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Invalid argument supplied for foreach() in D:\wwwroot\fojiao\content.php on line 33
善慧讲堂
访问量:35516
 
【25】精进度(2)断除懈怠

 第三十九課 

 

不精進之過患者
《略論釋》:“不勤發之過患者,《海慧問經》雲:『具懈怠者,於菩提極遠而甚遠。諸具懈怠者,從無佈施,乃至無慧。諸具懈怠者,無能利他。』又《念住經》亦雲:『唯一煩惱本,何有如懈怠,誰有一懈怠,彼是無諸法。』如說應思。正生精進之違緣有二:一、雖見能修善法而不行。二、念我何能修彼之怯弱。初中複二:一、念後有暇而作推緩。二、為庸常事等所映蔽。初之對治者,當思已得人身,速當壞滅,死墮惡趣,後難得此妙善之身。修此三者,前已說訖。貪著庸常事之對治者,應思正法,是出生現後無邊喜樂之因。無義戲論及掉舉等諸散亂事者,是能失壞現世之大利,及引發後世無義眾苦之所依,應斷滅之。
 
其次,不精進過患,《海慧問經》謂:具懈怠者,距成佛時間極遙遠,自施度乃至慧度,空廢不成,利他事業亦不能作,故菩薩行於六度中,須具進度。於進度須先具擐甲精進,菩薩行若不以精進為助伴,多墮懈怠、怯弱、退墮諸過患。不特菩薩,即常人不勤,亦百無一成。故月稱雲:「一切功德以精進為母。」《念住經》亦雲:「須知諸煩惱,根本為懈怠。若有一懈怠,即無一切法。」吾人過去與釋迦尊同為眾生,釋迦因早發精進,其力且強,故已成佛,而我輩仍是眾生。彌勒發心在釋迦前,而成佛在釋迦後,亦以釋迦精進力強故。故懈怠者,不能得出離。以懈怠者不易生信,不但無清淨信,即初步信亦不易生。無信即不易生解,無解即不易起行。自依師起乃至六度,每一法門皆詳示功德與過患。所以然者,為生信故,信分清淨信、決定信、堅固信。知功過兩方,即生決定信,由決定信乃生精進行。任何法門,初、中、後,皆須精進。修精進應去二違緣:一、見雖能修而不趣入。二、怯弱不入,謂我何能此。二者皆指已知抉擇善法之人而言,不知擇善者,尚不足語此。
(一)見菩提可得,而推延懈怠,謂後時有暇能修。或貪著俗事,為所覆蔽。初之對治,須思已得之身當速壞滅,命終之後,當墮惡趣,如此人身極難再得,用此三者以除遣之。次之對治,應知正法,是能生現、未,無邊喜樂之因,其餘犬馬聲色、嬉戲、消閒、非時睡眠等,悉在無義掉舉散亂數內,(除為善法順緣而作無罪性農商業以外,悉在無義掉舉散亂數內。精進系專為善法及利生而言,故精進能出諸牢獄。)坐失現前大利。雲何現前大利?謂現前善因能生後來大利也。為此引發未來無義眾苦,無依之處而斷除之。
 
《菩薩本行經》:“佛告阿難。夫懈怠者眾行之累。居家懈怠則衣食不供。產業不舉。出家懈怠不能出離生死之苦。一切眾事皆由精進而得興起。”
 
《智度論》:“若人欲得所聞皆持。應當一心憶念令念增長。於相似事。繫念令知所不見事。如周利槃陀迦比丘。繫心拭屣物中念憶禪定。除心垢法乃得羅漢果。彼人暗鈍令誦掃箒兩字。猶不俱得。得掃忘箒。得箒忘掃。如此矇鈍尚得聖道。何況利人不得聖道。天下極鈍豈過於此。佛法貴行不貴不行。但能勤行。縱復寡聞亦先入道。”
 
癸二斷除三種懈怠
分三子一 推延懈怠 子二 貪著劣事懈怠 子三 怯弱懈怠
斷除三懈怠 延著劣怯弱
一、以所得佛之功德無邊故,而念我不能得。
二、以方便須舍手足等無量難行故,而念我不能行。
三、以處所須於生死受無邊生故,而念於爾時被生死苦所損惱而怯弱也。
怯弱過患分三:
1.於應得怯弱(於果生怯),謂成佛須永盡一切過,畢圓一切德,我何能此。
2.於方便怯弱(於因生怯),謂施頭目等,我有不能。
3.於所安住處怯弱(於時生怯),一中怯弱之心理,非常人可生,必須於佛整個功德已了知者,始能生起。
 
子一 推延懈怠
思無常暇滿 善法不推延
初之對治者,念昔諸佛亦非最初即得甚高之道,亦唯如我於道漸次上進而成佛。薄伽梵亦說,諸較我極為下劣者,亦當成佛,我若不舍精勤,何故不得,當思惟之。
如大乘和尚謂,一心專注,見本來面目,即為證佛功德者,是僅證佛一分功德,則尚不能生此怯弱。假如聞全部大乘教義,以其心樂於簡單故,必反認為煩難,此即怯弱之表現。
 
《马车》:“於精进作障者,有三种怠惰:(一)推诿怠惰,(二)耽著恶行怠惰。(三)怯弱怠惰。应以念死无常一法,以对治推诿怠惰。”
 
子二 貪著劣事懈怠
棄正法妙喜 無邊歡樂因
何故汝反喜 苦因散掉等
第二對治者,念雖應施身等,然於生難行想時,亦可不即施,若至舍時如與果菜等,則無所難也。
二中怯弱,如見佛本生事,數數舍城邑妻子身命等,遂生退卻。
 
《马车》:“不及时为善之推诿。以念此生作为皆无意义,且不决定,不久即当舍弃,以对治耽著恶行怠惰。
 
子三 怯弱懈怠
不應自退怯 謂我不證覺
如來諦語者 說此真實言
所有蚊牤蜂 如是諸蟲蛆
若發精進力 鹹證無上覺
況我生為人 能辨利與害
若不廢覺行 何故不證覺
惡斷故無苦 善巧故無憂
第三對治者,念以菩薩斷罪故,則苦果不生,以堅固通達生死無有自性如幻故,則於心無苦。以身心增廣安樂,雖住世間無所厭事。如是思已,而斷怯弱也。《马车》:“耽著恶行怠惰。以佛说蚊虫蚤虱皆可成佛,以策举其心,以对治怯弱怠惰。”
 
三、見佛須經無邊生死,處生死中受無邊苦惱,遂生退卻。如念佛求往生者,亦是此類。
初之對治,須念三世諸佛,其初亦唯如我為具足煩惱之凡夫,以精進力,用聞思修,經地道諸果,漸次成佛。又念佛為實語者,曾說蚊虻等,能證菩提。如經謂,三世諸佛非由先成佛而後現正覺,皆由凡夫而成佛。
《入行論》亦雲:「如來實語者,作此諦實說,所有蚊虻蜂,如是諸蟲蛆,彼發精進力,證無上菩提,況我生人中,如利與非利,不舍菩提行,何不證菩提。」此謂凡屬有情,即有成佛之分,即有佛界佛姓,譬如有生即有死,故不論微蟲,乃至鬼魔摧毀佛法者,皆有成佛功德。何況今得人身,具殊勝因緣,但能不舍精進,斷無不成佛之理。如是思惟,將心壯起,便可對治。
 
次之對治,須知施身命時,如身見尚熾有所困難,即不應實行。必捨身如舍菜果等,無所困難時,始可實施。內道與外道之不同點,外道欲苦其身心以求安樂,內道則從安樂因,以求安樂果之道,故內道為安樂道。又凡具大悲心者,則覺六度可行,大悲心未生者則覺六度難行。於此當思過去生中行諸難行,毫無樂果可得,而亦樂為之。今行六度,雖大悲未生,不免困難,而因此即有安樂果可得,如何不行。
 
三之對治,當知菩薩度生,雖長處生死中,而以菩提心力能斷有罪性之苦流。又知生死性空,故心中常樂,身無所苦,數數取無邊生,由身心安樂歡喜而取,無所恐怖,無所厭倦。反之,如為凡夫,以罪業取生,則一生之苦已足恐怖,已足厭倦。又菩薩受生,不生淨土,多在濁世惡趣受生,身心仍安樂歡喜如故,譬如蓮花之生污泥,不為所染。頗師雲,菩薩因已斷罪流,又知生死輪回如幻,雖處餓鬼畜生中,不受餓鬼畜生苦,以自如幻師觀於幻法故。凡怖畏生死者,以生死有苦故。今菩薩既無所苦,惟有安樂,生死雖長,有何足畏。如是思修,怯弱即除。又於方便怯弱者,如謂菩薩須積無量福德資糧,恐其難積,故生怯弱。當知菩薩積資不難,經謂菩薩發心,為一有情義利,長劫處地獄中而不厭,如是刹那發心,即積無量阿僧只劫之福。只要此種教授不忘,雖在放逸,福等虛空。何故菩薩積福如是之易,因其發心為一切有情而願成佛,以是之故,雖為一有情無量三大阿僧只劫處於地獄,亦願修行菩薩學處。
 
此中含有三種無邊:
一、所為有情無邊,二、所願佛果無邊,三、所行時刻無邊。
故一念即種無邊功德。又複當知,無量三大阿僧祇劫功德,可以精進力超越之。如《本生經》雲:佛昔以一腳繞噶吉如來,修行精進,未及周匝,遂超九劫。

《倶舍论》卷十八:“佛陀于过去世三阿僧祗劫修行成满后,更勇精进修行百劫相好业之际,适逢底沙佛坐于宝龛中,入火界定,威光赫奕,特异于常,遂专诚瞻仰,翘足而立,经七日七夜而不倦怠,净心以妙伽他赞彼佛:天地此界多闻室,逝宫天处十方无,丈夫牛王大沙门,寻地山林遍无等。由此,乃超越九劫,而以九十一劫成正觉。
 
精進所依之順緣有四:一、勝解力者,修習業果,於取捨而生欲樂也。二、堅固力者,於未觀察,任何不隨而轉,觀已起行,則至究竟。三、歡喜力者,如嬰兒戲,無輟無厭,而行精進。四、止息力者,以勤精進,身心疲勞,由暫止息,疲勞得蘇,仍無間而行也。如此由滅違緣及依順緣,身心輕利,如風吹木棉,搖曳之中而行精進也。修學精進時,具足六度而行者,自住精進,亦安他於精進,是精進之佈施,餘得同前。
其次,精進順緣分四:(一)發勝解力,(二)發堅固力,(三)發歡喜力,(四)止息力。
(一)、勝解力,所謂勝解力者,非五別境之勝解,亦即於佈施、持戒等之欲樂。此種欲樂,即為精進心之基礎。例如對於六度四攝功德方面,思惟抉擇,第一步生起功德勝利信念,次即生起決定行心,雖經他人或外力阻撓,亦不動搖,是即勝解。對於六度等相違過患方面,照此類推。又信念與勝解有別,如對善因得善果,惡因得惡果,生起決定信,是為信力。不為外境所撓,是勝解力。
 
(二)、堅固力,亦稱我慢力,凡事先觀察而後起行,一經起行,即不退轉,必至究竟而後已,始為堅固力。雲何為慢?慢者,本自尊之義,此乃假名為慢,取其義而已。
1)、業慢。謂自修之道全不賴他。如知佈施當行,雖有他人可助,亦願獨自擔當。此心生已,即不為外境所奪。
2)、功能慢。見諸眾生為煩惱所纏,自利且不能,更何能利他,由悲心所激,今我能得因緣,則具足自他二利,故當努力。
3)、煩惱慢。念我不為煩惱所轉,而能轉彼煩惱。世人凡作善業未至究竟,往往倩人作代,今於初慢即預遮此過。於次慢自他利均願作,所以催起負責之心。末慢不為惑轉,即防怯弱。具是三慢,故作必究竟。又作必先思者,即防不思而作,中途退輟,後成等流習氣,無所成就。凡作一事能達究竟者,稱堅固力。
 
(三)、歡喜力,發願歡喜,應先觀所作之因為無過染之因,為殊勝安樂之因,如是將心催起歡喜,作時如小兒遊戲,終日無厭無疲。
 
(四)、息止力,發起精進之後,如過勇猛,其進銳,其退速。為維持恒性,勞即轉息,無間仍發精進,如駝行徐步,是為學精進之方便。
 
凡一切應取應舍之處,尤其菩薩學處應取應舍者,一一先善了知。既了知已,於應舍者,用正知正念精進而舍,於應取者,精勤而取,如是即為精進。故精進基礎,即建立於教法應取應舍之上。
於是先應多聞,於善法業果等生起聞慧,然後用正知正念精勤取捨,乃能圓滿地道諸果。如專以念知注於一種所緣,充其量不過得定而已,不能圓滿地道諸果也。故精進處所應無錯謬。應取應舍,如何用心?應舍者,即應斷也,例如煩惱,用正知觀察,此為貪、為瞋,此乃佈施違緣,此為持戒違緣,乃至菩提心違緣,即應速起對治,將應斷方面以精進之力斷之。精進之所正對治者,厥為煩惱,以正知正念精勤觀察煩惱。如老將用兵,一面對正賊。一面防旁賊,如忘失正知正念,即為忘念。忘念一起,立即警覺,思念三惡趣苦,複將正念提起。如是斷盡學處違緣。至應取方面,即從依師起乃至菩提心,以正知正念精勤修習。精進要著即在正知正念,經謂具足正知,不為外境所亂。雲何不為外境所亂?昔佛世有邊地王,遣人迎佛,務令迎至,不然亦須迎一高座弟子。佛觀機遣阿巴那尊者率五百比丘赴之。王遣諸種伎樂遠迎入宮,坐定,王問尊者見迎迓伎樂否?答:不見。王不悅。尊者王意,欲釋其疑,請王提一將死獄囚,令滿持缽油,二卒持刀挾之過市,諭令油溢即斬。即過市,問囚何所見?答:無所見,惟一心視此油缽。尊者乃告王,我之不見伎樂,亦系如此。世間獄囚一念死尚不見外境,況吾輩行人。王悅。故心在正知正念,外境不能亂。如是滅違緣,依順緣,於時身心輕利(謂輕安利樂),如風吹木棉,此為已得精進,而且是殊勝精進。凡作一事,心覺渾濁,身覺遲重,即是身心不清利之象。身心清利,全由精進力遍令身心入於善法之後,發生歡喜力之所引生。如世間人聞可喜境,身心立起鼓舞,即可比知。世人身心於善法疲厭,不樂趣入,於惡法則極踴躍。修精進者應反其所行,對於善法日夜無倦。進度攝六度,如自精進亦安立他人於精進,即進之施度,餘類推。