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Invalid argument supplied for foreach() in D:\wwwroot\fojiao\content.php on line 33
善慧讲堂
访问量:35516
 
【23】持戒度(2)三聚净戒

 

 第三十四課 

 
壬三 分類
 
分三癸一 律儀戒 癸二 攝善法戒 癸三 饒益有情戒
應守三聚戒 方成正等覺
律儀攝善法 饒益有情戒
癸一 律儀戒
七眾別解脫 具八種戒相
比丘比丘尼 正學女沙彌
沙彌尼近事 近事女近住
若不堪具戒 十善法為戒
《略論釋》:“戒之差别有三:一、律仪戒者,若就发起作增上,是断十不善之十种远离;若就自体作增上,乃断七不善身语之七种远离也。此《菩萨地》中说。菩萨身心之律仪戒,即七众别解脱之意者,若是具别解脱律仪。具菩萨戒律仪者,则或在家或出家品之正别解脱律仪,及与彼身心共同所断律仪者,是律仪戒。若是不堪为别解脱律仪之身,具菩萨律仪戒者,则远离共别解脱之性罪,及远离随类制罪之远离律仪者,是律仪戒也。菩萨身心之别解脱律仪者,虽是菩萨身心之戒律仪,然非菩萨之正律仪,其余者,有与菩萨律仪所依相顺也。  
 
《瑜伽四十卷二页》云:“律仪戒者:谓诸菩萨所受七众别解脱律仪。即是苾刍戒、苾刍尼戒、正学戒、勤策男戒、勤策女戒、近事男戒、近事女戒。如是七种,依止在家出家二分,如应当知。是名菩萨律仪戒。”
 
《无性释七卷》云:“律仪戒者:谓于不善、能远离法,防护受持。由能防护诸恶不善身语等业,故名律仪。此即是戒。此能建立后二尸罗。由自防护,能修供养佛等善根;及能饶益诸有情故。又云:律仪戒者:谓正受远离一切品类恶不善法。”
 
《略論釋》:“戒之差别,非谓其性体之差别。乃总说戒之差别分三:
一、律仪戒。论曰:「律仪戒者,若就发起作增上,是断十不善之十种远离,若就自体作增上,乃断七不善身语之七种远离,此《菩萨地》说也。」藏文「柬比楚称」即律仪戒,义为防护。如专就律仪自性增上说,固为断七不善,就具律仪等起增上说,是断十不善。例如欲於身业之杀远离,必须於意业之瞋远离,方能断杀之不善业。如是身语七业皆与意业之发起有关,故云断十不善。《菩萨地》所说菩萨身心之律仪戒,即具七众别解脱戒之意,此处尚应善解,否则以菩萨律仪戒即作七众之别解脱戒矣!(《广论》於此引《菩萨地文》云:「菩萨戒即七众别解脱戒」)。若菩萨戒即七众别解脱戒,则犯大乘有情具菩萨戒者,应具随一七众别解脱戒之过。须知菩萨地此处所云者,谓菩萨能具七众别解脱戒者,则於己之菩萨戒支分愈益圆满,非谓一切菩萨必具七众别解脱也。例如非人,或北洲人,或天人等,即不堪受别解脱戒,然能受菩萨戒,故有具菩萨戒而不具别解脱戒者。论又云:「或在家出家众之正别解脱律仪与彼身心共同所断律仪,是律仪戒。其不堪受别解脱律仪之身,(如天、龙、非人等。)而具菩萨律仪者,其远离共别解脱之性罪,及远离随类制罪之律仪者,是律仪戒。」律仪戒,即断除性罪遮罪,随其所应断之律仪也。又如居士戒尽形寿,死後即舍,而彼之菩萨戒,乃直至菩提亦不舍。故谓别解脱戒即菩萨戒。则有死後因舍别解脱戒,即舍菩萨律仪之过。别解脱戒与菩萨戒,虽同属律仪戒防护戒而非别解脱律仪即菩萨律仪。又於比丘戒清净者,不能即说为菩萨律仪清净。
如《入中论》云:「虽於比丘戒清净。若於法执有自性,如是则亦不能说,彼於菩萨戒清净。」故论又曰:「菩萨身心之别解脱律仪,虽是菩萨身心之戒律仪,然非菩萨之正律仪。但其余亦有与菩萨律仪相顺者。」月居士云:「若以至诚大悲为动机;则身语二业,虽似有不善。然亦不能定为不善。」此谓菩萨以意为主,不必拘於身语。但凡夫无此堪能而欲妄效,则等於食毒,鲜不自害。
 
癸二 攝善法戒
能成熟自他 六度萬行等
《略論釋》:“二、摄善法戒者,缘於六度等善,於自身心,未生令生。已生令无衰退,展转向上增长也。
二、摄善法戒。菩萨万行,总摄为三聚戒。凡防护二乘心,及不善业。与菩萨学处相违者,均摄於律仪戒。精勤於三学六度,未生令生,已生令长,均摄於摄善法戒。对他有情作饶益,下至一举手一投足。均摄於饶益有情戒。
 
癸三 饒益有情戒
饒益有情戒  四攝利他行
《略論釋》:“三、饶益有情戒者,从戒门中,於有情今後无罪之义利。如理而为之。」  
三、饶益有情戒。凡过去诸佛菩萨於诸有情所作利益。我皆追随愿作,即饶益有情戒体。都为十一事:
(一)作助伴事业。此又分作益与去苦二种助伴。
(二)胜解方便事业。如为他有情开示取舍方便。
(三)作涅槃事业。如对父母说无常等理趣。使其厌离世间。趣向涅槃。
(四)解救贫困事业。如施衣、食、财用等。
(五)作居住事业。如施房舍、田地、奴仆等。
(六)同意方便,即和合事业。谓以和合方便,而引他趣入正道。
(七)护清净事业。即惩邪见事业。对具德者赞叹护持,对上品造恶者,权巧施以重惩,轻微者薄惩,令其畏惧而遮造恶之门。
((八)(九)(十)十三事,各本缺记。)
(十一)显神通事业。此专对三昧耶有情而言。详见《菩萨戒别释》。
 
《廣論》:菩薩饒益有情戒略有十一相:
一、謂諸菩薩于諸有情能引義利彼彼事業,與作助伴,于諸有情隨所生起疾病等苦,瞻侍病等,亦作助伴
二、又諸菩薩,依世出世種種義利,能為有情說諸法要,先方便說先如理說,後令獲得彼彼義利。
三、又諸菩薩于先有恩諸有情所,善守知恩隨其所應現前酬報
四、又諸菩薩于墮種種師子、虎、狼、鬼魅、王賊、水火等畏諸有情類,皆能救護,令離如是諸怖畏處。
五、又諸菩薩于諸喪失財寶親屬諸有情類,善為開解令離愁憂。
六、又諸菩薩于有匱乏資生眾具諸有情類,施與一切資生眾具。
七、又諸菩薩隨順道理,正與依止,如法禦眾。
八、又諸菩薩隨順世間事務言說,呼召去來,談論慶慰,隨時往赴,從他受取飲食等事。以要言之,遠離一切能引無義違意現行,于所餘事心皆隨轉。
九、又諸菩薩若隱若露,顯示所有真實功德令諸有情歡喜進學。
十、又諸菩薩于有過者內懷親昵利益安樂增上意樂,調伏訶責治罰驅擯,為欲令其出不善處,安置善處。
十一、又諸菩薩以神通力方便示現那落迦等諸趣等相,令諸有情厭離不善,方便引令入佛聖教,歡喜信樂生稀有心,勤修正行。
  
《廣論》:“故别解脱所制诸戒,是诸出家菩萨律仪学处一分,非离菩萨学处别有。三聚戒中律仪戒者,谓于真实别解脱戒或此共戒而正进止,此于菩萨亦为初要,故当学彼。《摄抉择菩萨地》云:此三种戒,由律仪戒之所摄持令其和合,若能于此精进守护,亦能精进守护余二;若有于此不能守护,亦于余二不能守护。是故若有毁律仪戒,名毁菩萨一切律仪。是故若执别解脱律是声闻律,弃舍此律开遮等制,说另学余菩萨学处,是未了知菩萨戒学所有扼要。以曾多次说律仪戒,是后二戒所依根本及依处故。律仪戒中最主要者,谓断性罪。摄诸性罪过患重者,大小乘中皆说断除十种不善。故于彼等善护三业,虽等起心莫令现起。《摄波罗蜜多论》云:不应失此十业道,是生善趣解脱路,住此思惟利众生,意乐殊胜定有果。应当善护身语意,总之佛说为尸罗,此为摄尽尸罗本,故于此等应善修。月称论师于尸罗波罗蜜时,亦说是断十种不善。《十地》等经多如是说。故先于此如前所说修静息心,则诸余戒亦易成办。
 
身心生起之法
 
《略論釋》:“於身心生起之法。戒清净者,由於行止。如制守持,而得自在。彼亦随顺猛利欲乐守护而坚固。於彼生起,须久修不守护之过患,及守护之胜利。於前中士时已说。复次,《摄波罗蜜论》云:『坏戒尚不能自利,利他有力如何成,是故利他善勤者,於兹缓漫不应理。』又云:『彼戒是得殊胜道,与诸悲性平等修,最胜净智之自性,名为离过胜庄严。悦意香薰遍三界。山家不违之涂香。虽形义同若具戒。彼於人中成殊胜。』谓依於此,则身心由上趣上,与诸禀性有悲之大萨埵同等所学,得断一切恶行种子之净智。世间装饰之具,施於甚幼及甚老者,则不端严,反招讥笑。戒饰具者,老少中年,任谁具足,一切皆生欢喜,是为胜妙庄严之具也。余妙香者,但趣顺方,不趣逆方,是一方分。戒称之香者,则趣一切方所。诸除热恼之旃檀涂泥,於出家用之则相违。然救烦恼热之涂香者,於出家不违而且顺也。仅具出家相,虽形仪同,然若具戒财者,则较余为最胜也。又前论云:『虽不自赞不致力,聚所受用之承事。无须狠戾世皆敬,无功不行得自在,生无谈论之种姓,不作饶益兰若者,虽先不识诸士夫,礼彼具戒之士夫,足下所履吉祥尘,以胜顶受天人礼,稽首获得皆持去。』当知说而思之。如是戒虽有三,而正以律仪戒。於别解脱之制罪,或与彼共同处以作行止,此在菩萨亦为首要。若护於彼,余亦成护,若不护彼,余亦不护。若坏菩萨律仪戒,是坏一切律仪。此《摄抉择分》中说也。是故若作是想,谓别解脱律仪是声闻戒,弃彼之行止诸制,而菩萨之学处须於余学者,是未知菩萨戒学之关要也。律仪戒者,为後二戒之根本依处。以多次说故。律仪戒之主要,亦是断诸性罪。摄诸性罪重大过患之关要者,是断十不善故。於彼虽仅等起心,亦防护不令生起,当数数修之。《摄波罗蜜论》云:『善趣解脱安乐道,十善业道不应坏,住此思惟利众生,当有意乐胜果生。诸身口意当正护,总谓是戒佛所说,是摄无余戒根本,故於此告示当净修。』总之以彼为本,於自所受戒学,数数修学防护之心等,即戒之修持也。具足六波罗蜜而作者,自住於戒,亦安立他於彼者是施,余者如上。
求戒生起,须对於戒不犯。清净即为生起。欲戒清净。须如戒进止,令至究竟。此又须对於守戒欲乐有猛利坚强之力。但此力须从久修不守戒过患,及守护胜利而生。此二已详中士道中,应多阅读。中士重在解脱生死。解脱生死固由慧以破我执。但慧由定生,定由戒生,故戒为解脱生死之根本。如《摄波罗蜜论》谓:「毁戒无能自办力,岂有势力能利他。」又谓:「戒当与悲性平等而修。」意谓具戒者必有悲性,具悲性者必能守戒。故赞戒为离过庄严之具,遍薰三界(上中下)悦意之香(不违出家众之涂香)。凡行相同者,以具戒而为超胜。故依於戒,则能令身心在善业方面,辗转胜进。七圣财中,戒财为第一。前论又云:「未曾出言未力集,能摄所须诸资具。」此言具戒者,能任运得其所需。又云:「无怖世人悉敬礼。」此言具戒者,不须威权,人自敬畏。又云:「无功未集得自在。」言具戒者,不须世间功用,即可与自在天比拟。又云:「非可悦为诸亲族,未作利益及除害,先未相识诸众生,皆礼持戒胜士夫。」此言世间礼敬,例如於亲族及为作利除害之人,而具戒者不因此关系而人亦礼敬之。又云:「足履吉祥诸尘土。顶戴接受诸天人,稽首礼拜得持供。」又云:「故具尸罗为胜种。」此言具戒能得三十二相等殊胜种姓。此虽通言三聚戒,然以律仪为首。布登尊者言:「初业有情以律仪为主,加行道以摄善法为主,登地者以饶益有情戒为主。」此与《菩萨地》说:「三种戒由律仪戒之所摄持,令其和合。」之义相顺。在《现观庄严论》则谓,五地菩萨如欲圆满五地功德,应於十恶业远离。据此,则律仪为首者,乃就戒言,非就守戒人言。故律仪清净者,虽不必菩萨戒亦清净,而坏律仪者,必坏菩萨戒。所谓坏与舍有别。如一比丘曾受菩萨戒。律仪有坏则余二亦衰,但尚非舍戒。别解脱以十不善为重,如犯十不善则其动机必系为我,此与受摄善法戒宣誓「未生善令生,已生善令长」相违,故坏摄善法戒。又与受饶益有情戒宣誓「诸菩萨如何利生,我亦追随如何利生」相违,故坏饶益有情戒。在家菩萨所曾受五戒。即菩萨应防护之律仪戒。出家菩萨所曾受之比丘戒,即菩萨应防护之律仪戒。且律仪戒是後二戒之所依处。如余处所言。戒为一切功德基是也。或问,律仪戒是否声闻戒?答言是声闻戒共通学处。若起大乘慢,弃舍声闻律取舍等制,则未知菩萨戒学之扼要。
  
又戒分遮、性两罪。如佛制,比丘发不过寸,偏袒右肩,及应受施等。如违,括遮罪。例如人以金钱赠我,我不受,在平常人为无罪,如受菩萨戒者不受,则违佛制,应与有情作施供和合因缘之制,而得遮罪。杀盗等为性罪,律仪戒最主要功用在断性罪。十不善为性罪之最粗重者,故大小乘皆重断十不善,应时时防护此心,不令稍萌。不可以心未萌动身口所作为无妨也。《摄波罗蜜多论》谓:「不应失此十业道,是生善趣解脱路。住此思惟利众生,意乐殊胜定有果。」又云:「应汉善护身语意。」总之,佛说尸罗,意谓能护三业,故总说为五戒。又云:「此为摄尽尸罗本,故於此等应善修。」谓以十善戒为本,於其上再加所受别解脱戒,或菩萨戒,或三昧耶戒,数数防护,即名守戒。具足六波罗蜜而修戒者,自住戒,亦令他住戒,是戒之施度。住戒时远离自利心,即戒之戒度。住戒时耐忍他害,是戒之忍度。乃至住戒时三轮性空,是戒之慧度。又具六殊胜者,住戒时以菩提心摄持,即人殊胜。住一戒时愿净一切戒,即物殊胜。余比施度类推。
 
《廣論》:“趣入修习尸罗方便者,如是发心受学诸行,此即誓办一切有情,令具正觉尸罗妙庄,应修其义。此复自须先生清净戒力,以自未能清净尸罗及有亏损当堕恶趣,况云利他,即自利义莫能办故。故勤利他,当爱尸罗不应缓慢,必须力励守护防范。《摄波罗蜜多论》云:若具正觉戒庄严,勤修一切众生利,先当善净自尸罗,发起清净尸罗力。又云:毁戒无能办自力,岂有势力而利他?故劝善修利他者,于此缓慢非应理。如是能令尸罗清净,依赖于诸进止之处,如制行持。又此随逐猛利坚固欲守护心,故当久修,未护过失善护胜利,而令发起欲护之心。初者如前论云:当见猛利大怖畏,可断虽小亦应断。谓由过患深生怖畏,虽于小罪励力断除。尸罗障品其粗显者,谓十不善所有过患,如前已说当思惟之。其胜利者,前亦略说。吉祥勇猛所说者,即前论云:可爱天物及人财,妙乐妙味天盛事,由戒因生有何奇,当观佛法皆此生,又由依此,能令相续辗转胜进,与诸菩萨大悲性者共同学处,永断一切恶行种子,得净妙智。余庄严具太老太少,若著戴者成讥笑处,非为端严。尸罗庄饰,老幼中年任谁具足,皆生欢喜,故为第一庄严之具。诸余香者,能薰顺风,非薰逆风,是有方限;戒名称香,薰一切方。能除炎热檀等涂香有违出家,能除烦恼炎热涂香,于出家者随顺无违。虽同具足出家之相,具戒财者胜出余人。即前论云:尸罗能得殊胜道,与诸悲性平等修,清净胜智以为性,离过第一庄严具。遍薰三界悦意香,涂香不违出家众,行相虽同若具戒,此于人中最超胜。又虽未说虚赞邪语,未以勤勇功力积集,所须资财任运而得,不以暴业而令怖畏,然诸众生悉皆礼敬,非为亲属,先未利彼,初本无识,然诸众生自然慈爱,足迹之尘亦为天人恭敬顶戴,得者持去供为福田,此诸胜利悉由戒生。即前论云:未曾出言未力集,能摄所须诸资具,无怖世人悉敬礼,无功未集得自在。非可说为诸亲族,未作利益及除害,先无相识诸众生,皆礼持戒胜士夫。足履吉祥诸尘土,顶戴接受诸天人,稽首礼拜得持供,故具尸罗为胜种。如是智者善为思惟,功德过失应善守护。即如此论云:菩萨应护诸尸罗,莫耽自乐而破坏。又云:得自在故恒受乐,智赞护戒妙庄严,圆满具足诸学处,极圆无慢依尸罗。又护尸罗非惟为自怖畏恶趣,及惟希望人天盛事,当为安立一切有情于妙尸罗。即前论云:若欲安立无边世,一切有情于净戒,为利世故修尸罗,说为尸罗到彼岸。非畏恶趣希王位,及愿善趣诸圆满,惟愿善护净尸罗,为利世间而护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