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Invalid argument supplied for foreach() in D:\wwwroot\fojiao\content.php on line 33
善慧讲堂
访问量:35516
 
【20】願菩提(1)律儀未得令得

 

第二十六課 
 
 
《攝頌》
 
為令發心增長不退故 憶念勝利每日六次發
離四黑法增長四白法 依止如理策勵求加持
 
《略論釋》:“從依師起至發心,即是正修,應依次第善為修習,令心變動。下士要義為輕現世重後世,此即防止行人發心動機,僅為現世名利等不淨之因。若發心動機為利有情,則下士法即成上士法。又下士要著為念死無常及死來無定期,此乃捶碎執著現世心理。上士道次第要著為慈悲,而以違緣助道尤須修習。如死無常心真實生起,則輕現世心亦即易生,真出離心亦即隨之而生,大慈悲心亦複由此而易生。故心生之難易,在視行人能修習與否,果能勤修即無違緣助道,習亦易生。”
 
己二發心軌則受持法
分二庚一 律儀未得令得 庚二 得已守護不失 庚三 犯已還淨法
為令菩提心 增長不退故
未得律儀受 得已護不失
庚一 律儀未得令得
分三:辛一 從何處受 辛二 以何身受 辛三 受之軌則
菩提願行心 若堪則雙受
或依菩薩地 次第令受行
依於儀軌理 受取淨律儀
《略論釋》:“雲何未得令得,就昔未成熟者令依儀軌受。此中又分願心與行心二種,《菩薩地》於此二種則分別說,寂天教授則二種並說。其分說者,為有情有堪受願心而不堪受行心者說。並說者,為願行皆堪受者說。此處所說,指願心儀軌。昔覺窩至藏,問:如何發心?答:依軌則誦,即能發心。覺窩謂:「無慈悲心菩薩,惟藏人有之。」以此窺之,所謂未得令得者非指行心,乃指願心與宣誓。如徒有願無誓,則亦不堅固。已有願者,令其宣誓,即系令其堅固。”
 
辛一 從何處受
《略論釋》:“諸先哲所許,謂具足願心,住彼學處,猶為不足,須具行戒。此與勝怨論師所說相順也。
覺窩尊長事次第中,僅雲具相阿闍黎;道炬論亦如是說。先覺釋此,謂僅具願心學處者,即為已足。如具行心律儀,則為再求登進造極之選。宗喀大師謂此與勝敵論師說相隨順。亦有認為後者為但書之意,含而未宣,令讀者自思。”

《廣論》:“《十法經》中,由他令受而發心者,說有聲聞,是說由彼勸令厭離而受發心,非說聲聞為作儀軌。”
 
辛二 以何身受
《略論釋》:“以何身受者,以天龍等身,及從意樂門,一切皆堪發願心,而為此願心之所依。此中如《道炬注釋》雲:『於生死發出離心,念死及慧與大悲。』是謂以如前所說之次第而修心,於菩提心稍得,將意轉變之領納也。
能受依者,即能受之身,謂天龍等。等字,謂等取人、非人等。其中之身及意樂,皆堪發願心者。至如北洲人及黃門身,則不堪發心。又作無間業,謗無因果等,其意樂亦不堪發心。除此等身與意樂外,餘皆堪發心。然此處所說最殊勝者,則當如《道炬論》所說:厭生死、念死、具慧及大悲者,乃為此之所依。即於三士道已修,及菩提心已生起變意者是。不然,即為覺窩所呵之無慈悲而發心之一類。何以必須道次已,修菩提心已變意者,乃為堪受之依;蓋受儀軌時,依上師諸佛菩薩加持力,即可得真實菩提心。即或不得,但能意已先變者,於此亦有增加。如其心不變動,則受亦無甚利,不過略種習氣耳。”
 
辛三 受之軌則
分三:壬一 加行儀軌 壬二 正行儀軌 壬三 結行儀軌。
初中分三: 癸一 殊勝皈依 癸二 積集資糧 癸三 淨修意樂(淨修其心)
初中分三:子一 淨地設像陳供 子二 啟白與皈依 子三 皈依竟說學處
今初:
《略論釋》:“於寂靜處漉掃潔淨,塗以牛身五物,漉以旃檀等勝妙香水,散佈香花。將鑄塑等三寶尊形,及函軸並諸菩薩像,供置於幾座等微妙之案台。幔蓋花等供養之資具,盡其豐饒,當為設備樂器食物等。善知識所坐之座位,亦以香花裝飾陳設;於諸先覺者,更從供僧施鬼等門中積聚資糧。若無力供養,則如賢劫經所說。僅供布縷等,亦須作之。若有供者,則須無諂殷重尋求而供,令法侶見者,心生慚恥不忍。藏人於阿底峽尊者前,請為發心受戒時,曾告曰:『供養劣者,菩提心不生。』
佛像則須一極善開光釋迦佛像,無可無之方便;經函亦須略波羅蜜以上之般若經。次請聖眾。弟子沐浴著鮮潔衣,恭敬合掌。戒師當令弟子於諸功德資糧田,至誠生信。想一一佛菩薩前,皆有自身恭敬而住,徐誦七支行願。」
  
淨地,謂寂靜處,即寺院內。藏地有預治五物丸。此丸即取黃牛身中五物,於平地後再用塗淨。先選無病黃母牛,初七專飼清水,牽至高潔草原;複喂一七,其糞尿以淨器盛之,並取其乳,制為酥酪。以此五物為丸,稱清潔藥物,有驅穢作用,此為印度古規。即拭棹,擦曼達皆用之,再洗以旃檀水,以增其香氣。散花,懸幡,設三寶像;伎樂,即各種樂器。莊嚴師座宜高。先覺供先供僧、施鬼,以積資糧。所以施鬼者,以物寶等為鬼物所忌,故先施以安之。供師宜豐。賢劫經謂,有貧僧,僅供師一缽粥及碎布等,乃至一握花、一串念珠,生起菩提心者。此乃指貧者言。若有供者,則須以無諂殷重而供。殷重即包豐隆在內,無諂分來因無諂、發心無諂。所供殷重豐隆,令見者心生感動,有慚愧不自容之意。”
  
子二 啟白與皈依
《略論釋》:“啟白與皈依者,次於戒師生大師想,禮拜獻供、右膝著地、合掌恭敬,為發菩提心事而請白雲:『昔諸如來應正等覺,及入大地諸大菩薩,最初於無上正等菩提如何發心。我名某甲,今亦如是,請阿闍黎耶,令於無上正等菩提而發其心。』乃至三請而說,次所對之境,為佛及滅諦為主之道諦法,並不退之菩薩聖眾僧。時則從於今日乃至未得菩提之間,為救護一切有情故,佛為皈依之大師、法為正所皈依、僧為皈依修行之助伴,作總思惟。別想如是意樂,於一切時中當不退轉。以猛欲樂,如前所說之威儀而作皈依。『阿闍黎耶存念,我某甲,從於今時乃至菩提,於其中間,皈依佛兩足中尊。阿闍黎耶存念,我某甲,從於今時乃至菩提,於其中間,皈依寂靜離欲之法諸法中尊。阿闍黎耶存念,我某甲,從於今時乃至菩提,於其中間,皈依不退菩薩聖僧眾中之尊。』如是三說,此中一一皈依各一存念,及皈依法之辭句與餘不同。是依阿底峽尊者所作之儀軌也。
修此時應作如是想:一、於戒師生大師想。二、禮拜供養。
在印度即右膝著地,在藏則兩腳蹲地,為發菩提心,而啟白:「昔諸如來、應供、正等覺,及入大地諸菩薩,最初於無上正等菩提如何發心,我名某甲,今亦如是,請阿闍黎耶,令於無上正等菩提而發其心。」
如來’二字,藏文為‘德興洗巴’。意謂得善果而逝。善逝分斷證二種善逝。一說,依過去諸佛斷證道路如是而逝者。‘應供’字,即應受供養之義。‘’字,對於真俗二諦應如何了達,即如其量而正了達之義。‘’字有圓滿義。‘’字藏文桑傑,謂應斷已斷、應證已證,如是覺者。‘菩薩’,藏文為‘降區生巴’,義含為一切有情義利具足菩提心,而勇力以行其所願者。‘巴’字,即勇義。‘加欽波’二字,其義為大,即登地有證德者,原文為大菩薩而入大地者。大地,原文為清淨地,八、九、十,三地,始稱清淨地。此處以發心為主,為殊勝皈依。佛,即世尊。法,即大乘之滅道二諦。尤以滅諦為主。滅諦,分見道位、修道位。見道位又分離障位及清淨解脫位。此處指初地而又證入清淨解脫者言。對於見道位中,應斷之二障塵垢,悉已寂滅者,或即稱為法身,但又非真法身。就見道位已淨塵垢一分,即名滅;滅後所得清淨一分,名諦。道諦照所應斷應證而作,及其至也,則名為諦。僧為不退位菩薩,即對佛位不退之菩薩。不退,又有已得相、未得相之分。或謂得見道即不退,或謂鈍根得修道始不退,但最利根即加行道已有不退者。”

總之,菩薩攝受眾生,已具有殊勝堅固智慧與方便,依此引生其身及語有特徵者,是為不退相。其境,為上述大乘三寶。其時,為自發心以至得大菩提。其意樂,為救護一切有情。具此三者,為不共皈依。
於右膝著地時,照此意義作總思惟。別則照此總義,以不退心發猛利欲樂,願一切時中而不退轉。次乃隨念「阿闍黎耶存念,我某甲,從於今時乃至菩提,於其中間,皈諸佛兩足尊。阿闍黎耶存念,我某甲,從於今時乃至菩提,於其中間,皈依寂靜離欲之法,諸法中尊。阿闍黎耶存念,我某甲,從於今時乃至菩提,於其中間,皈依不退菩薩聖僧眾中之尊。」
阿闍黎耶,即教師義;凡曾從其學法承教者,皆稱阿闍黎。如初謀面者,則初一二遍稱尊者存念,後遍乃易為阿闍黎。某甲者,則稱己名,以表虛心。得菩提藏,藏字,即心要義,心要分內心要與外心要。佛座後菩提樹,為外菩提心要。應斷已斷、應證已證之無所不知境,為內菩提心要。此處則指內心要言。(一)皈依佛
兩足尊,指人類,佛為人類中尊。藏文為「窮登得」;
‘窮登’,梵文為‘棒噶穩’。‘窮’字為摧四魔,‘登’字為具六種賢妙功‘德’,即:一、自在具足,二、相好具足,三、功德具足,四、名稱具足,五、智慧具足,六、精進具足。得字,有超越義。摧魔具足,聲緣亦有。譯師於佛特加得字,以示區別。居士戒皈依時,以乃至命存為期。此處時間,以直至成佛為期。居士戒認佛在為生死輪回求救護。此處認佛在知佛為一切有情救護者。
(二)皈依法
法者,一切所知境,皆可謂法。就中有殊勝功德者為正法、善法。正義為殊勝,指具足超越殊勝功德言。此處法字,又具有受持作用,即由此善法,令我心有受持,不墮惡道。再加寂靜二字,指生死煩惱已寂言。離欲者,欲字指煩惱。煩惱中以貪欲為首,如油入布,惟法可令其離。此蓋舉首惑以概其餘。雲何能使人寂靜離欲,則唯有皈依大乘正法,故皈依此。又複當知,皈依法為正皈依,以自能皈依寂靜離欲涅槃之法,乃能使一切有情離欲寂靜。猶之救雨濕者必須傘蓋,救生死輪回者必須法。故對此寂靜離欲之涅槃法,非懇切依止不可。
(三)皈依僧
僧字,藏文為「更登」,受行解脫戒四人以上即為更登。此中又分僧與僧寶,初受別解脫戒之初業比丘四人以上稱僧,見道入聖位,乃稱僧寶。論曰:「如是三說,此中三皈依各一存念,及皈依法之詞句,與餘不同,是依阿底峽尊者所作之儀軌也。」如是三說,即指上三皈依之所說。此儀軌為覺窩所造,宗喀大師特明其來源,謂非出己造。
 
子三 皈依竟說學處
《略論釋》:“皈依竟,說學處者,凡前於下士時所說之諸學處,今於此中,阿闍黎耶亦應為說也。
雲何說學處,即於皈依後所應行應止應修學者,如前下士道所說。
  
癸二 積集資糧。
《略論釋》:“積集資糧者,於正傳承諸師,及前所說資糧田之前,當如前說而誦七支行願。
積集資糧,即六加行迎請聖眾一支,觀想資糧田於前而誦七支行願。依普賢品,為略者,依入行論,為廣者。或謂發心時行禮供二支即可,非使心喜故。宗喀大師駁之,謂菩薩願中已有七支,此處何獨不可。寂天言教,謂禮供等,即等取七支。
  
癸三 淨修其心。
《略論釋》:“淨修其心者,如前所說慈悲之所緣行相,令其明顯。
照前七因果言教,所說慈悲所緣行相,令心中明顯。阿闍黎於此,特別開示一度。說加行竟。

壬二 正行儀軌
《略論釋》:“正行儀軌者,於阿闍黎耶前,右膝著地或作蹲踞,合掌而發其心。於此發心,既作所緣,諦想誠誓,乃至未得菩提而不棄舍之意樂,非但發心為求利他,願當得佛已耳,當依儀軌而發之;如是若於願心之學處而不能學,不過僅想為利一切有情,我願成佛而已矣。以軌則而發者,於發心之學處能不能學,皆可受之。然願心可有如是二種,若以儀軌受行心已,於學處不學則為不可。故許從龍猛及無著所傳眾多之戒軌,有可作不可作之差別者,不應理也,《教授勝光王經》亦雲:『若不能學施等學處,但能發心,亦成多福。』以作根據,《修次初編》中雲:『若人於諸波羅密多,雖不能於一切時處,修學一切學處。然亦感果大故,應以方便攝持,而發菩提心焉。』故於施等學處,若不能學,可以發心,不可受戒,極明晰矣。受發心儀軌者,於十方一切現住佛陀,及其一切菩提薩之前,請憶念我:『阿闍黎耶存念,我某甲,於此生及餘生,施性、戒性、修性、所有善根,自作、教作、見作隨喜,以彼善根,如昔諸如來應正等覺及住大地諸大菩薩,於其無上正等菩提如何發心,我某甲,亦從今時乃至菩提,於其中間,於無上正等廣大菩提而為發心。諸未度有情為令得度,諸未解脫為令解脫,諸未出苦為令出苦,諸未遍入涅槃為令遍入涅槃。』如是三反念之。皈依儀軌與此二者,雖無明說須隨阿闍黎耶念,然隨念為是。此等是有阿闍黎耶之軌則。若不得師,應如何作者,如阿底峽尊者所造之發心儀軌雲:『如是雖無阿闍黎耶,自於菩提發心之儀軌者,當於釋迦牟尼如來及十方一切如來,意念思惟,作禮拜及供養等儀軌已,不須誦阿闍黎耶之辭,但皈依等之次第應如前也。』
本論謂「於阿闍黎前,右膝著地或蹲地,合掌而發其心。」此發心形式印藏各異。但此意樂,則不但為利眾生而願成佛,必須具有乃至菩提而不棄舍之誓願在內,此名具誓願心儀軌。如是願心學處,須先自量,不可輕受。若僅依儀軌發心未具誓願,則對於學處能、不能學之人皆可以發。宗喀大師解釋,謂就願心學處有二種,即於學處有能學不能學之分。故菩薩戒不同別解脫戒,可先看條文;能學,則如上說,不能學,則可以依儀而受。如就行心,則無不學學處之開許,所謂依龍猛與無著,有可學不可學者,昔嘎馬那西那引《勝光王經》雲:「不能學施等學處者,但令發菩提心,能生多福。」此謂僅受願心者,不必學習學處。又修次初編言:「若不能學諸波羅蜜,彼亦可得大果,應方便攝受,令發菩提心。」意謂不能修習諸度者,可依儀軌方便,令發菩提心,亦即含有僅可依儀軌令發願心,不可受戒之意。故可受不可受之差別,即看具有誓願與否。又知學處能學者為可授,不具者不可授。受發心儀軌文,如論雲:「阿闍黎耶存念,我某甲,於此生及餘生,施性、戒性、修性,所有善根,自作、教作、見作隨喜,以彼善根,如昔諸如來應正等覺、及住大地諸菩薩,於其無上正等菩提,如何發心。我某甲,亦從今時乃至菩提,於其中間,於無上正等廣大菩提而為發心。諸未度有情為令得度,諸未解脫為令解脫,諸未出苦為令出苦,諸未遍入涅槃為令遍入涅槃。如是三反念之。」文內「於今生及餘生」句,餘生,提過去生言。「於無上正等菩提」句下,藏文有心要二字,心要,又分外心要、內心要、處所心要、證分心要。外心要,指菩提樹。處所心要,指三十三天。證分心要,指清淨智。未度有情,指八地以上菩薩,煩惱障已斷,微細所知障未斷,發心令得二障淨盡菩提,故願八地以上未度得度。「諸未解脫」雲者,不問大小乘,在加行道中,已斷惡趣未斷生死有情,令斷生死。「未安」雲者,指未出惡趣者,令出惡趣。「未得涅槃」雲者,涅槃,藏文為「量恩得」,意謂出幽苦。此處涅槃指無住涅槃。凡夫住有,二乘住寂,惟佛無住。諸未得無住涅槃者,令得無住涅槃。照文三反誦說。「諸佛菩薩阿闍黎存念」,指依何境受。中間「過去施等善根」,為能受資糧。「未度令度」等,為堅固其願。此文須隨師誦。阿闍黎以具願行二心者為上。否則但具願心有大乘法相者亦可。若並此而無之,則依覺窩自受儀軌,觀想以釋迦為主之曼陀羅,如前照修,禮供諸軌,而易請阿闍黎存念我句,為十方一切諸佛菩薩存念我,即可。
 
壬三 完結儀軌
《略論釋》:“完結儀軌者,阿闍黎耶為弟子宣說願心之諸學處。
師於此時應為弟子開示學處,即下文之得已,應守護勿失一科。近時學風,則說學處回向,或將發心學處回向等善根,向兜率彌勒供養,作為報恩,使善根不散失,且種植彌勒轉世聞法之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