對佛的理解上,此論是將其作為一種標準來建立,即凡是符合這個標準,證得這種量的士夫,就是量士夫,也就是佛,而這種標準,也是通過修習正確的因可以獲得的,故是遍於所有的眾生,以此證明一切眾生都可以成為量士夫,皆可成佛。
如此,關於這個量的建立,即顯得非常重要,量即是對客觀真理的了知,而凡是不符合客觀真理的認知,無論是增是減,都是成為覺悟真理的障礙。而這部論,所要做的,所要實現的,正是為了消除這種障礙,隨著心相續上破除增益和損減,與此同時,由破除一分無明,則證得一分覺悟,獲得一分正量,由此法寶也隨之建立,而最終斷盡增減之種時,則標誌著證得究竟的法寶。法寶一般分為世俗法寶與勝義法寶,即道諦與滅諦二種,道諦之道,皆是心法,也就是心相續中對真理的覺悟,對真理獲得的正量,這個量就是法寶,相信這種法寶是唯一能救拔解脫一切痛苦,而至心求救的發心,是為因皈依,而為了成就這種法寶,獲得這種能力的發心,則是果皈依。依循法寶獲得解脫者,則是僧寶,而究竟證得圓滿法寶者,則是佛寶,故三寶的建立,其中最重要的則是依賴於法寶的建立,因為薄伽梵、大師等這些名號,並非只屬內道的專利,僅僅名頭大,並不能說明問題,不能建立佛寶,而只有依循一種標準,即獲得究竟圓滿對真理的覺悟,才能以此建立為寶,故所有的重點必須圍繞在這個標準上,即“量”,有了這個標準,就可以建立三寶,以及為何佛為三界導師,眾生依怙,苦海渡船,迷暗明燈了。
如經所雲“信為道源功德母,長養一切諸善根”。信心的建立,是修行的基礎,無信則一切功德無從生起,而徒有迷信,亦不能獲得解脫,故正信的建立,是成為產生一切功德之源泉,是解脫的根本。雖然信心的重要,常為所道,而實際的生起,卻並非高喊口號,揮舞拳頭般的激昂宣誓和一時衝動,而是需要通過冷靜的判斷,細緻的分析,尋找到正確的原因,從而建立。故而信心不足僅為口言,實屬心中之道。以其為心法,故其產生也需依循正因,方能獲得,由此可知,此論實為修習皈依,建立信心,最為殊勝之教授。依此教授,則于解脫成佛之道,信心而成堅穩,如此依循其法,何愁解脫不生?佛道不成?
 
釋量論略解 卷第四(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