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Invalid argument supplied for foreach() in D:\wwwroot\fojiao\content.php on line 33
善慧讲堂
访问量:35516
 
【21】行菩提(2)学处次第

 

 第二十九課
 
 
《攝頌》
如是利他所立諸誓願 為令諸誓速疾圓滿故 
於廣大行受取行心戒 勇猛精勤修學求加持
 
三 学处修学之次第
分三:癸一 於菩萨学处求学 癸二 学已受菩萨戒 癸三 受已修学之法如何
《略論釋》:“虽调伏律与密宗戒二者,於未受各各律仪之前,不可听其诸学处,然此菩萨学处则不同焉。先知诸所应学而净修其因已,若能勇悍执持,乃传其律仪,以是先须知诸学处,以作意所缘境,於彼至诚修极欲学而得律仪者,则甚坚固。斯为善方便矣!
菩萨戒与别解脫戒不同,可以先阅,令生起欲学心。如无著《菩萨戒品》及《释》,宗喀大师亦有《戒品别释》,均可先阅。先知,次学,练习身心,以後受持,始得坚固。《戒品释》中,初受戒规,次护戒理,次还净理,均有详细抉择。未受戒之先,应当观览。
  
癸二 学已受菩萨戒
《略論釋》:“学已受菩萨戒者,《戒品释》中,曾将初如何受戒之规,次彼无间於根本堕罪及诸恶作、守护方法,并违犯还出之规律等,广抉择已。於受戒之先,决须观览彼释而知之。
受戒之法,先求具德善解律仪上师为授戒师。在愿心时为誓受,尚非真受戒,是为种善。此处乃为真受。又有得戒与不得戒之分。《菩萨戒二十颂》,《略颂》云:「现苦究竟益,现益究竟益,菩萨所应作。现苦究竟苦,现乐究竟苦,菩萨不应作。」但於现益,究竟益,如力不能作,为无犯。此为菩萨守戒范围。其次,防护,应知戒条及防法。《入中论》谓,护戒在防心。以正知、正念、不放逸三心所防护三门。若不知戒条,不善防法,则犯戒之多有如雨点。忏净,则应观《虚空藏经》及《戒品释》。犯中品缠者,於曾受此戒之三比丘前忏。犯下品缠者,於一比丘前忏。

癸三 受已修学之法如何
分三:子一 依何处学 子二 诸学摄於彼  
今初:
《略論釋》:“菩萨所依学处,明晰分之,虽无边际,若以类摄,可於六度摄菩萨一切学处。六度者,是摄菩萨道一切关要之大总聚也。
即依六度学,以六度摄慧分与方便分,即摄深广两道,故为一切菩萨行大温柁南。
  
子二 诸学摄於彼
分二:丑一 正义数决定 丑二 兼说次第决定
今初:
《略論釋》:“世尊略说六度之总聚,补处弥勒菩萨乃将如是所说之因、相、关要,如佛密意而为显释,令生决定智。是此诸数决定之理。若於此理获得夺意之定解,则於修习六度,自当认为殊胜之教授也。
正义数量之决定,佛略说六度总温柁南。弥勒於《现观庄严论》,依佛密意,开释重要因相,令生定智,即数量决定之理。如於此理,获得定解,则执六度修持为胜教授,亦获定解。

此中有六:
第一、观待於增上生数决定。
欲得圆满菩提诸广大行,须经多生之相续。於彼道次第之进步,若无一体相圆满所依之身,如现世之身仅有一二支分,任修何种亦难增长,故须一圆满一切支分之身。彼亦须具足所受用财、能受用身、同受用之眷属,与能成办之事业,四种圆满也。虽有彼许之圆满,然多随烦恼缘而转,故亦须不随烦恼增上而转。然此亦未足,须於诸取舍处不颠倒行,善能分别於所缘境。若不尔者,如竹苇、芭蕉之结实,及骡怀妊而反自害,即以彼圆满而成害故也。若具慧者,则知为昔善业之果,仍更於诸善因努力,渐成增长。若无此慧,先积之果,受用令尽,新者未增,後则从始感苦焉。故於余生,感六盛事,非从无因及不顺因中出生。其随顺因亦如其次第六度而决定,修道时之资具等者,即为现时之增上生。身圆满等究竟之增上生者,唯佛地有也。如《庄严经论》云:『现上受用身,眷属勤圆满,烦恼常无力,所作不颠倒。』
第一、观待增上生数决定。如《庄严经论》云:「受用身眷属,圆满增上生,恒不随惑转,诸事无颠倒。」欲得圆满菩提,依显教当经三阿僧祇劫,世世进步,故得圆满德只相之身。若仅如现身略具一二相,则纵勤修,亦难进步。故身、财、伴、业四种,即须圆满。例如乞丐无财无伴,故不能作进步事业。如国王有财有伴,故能作进步事业。但此四圆满又易发生烦恼。故第五当求不为烦恼所转。此犹不足,又须第六当求对於诸取舍处善能分别,进止无倒。否则反因现在圆满害及二生,向恶趣堕落,如竹,结实则萎。前四现上果必须後二果始能化为有义利之方便。以有定始能不为惑转,有慧始能善於取舍。惟慧始知圆满财由施因生,身由戒因生,伴由忍因生,业由进因生,尤其不为惑转,为由定因生,故能珍重夙因,更令增上,使前四果又复化为义利之方便。否则後因不生,前因已尽,盛果反为衰因,受後有之病苦。是故余生感六盛事,决非无因,或不顺因之所生。其随顺因,如其次第,定为六度。此不过就现前增上生言。至究竟增上生,惟佛地有之。其随顺因则为六度已到究竟。故不论现究二种增上生,皆须六度不缺。以此知任何不分别为宗者,其本心欲得究竟增上果,而弃六度圆满因,是为因与果违,譬如求果腹而不肯进食也。

第二、观待於成就二利数决定。
若以如是之身学菩萨行,菩萨之事,唯二而已,谓修自他之利也。於修利他,首须以财而作饶益。彼中若具损害有情之施,则任何亦无成就,善能遮止损害他之所依,是大利他,故须戒也。於戒圆满,若他来损害而不能忍,或一或二而作报复,则戒不清净,故於他损,须不顾念之忍也。以不报复,能免他积多罪行,彼欢喜已,有善利行,故成大利他矣。自利者,是以慧力得解脱乐。然彼於散心不能成故,须以静虑,令心等住,於其所缘,方得如欲安住之堪能焉。又於彼有懈怠亦不生,故须於一切昼夜,勤不疲厌之精进,此为彼等之根本也。以是於彼二利六度决定。颂曰:『勤起舍不损,行忍利有情,住及解脱本,自利诸处行。』於此未说利他一处也。言住及解脱者,谓心住所缘是静虑之迹,解脱生死是慧之迹,此二若各各分别,则於止不误为观也。
第二、观待二利数量之决定。以上文所述圆满之身学菩萨行,菩萨所应作事,惟有自他二利。利他行中,应先以财施而作饶益,例如儿女喜欢父母,多因受父母财物受用之恩,故菩萨欲解脱一切有情,先以财施方便调伏,再以法施。但布施主要须依不害有情,所施乃得大利。欲不害有情,则须戒律。欲戒律清净圆满,则又须忍辱,能忍他怨,不加报复,则能免他方多种造罪。彼若不喜,虽真菩萨现身,彼亦不信。故须先学令他喜之方便。他若信乐,又可令其行善。如是则为利他最大。总之,菩萨利他事业,不外安置有情於善法。欲安置有情於善法,当先令有情欢喜。为使有情欢喜,故须先学施戒忍之方便。至於自利方面,不外求烦恼清净之解脱乐。得此乐之主因为慧,以胜观为体。但非由定不能得慧,故须以静虑令心住於所缘上,得如欲安住之堪能,即是已得轻安之定。但此又非一二座可得,必须先以精进为根本。精进同为利他前三度及自利後二度之根本。故修二利於六度决定。如云:「勤行利有情,修舍不害忍,住、脱、及根本,一切自利行。」此处利他非属圆满,自定慧所得解脱,仅使自解脱,未能使他同解脱故。即前三度虽属利他,亦为自利。故可说六度皆为自利。故颂云「一切自利行」也。住字或误释为胜观,实则住指定,脱乃指胜观,不容混也。

第三、观待於成就圆满一切利他相数决定。
先以财施除彼贫乏,次於有情不作损害。犹不仅此,且堪忍他害。为他助伴不厌精进。依於静虑,以神通等令意悦,欲堪成法器。依慧善说,断其犹豫,令得解脱,故六度决定。颂曰:『不乏亦不损,忍害事无厌,令喜及善说,利他是自利。』
第三、观待引发圆满一切利他数决定。先於有情施财除匮,次於有情不为损害,且忍耐怨害,於助他等精进无倦;依於神通,引摄其意乐,若成法器,以慧断疑,令其解脱。故利生事业初、中、後,共为六度,其数决定。颂曰:「不乏及不害,耐怨事无厌,引摄善说故,利他即自利。」第二三两项内均有施。第二、在使与有情生起关系,第三、在使有情,除其匮乏。第二、戒为其妨施,第三、有情不应害。第二、忍为其妨戒,第三、对有情应忍。第二、进为自利,第三、进为利他。第二、定慧皆为己,第三、定慧皆为他。故两项同为六度,而用意不同。

第四、观待於摄一切大乘数决定。
谓於已得受用无贪,未得受用而不希求,无所顾恋,如此则能守护学处,受持净戒,而复敬重。於依有情及非有情所生苦恼,堪忍无厌,随於何善所作加行,勇敢无厌,及修止观无分别瑜伽。以此六事,摄大乘一切所行,彼等亦以六度次第而成办,无须多故,颂曰:『不贪蓍受用,极敬二无厌,无分别瑜伽,摄大乘一切。』
第四、观待能摄一切大乘数决定。先须於财位受用能舍,不贪,有此始能守护学处,如守戒、敬戒,情与非情加害,悉能忍受。深广两行任何善法,勇悍无厌。心住静虑所缘,不为他法所乱。心住胜义所缘,亦不为他法所乱。如此专注一境,不为他乱,即无分别。在定,为无分别定,在慧,为无分别慧。此六摄尽一切能趣大乘,由此六度无须更多。颂云:「不贪著受用,极敬二,无厌、无分别瑜伽,诸大乘唯此。」菩萨无分别瑜伽,不仅止观,如观无常、空、苦、无我等,皆为无分别瑜伽。六度即包括大乘道一切。彼大乘和尚及西藏邪见者,自谓大乘而不修六度,於此亦知其相违。

第五、观待一切道或方便之相为增上数决定。
於已得境界受用不贪之道,或方便者,是谓布施,以串修舍,於彼离贪故也。为求得未得境界,於彼功用散乱,作防护之方便者,是由安住於刍律仪,不生事业边际之一切散乱故也。不舍有情之方便者,是谓忍辱,以作一切损害之苦,立思不舍离故也。增善方便者,是谓精进,由勤精进,善增长故也。净障方便者,是末二度,以静虑净烦恼障,以慧净所知障故也。是故於六度决定。颂曰:『於境不贪道,防得彼散乱,不舍有情增,余为净治障。』
第五、依一切种道或方便数决定。於已得境受用无贪道或方便,即布施以修能舍,即离贪故。於未得诸境,防制散乱,其方便即为持戒,如此丘圣操船、耕、织、买卖田地,一切皆为事业边际,戒皆防止,故不散乱。不舍有情之方便,即是堪忍。舍有情因,如见有情作恶难度,或谓有情数多难度,二者如不能忍,即易生瞋,即舍弃有情。防止瞋心,惟有忍耐。增善方便,即是精进,龙树云:「白法由进增。」净障方便,即定慧;加行烦恼用定伏,根本烦恼及所知障,用慧净。故於六度决定。颂曰:「不贪诸境道,余防为散乱,不舍有情增,余二能净障。」此颂意谓,菩萨应学施度,始能防贪已得境所生之散乱;学戒度,始能防贪未得境所生之散乱;学忍度,始不舍有情;学进度,始能增长善法;学後二度,始能净二障。如不学六度,则适得其反。

第六、观待於三学数决定。
戒学之体,即是戒度。此须有不顾受用之施,方能受戒,故施为戒之资粮。受已,又以他骂不报等忍辱而为守护,则忍为戒之眷属。静虑是心学,慧是慧学也。精进,遍通於三学所摄,故六度决定。颂曰:『三学作增上,佛正说六度,初三末二二,一者三分摄。』如是当以如何圆满之身,自他之利如何圆满,住於何乘,具足几种方便之相,修何学处,而能圆满身利大乘方便学等者,当知即为六度。是菩萨修持一切要道之总聚,乃至未得广大甚深定解以前,当思惟之。
第六、观待三学数决定。戒学自性为戒度,戒学资粮为施度,以不顾财位乃能受戒,故施为戒之支分,忍为戒之眷属,由忍他打骂等不报,乃能守戒,故忍为戒之助伴。定学即定度,慧学即慧度。进度则三学皆摄。颂云:「依三学增上,佛正说六度。初学摄前三,後二摄後二,一通三分摄。」此三学,开之为六度,约之为方便与智慧。
  
由於上文,当以何等胜身圆满,何等自他二利,安住何乘,由具几种方便,修行何学能满能摄如是身,利大乘方便及诸学者,当知即是六波罗密,以彼总摄一切菩萨修要。乃至未得如是数决定等广大定解,应当思惟。以上系弥勒菩萨《庄严经论》所立。又有阿阇黎生根让波所立数决定。
初,不令出生死之因有二,谓贪资财及著家室,对治一,用施;对治二,用戒。其次,暂出不能究竟,又复退堕之因有二,谓由有情邪行众苦,长修善品而生疲厌,对治此二为忍与进。
其次,以圆满身唐捐空过之因有二,一、放逸散乱;二、缺慧,对治此为定慧。此谓三因、六决定,即不出生死因,退堕生死因,无义空过因,对治者为六度。後有,由业力而起,譬如种子,须润乃生,受生业种,以贪润而生。业力根本,就澈底方面说,为无明我执。就切近方面说,其根本为贪执。故菩萨对於受用,应生舍心而修施度。次对於三界火宅,如欲发生认识,即须清净兰若,故须戒度。其次,凡平常善法不成就因,皆为不忍与不进。菩萨为欲不退堕於生死,故须忍进二度。”
  
丑二 兼说次第决定
分三:寅一 生起次第 寅二 胜劣次第 寅三 粗细次第
今初:
《略論釋》:“若有於受用不顾不贪之施,则能受戒;若具防止恶行之戒,当能忍辱;若有不厌难行之忍,则逆缘少,而能精进;若於日夜勤行精进,则心於善生起堪能之三昧;若心等引,则生通达真实如所有性之慧也。
於财能施不著,始能受戒,例如出家戒,即须先不顾家。次具防恶戒,始能忍辱。凡受外害能忍而不报者,多由顾念自所受戒之故。譬如菩萨戒不应捶打禁闭出家众,如遇出家众加害,生起夺衣送狱之念,旋念此戒条文,即能容忍。忍又分不报复忍,与不厌难行忍。若有後一忍,则退缘少而精进多。若有日夜勤行精进之力,则能引生正定,心於善缘堪能安住。若心定者,则能通达真实胜义。由定生慧之理,譬如夜间欲观细微图画,必须摇动之灯光。故欲通达真实,即须定力。引生定力,即须精勤力。欲生进力,即须忍耐违缘之忍力。欲生忍力,即须防恶之戒力。欲生戒力,即须不顾家财受用。若贪家财受用,即不能守戒。比丘戒仅具三衣,不住高广大床,住静室等,即所以练习其不贪之习。菩萨戒如无不顾不贪之舍心,则不能守戒。例如头条自赞毁他,悭吝法财,均由未能看透财物,乃生赞毁悭吝加行。以下各条,亦多於此有关。故菩萨欲能守戒,即须先有舍心。”
  
寅二 胜劣次第。
《略論釋》:“胜劣次第者,前前劣,後後胜也。
胜劣次第,前前劣,後後胜。六度为大乘,在自乘中有胜劣。推之各乘亦有优劣。在自道内最後殊胜慧度,以大乘菩萨欲入地道诸果,直至圆满菩提,非慧不可。故云:「若无智慧度,余度如盲引。」故前五为成就慧度资粮。如未证得慧度功德,凡慧中应断应离之事,非前五度所能办。次、殊胜为定,定固能安住善缘,降伏粗惑,但破惑非其所能。且具慧者必有定,有定者不必有慧。推之精进,固须前三始能圆,但进,无伏惑之力。且有定者必有进,有进者不必有定,推之忍戒等亦然。总之,前者为後者因。有有忍必能具防恶戒,戒本体不能自净,必以忍力使净。戒比施亦然。依施不得现上果,必有戒乃得施,因所感福果必以戒护,乃无穷尽。无戒之施,多感龙族,故施须以戒增上之,故後後胜於前前。”

寅三 粗细次第
《略論釋》:“粗细次第者,前前较於後後,以易转而事易作,故相粗显。反之後後较於前前,知与行俱难,故前粗後细也。《庄严经论》云:『依前而生後,住於劣胜故,粗显及细故,说彼诸次第。
粗细次第,前较後易转、易作,故粗。後较前难转、难作,故细。颂云:「依前而生後,安住胜劣故,粗显微细故,说如是次第。」

 
《瑜伽菩薩戒頌文》
 
十八根本墮
贊己毀他慳法財 不忍懺謝反打辱 棄舍大乘持偽法 盜三寶物謗三乘
奪衣反俗五無間 謗無業果諸邪見 破壞村等妄說空 退他菩提謗別戒
譭謗聲聞緣覺乘 嫉毀妄慢過人說 貪利炫賣言自得 恃力奪取禪給誦
退菩提等廿五心 如是十八根本罪
 
四纏頌
於罪有犯更欲造 無慚愧心深愛樂  不見為罪謂功德 四纏具足上品犯
若但以罪為功德 或加前三之一二 如是名為中品犯 唯前三者下品纏
 
舍戒複戒頌
若犯上品即舍戒 若犯中下得惡作 舍戒現身堪更受 不同比丘別解脫
 
惡作罪十頌
如是惡作四十六 攝諸善法益有情 攝善法者攝六度 其中總有三十四
障施有七戒有九 忍四精進禪定三 障般若者為八種 餘攝饒益戒十二
三業不敬於三寶 大欲無足數數貪 不敬耆德不好答 延請不往不受施
如理求法不施法 此之七種障于施 於惡有情懷嗔恨 護他律儀不共學
應不共學開性罪 邪命取財及掉動 不樂涅槃不避護 於他煩惱不制止
                     如是九事障屍羅
障忍四者嗔報嗔 犯他不謝不受悔 懷恨他惡執不舍 障礙精進惡作三
攝徒眠樂喜世論 障礙禪度亦三種 不問蓋障貪味禪 輕聲聞乘廢自乘
勤修異道樂外論 於大乘中分勝劣 自贊毀他不往聽 依文舍義不敬法
                     如是八者障般若
八事不助不看病 不濟七苦盲聾等 見作非理不正說 恩者不報不解愁
求財食等不給施 不以財法攝徒眾 不隨他心不讚揚 不作擯責神通等
此之十二益有情 總攝三聚應修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