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Invalid argument supplied for foreach() in D:\wwwroot\fojiao\content.php on line 33
善慧讲堂
访问量:35516
 
【22】布施度(3)布施要法

  第三十二課 

http://www.tudou.com/listplay/p4jYvXH9PA4/CGB9Ssikvxg.html

 

《馬車》:“学修六度,应知布施以舍心为主,由此动机,发为三业,即是布施全相,施有三种:一、财施,下至一针一线、上至身命而为施舍,皆属财施。二、法施,如理宣说清净正法,即法施。三、无畏施,於贼难王害,人非人等灾殃,能作救护等是。但不应疑吾人不能圆满法施,须知法施非必登座之比丘为能。如遇亲友将作恶业,能以方便令其不作。或在家居士於闲谈时,能以善巧敷说,引起彼等学法之兴趣。即自不娴教理者,於每日念诵,高声朗诵,能令人非人等,心身清凉,亦属法施。三、无畏施,虽无大力,然如见虫豸落水,拯之令起,亦属无畏施。凡布施若无菩提心摄持,虽行布施,不名圆满施度,仅可称为作布施行。施度必须心如理、行如理。如亲爱得取,即心不如理,以具有望报之心故,然此最易犯。财法无畏施,亦莫不皆然。
 
《略論釋》:“於身心生起之法者,若於身财有悭吝者,不成施度。悭吝,乃贪所摄,虽劣乘二种罗汉,亦并种子摧断无余故,是故非仅唯除碍施遍执之悭吝,须至心生起将一切物於他施舍之意乐也。此中须修摄持之过患,与施舍之胜利。
於身心须生起摧毁身财受用之悭吝无余。但仅此亦尚不得为施度。以悭为贪之一分所摄,二乘人已尽断贪种,然不得为已满施度。是故不仅摧毁障施之悭心,即为施度,须以菩提心摄持,以一切身财受用至诚施他之意乐,乃为施度。此意乐又须具足二因乃能生起初修执持过患,次修施舍胜利。
 
摄持之过患
《略論釋》:“初者如《月灯经》中所说,见此身不净,命动若悬岩之水,身命二者,是业所自在,全无自主,妄加梦幻,须断除於彼之贪蓍。彼若未遮,则随贪增上,展转积集诸大恶行,而堕赴於恶趣也。
如《月灯经》说:「身不洁净,命如悬瀑。身命二者皆业所自在,全无自主,此粗分无我义。妄如幻梦。假相应当灭除贪著。若不灭除。则由贪著所引,造大恶行而往恶趣。」又如《修无边陀罗经》云:「诸有情斗诤,根本为摄持,故於境断爱,断爱得总持。」由摄持与人争执,多造杀业,为短寿因(施舍为长寿因);且因此辗转入於恶趣。反之,观施舍胜利。
 
施舍之胜利
《略論釋》:“次者、如《集学论》云:『如是我身心,刹那刹那去,无常有垢身,若以得无垢,菩提岂非彼,无价而获耶。』
如《集学论》云:「如是我身心。一一刹那灭。若以无常身,垢秽常流注,日常净菩提,岂非获无价。」前四句示人须看穿身心无可贪著。常净菩提,即圆满佛位。意谓不执此身而能舍之,则可得常净菩提。不能则不得。若不於此努力。则无可努力处。阿黎功德军云:「施能,此生二世乐;不施,此生二世苦。」又云:「世财如流星。过眼即消失,吝财性无常,施财如地藏。」
 
《略論釋》:“正生起之法者,如《入行论》云:『虽身及受用,三世一切善,为利有情故,无惜当舍施。』谓以身、受用、善根三者为所缘境,舍於一切有情之意乐,当数数而修习之
《入行论》云:「舍一切涅槃,我心修灭度,一切终顿舍,施诸有情胜。」又云:「施可获现究二乐。」意谓人天乐不外由财位受用圆满所生,究竟乐由地道不退而生,此二皆由施得。《集经论》云:「由施遮止饿鬼趣,亦断一切贫乏因。」饿鬼因为悭吝,贫乏因亦然,惟施能遮止。其他经论所说尚多。
如先修摄持过患,生起厌心,再阅经论所说施舍胜利。如心生欢喜。再为正修施舍。如《入行论》云:「身及诸受用,三世一切善,为利诸有情,故当无惜施。」此谓以身、受用、善根为所缘,思惟惠施一切有情,应无爱惜,於一切所有,破除我所爱,数数修习施心。现前虽无实物,然串习既惯,後有实物,自然能施。且即此仅仅修习施心,功德已无量。
 
月燈三昧經:“佛言。若有菩薩信樂檀波羅蜜者有十種利益。何等為十。一降伏慳悋煩惱。二修習捨心相續。三共諸眾生同其資產。攝受堅固而至滅度。四生豪富家。五在所生處施心現前。六常為四眾之所愛樂。七處於四眾不怯不畏。八勝名流布遍於諸方。九手足柔軟足掌坦平。十乃至道樹不離善知識。
 
大寶積經:“樂施之人獲五種名利。一常得親近一切賢聖。二一切眾生之所樂見。三入大眾時人所宗敬。四好名善譽流聞十方。五能為菩提作上妙因。”
 
大寶積經》云:“若以華施。具陀羅尼七覺華故。若以香施。具戒定慧熏塗身故。若以果施具戒成就無漏果故。若以食施。具足命辯色力樂故。若以衣施。具清淨色除無慚愧故。若以燈施。具足佛眼照了一切諸法性故。若以象馬車乘施。得無上乘具足神通故。若以瓔珞施。具足八十隨形好故。若以珍寶施。具足大人三十二相故。若以筋力僕使施。具佛十力四無畏故。取要言之。乃至國城妻子頭目手足舉身施與。心無惜。為得無上菩提度眾生故。”
 
子二 開遮門(應施不應施)
修時當作念 若有人欲求
身命財物等 我應不慳吝
悉皆作施予 空性若成就
爾時可施身 應知開遮門
 
《略論釋》:“复次当知,以现在胜解未熟,观力微弱,於有情所,虽以意乐已施身竟,然肉等不应实与。虽然,若不修舍身命之意乐,无由串习,则以後身命亦不能舍,如《集学论》中说,须从现在而修意乐也。
 
如是若於已至心舍与有情之衣食等而为受用,忘为利他而当受用衣食等之意乐,以受著自利而受用者,则成染犯,若无爱著,或忘缘一切有情之想,或贪为余一有情故者,非染堕也。於彼等回向於他之物,作他物想,若为自故而受用者,成不与取;其价若满,则成别解脱之他胜。若作想云,受用他有情之财,应作他事而受用者,则无罪。此《集学论》中说也。成他胜理者,谓至心回向於人趣,彼亦了知摄为己有,作是他物想,为自利而取,若满其价,有可成他胜罪之密意云耳!

复次,以至心净信,分别变化无量种类所施之法,以胜解而施於有情之胜解行者,则少用功力,增无量福。此为菩萨具慧之布施,是菩萨地中说也。虽於学施度之时,若能具足六度而修学,其力尤大,尔时防护於声闻独觉作意之戒,及於种智之法胜解堪忍,而忍他骂,为令上上增长故,发起欲乐之精进,以不杂下乘之心一境性,将彼之善,回向於圆满菩提之静虑。於诸能施所施受者等,有了知如幻之慧,具六度而行之。
如《宝鬘论》云:「如所说福德,假若有色相,尽伽沙数,世界难容纳。」此谓修施之心力与心量不同。其力为回向成办有情现究二利而行施。其量为缘无边有情而行施故。如内外有障。胜解未熟,大悲力弱。於有情方面虽不当真实施肉,但若不净修舍身意乐,则以後亦不能惠施身命。故《集学论》谓:「当从现在修习意乐。」依此论,若已将衣食等至心施与有情,若忘此心,为著自利而复受用,则为染犯。(由烦恼而犯)若无爱著而忘缘一切有情,若仅缘一二有情,则为非染犯。(无烦恼而犯)染犯忏较难。非染犯忏较易。若已施他,作他物想,复为自利受用,成不与取,价满则犯他胜罪。(比丘、菩萨、别解脱戒。)若作他物想,为作他事而受用,则无犯。但上所云价满成他胜一层,尚不遽定。故释此者,有谓回向一切有情之物,一有情所得无几,价即不满,故无他胜罪。有谓回向一切有情之物,一一有情皆有全份,故有他胜罪。前者谓例如以一秤银,旆与一切众生,平均分配,每人不及毫厘,取而用之,决不能满不与取之量,故无他胜,後者则谓供时并非划分,乃於一切有情各各皆有一秤,故有他胜。又有谓取用回向物,价满不成罪者。例如为一切人民办事。取而受用,不成罪。以为他作事。亦如为长官服务而食其俸,故不成罪。各执一词,故不遽定。但依自宗。於此则谓论之密意。系指回向人趣之物,他已了知,执为我有时,作他物想,而又为自利取之,其价若满,则有成他胜可能。但他胜亦只属菩萨比丘。又以心力观想成许多物,变化而施,则为菩萨具慧布施。此就贫苦比丘坐静修观而言,功德仍属无量。若有实物不施,专用观想,则不能破除悭吝,若观想与实物同时并施,则最殊胜。
 
《馬車》:“又须知,施亦有应与不应之分,如钓鱼喂猫,或赠居士以上,酒葱等乱性之物,或到恶意赠人刀械等,皆所不应。又如恶人出狱,决定其必为害乡里,则不可行无畏施。又如时机未至,不可施以密法,亦所应知。
 
大寶積經:“所不應施復有五事。一非理求財不以施人。物不淨故。二酒及毒藥不以施人。亂眾生故。三罝羅機網不以施人。惱眾生故。四刀杖箭不以施人。害眾生故。五音樂女色不以施人。壞淨心故。
 
地持論:“菩薩亦不以不如法食施。所謂施出家人餘殘飲食。便利洟唾膿血污食。不語不知飯及麥飯。不如法和應棄者。謂不食雜污不肉食不酒飲雜污。如是和合不如法者。勿以施人。
 
子三 對境門(佈施對境十門)
對親無貪施 于仇無嗔施
中庸歡喜施 具戒恭敬施
無德悲心施 卑劣無蔑施
尊位無忌施 等己無計施
自他貧富時 應知足悲施
又实物布施,对境分十:(一)对亲应以无贪心施。(二)对仇应以无瞋,具慈心施。(三)对中庸应以欢跃柔和心施。(四)对具戒功德有情,应以欢喜恭敬心施。(五)对无功德有情,应以悲心施。(六)对卑位有情,应以无轻毁心施。(七)对尊位有情,应以无忌妒心施。(八)对等己有情,应以无较量心施。(九)及(十)对自他富贫时,应离不知足,而以悲心施。(未登地菩萨有贫时,登地菩萨即无贫时。)

子四 殊勝門(佈施三殊勝因)
佈施要義想 為圓滿菩提
物作殊勝想 速滿施度故
有情善士想 成就我佈施
又布施有三殊胜因:(一)布施要义想,为学圆满菩提故。(二)於物作殊胜想,藉布施缘起,速满施度故。(三)於有情作善知识想,藉彼来乞,满我施度故。
 
 
子五 斷除門(佈施應斷八法)
因果嫉嗔悔 偏執名利敬
望報求異熟 施時斷此八
1 因果心 2 嫉妒心 3 嗔忿心 4 追悔心 5 偏執心 6 名利恭敬心 7 望報心 8 希求異熟果
又布施当断除者有八:(一)因果心,(二)嫉忌心,(三)瞋忿心,(四)追悔心,(五)偏执心,(堕一心),(六)名利恭敬心,(七)望报心,(八)希求异殊果。无此诸心,为最善巧。但即不能如此,布施亦有功德。《入中论》云:「无悲具瞋恼,如是而布施,功虽不唐捐,力微难增长。」又於求者,不应作延缓施,以菩萨须使众生生欢喜故,不应具烦恼而施,不应先许後短欠而施,不应违世出世法而施。不应数恩而施,(谓前屡施於汝,令彼生惭。)不应轻毁求者而施,不应仗势豪夺而施,(如国王强劫人之妻子以施人。若连城邑人民并施,则无犯。)不应强迫父母财物而施,不应为损害他有情方便而施。(谓以饵诱,令他有情遭损害之类,不应违戒不如理而施。不应俟徐徐积聚而施,应速来速施,否则生贪,障闻思修。)应欢喜恭敬而施,使求者满意,施力益大。又对於施物,有应舍与不应舍之别。当视所舍物对於求者现究利害如何。现究皆利。应施。现虽不利。而究竟利,应施。现利而究竟不利。不应施。现究均不利。不应施。又施肉物有就时门不应舍者。菩萨大悲成就,已证空性,施身肉时如斫莎拉树,无所痛苦。若在凡夫未证空性,则应观施缘是否助发大悲,非助发大悲则不应施。又对比丘非时食亦不应舍。又不能成就大义利不应施。又就求者门,有不应施者,魔天扰乱行人,来求身肉,不应布施。外道为破内道故,来求经典,不应布施,狂者不如理求乞,不应布施。不饮酒食肉者,不应以酒肉布施,又有就物门,有不应施者,一、父母不应施,以非施物故。二、妻子不愿,或无意义,不应施。损害有情房屋田地不应施。有生命物存在之水或食物不应施。比丘之三衣不应施。三、恩本师特赐物不应施。又有就境不应施者,非密宗法器者,不应以密法施。又毒物、兵器、恶咒不应施。(如有利无害,亦可开许,如毒物可资疗病,兵器可资防护之类。)
 
子六 修習門(佈施修習四法)
于身財善根 修舍護淨長
1
能施心為舍 時未至應護
不造惡為淨 持淨戒為長
一切有及果 心施予眾生
說名為施度 故施即是心
 
2 受用
思修習為舍 未遇不妄施
非邪命為淨 精進受用增
 
3 善根
施三世善根 不因惡唐捐
回向大菩提 隨喜他善法
又菩萨行施度,即摄六度而修学。施之施度者,正行施时,将余一切回向於施。施之戒度者,正行施时,不忘戒学,远离垢罪。施之忍度者,正行施时,能忍他害。施之进度者,正行施时,增长施之善根,精进欲乐不懈。施之定度者,正行施时,以施善根不染二乘欲乐,一心回向正等菩提。施之慧度者,正行施时,知三轮体空。布施能具六度,其力甚大,总之,菩萨行施,最要远离声缘作意,(自私自利)对於一切种智之胜解,能忍他辱他骂,令其增长而发起精进欲乐,於不杂二乘心一境性,观察能施、所施、受者,皆无自性。又於身、财、善根,当行舍、护、净、长四法。如身,由思惟力练习能施之心,是为舍法。未到真实施身时,当行保护,是为护法。对罪过加以净治,是为净法。念身由善业来,愈谨持戒,是为长法。又如财物受用,以思修习舍心,为舍。未遇殊胜有情,不忘施,为护。(过殊胜有情而施,亦非贪著不舍,此与速来速施,亦无冲突。)不由造罪邪命而来,为净。於布施行精进,即能使受用益增,为长。如善根,以三世善根施诸有情,为舍。不因恶业使善根唐捐,为护。以善根回向正等菩提,为净。随喜他善。为长。
  
  
复次,以至心净信,分别变化无量种类所施之法,以胜解而施於有情之胜解行者,则少用功力,增无量福。此为菩萨具慧之布施,是菩萨地中说也。虽於学施度之时,若能具足六度而修学,其力尤大,尔时防护於声闻独觉作意之戒,及於种智之法胜解堪忍,而忍他骂,为令上上增长故,发起欲乐之精进,以不杂下乘之心一境性,将彼之善,回向於圆满菩提之静虑。於诸能施所施受者等,有了知如幻之慧,具六度而行之。
  
 
如先修摄持过患,生起厌心,再阅经论所说施舍胜利。如心生欢喜。再为正修施舍。如《入行论》云:「身及诸受用,三世一切善,为利诸有情,故当无惜施。」此谓以身、受用、善根为所缘,思惟惠施一切有情,应无爱惜,於一切所有,破除我所爱,数数修习施心。现前虽无实物,然串习既惯,後有实物,自然能施。且即此仅仅修习施心,功德已无量。如《宝鬘论》云:「如所说福德,假若有色相,尽伽沙数,世界难容纳。」此谓修施之心力与心量不同。其力为回向成办有情现究二利而行施。其量为缘无边有情而行施故。如内外有障。胜解未熟,大悲力弱。於有情方面虽不当真实施肉,但若不净修舍身意乐,则以後亦不能惠施身命。故《集学论》谓:「当从现在修习意乐。」依此论,若已将衣食等至心施与有情,若忘此心,为著自利而复受用,则为染犯。(由烦恼而犯)若无爱著而忘缘一切有情,若仅缘一二有情,则为非染犯。(无烦恼而犯)染犯忏较难。非染犯忏较易。若已施他,作他物想,复为自利受用,成不与取,价满则犯他胜罪。(比丘、菩萨、别解脱戒。)若作他物想,为作他事而受用,则无犯。但上所云价满成他胜一层,尚不遽定。故释此者,有谓回向一切有情之物,一有情所得无几,价即不满,故无他胜罪。有谓回向一切有情之物,一一有情皆有全份,故有他胜罪。前者谓例如以一秤银,旆与一切众生,平均分配,每人不及毫厘,取而用之,决不能满不与取之量,故无他胜,後者则谓供时并非划分,乃於一切有情各各皆有一秤,故有他胜。又有谓取用回向物,价满不成罪者。例如为一切人民办事。取而受用,不成罪。以为他作事。亦如为长官服务而食其俸,故不成罪。各执一词,故不遽定。但依自宗。於此则谓论之密意。系指回向人趣之物,他已了知,执为我有时,作他物想,而又为自利取之,其价若满,则有成他胜可能。但他胜亦只属菩萨比丘。又以心力观想成许多物,变化而施,则为菩萨具慧布施。此就贫苦比丘坐静修观而言,功德仍属无量。若有实物不施,专用观想,则不能破除悭吝,若观想与实物同时并施,则最殊胜。
 
  
不论观想施,或实物施,总应如无著《摄大乘论》所说具足六胜利而行布施,云何六胜施:(一)所依正学,(二)物正学,(三)要义正学,(四)回回向正学,五)无分别正学,(六)清净正学。云何所依正学?为依菩提心而施。云何物正学?即身、命、财,一切总施,如施一分,亦缘总意而施。云何要义?为圆满有情现究二利而施。云何回向正学?即以施果回向正等菩提。云何无分别正学?即三轮性空而施,云何清净正学?即具足遮止二障而施。能具此六,即能成就施到彼岸。所谓到彼岸者。指离生死苦海而到圆满佛位之谓。由施可离生死海而到佛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